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Thomas Wayne,Jr传记》(P7)

以Owlman为中心的半AU粮食文,详情看P1前言

前文:P1P2P3P4P5P6


P7

 

那天晚些时候,Alfred送走了Kane夫人,待收拾好会客厅的茶杯碟盘后,便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公事:喊他亲爱的、总是昼伏夜出的、尽管到了这种年纪也依旧不令人省心的少爷起床。

 

“那么,昨晚的外出有什么收获吗Master?”在经历了一如往常的‘唤醒交锋’后,面对着终于不情不愿坐到了餐桌边的Bruce,Alfred一边将乘着早、或者说午餐的盘子放到对方面前,一边状似随意得询问道。

Bruce有些意外Alfred会在用餐时刻谈起他的工作,但他还是如实回答了他的管家:“不…我抓住了两个可能是Mephisto线人的帮派份子,但他们都坚持声称有好些年没见过他,并且对他如今的行踪一无所知。”

“噢…”Alfred对此沉吟了下,他站到了一边,静静得等待着自家少爷吃完那份迟到的餐点,最后在收拾盘子的时候,才像是做出了决定般开口对他的少爷说道:“那么,我这里恰巧得到个消息,或许能够令这件事豁然开朗…也或许因此更加错综复杂。”

这下Bruce不仅是意外了,他甚至表现得有些吃惊起来。通常来说他并不会让Alfred过多的参与到他的案件中来,毕竟Alf永远都是他最坚实的后勤保障,当然同时还有Lucius,两位老人对他的各方面支援是Batman之所以强大的原因之一。基于安全性以及各种情感上的考虑,他当然从来不会想要将Alfred放到前线,所以当Alfred提出意见,明确表示有所获得的时候,他反而要开始担心了…

“你…你应该没有做什么我所付工资外的事…?”Bruce难能一见如此小心翼翼的询问。

“什么?…噢不,当然不是。”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少爷一脸含蓄得透露着担忧,令Alfred不禁莞尔。

“那就好…那么,有什么是我该知道的吗?”

“当然,Master,其实今天早上我有个意外的访客,而那位夫人告知我说…‘Tommy少爷在前几日回到了哥谭’。”老管家一脸淡然得投出了炸弹。

“什么?”原本以为管家是打算跟他说案子的事情,没想到确是关于他的兄弟的消息,但Bruce知道,Alf不会无端在询问案件之后提起不相关的两件事,他沉思了下后确定道:“…他跟眼下的案子有什么联系是吗?”

“您说对了Master,”Alfred欣慰于Bruce的敏锐,于是很干脆的说出了其中的重心,“我还被告知说,Tommy少爷这些年在外所用的代号,恰巧是‘Mephisto’。”

“!”饶是见多识广的Batman这次也着实被事情的偶然性惊到了,他意外想起了他的兄弟,然后事情就开始一件接一件的来了,咋看之下毫无关联、失踪数十年的小Thomas,与突然降临哥谭的猫头鹰审判庭,还有与两者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情报贩子Mephisto…

 

“…你还知道些什么?一次性说完他。”

“Tommy少爷在过去跟Sionis家的少爷以及Cobblepot家的少爷关系匪浅,据那位夫人…抱歉,其实是您的Kane阿姨所说,Tommy少爷在逃离阿卡姆后,在他们家寄住过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三位少爷来往甚密,而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两家族在哥谭的势力逐步渐长…我想后边的信息,您应该可以通过哥谭这么些年的情况将之联系起来了。”Alfred一边讲述着他不久前得知的,Wayne另一位继承者的近况,一边心下不安得想着,这次他的小少爷真要遇上头疼的难题了。

“…‘BlackMask’ and ‘Penguin’。”Bruce忍不住倒抽口气捂了把脸。

“他们二位都曾是您的同学,还曾受邀过来庄园作客。我想Tommy少爷或许是因此跟他们熟络起来的…”Alfred谨慎得分析着,然而这番话却让Bruce的脸上出现了一瞬的空白,好一会儿后他才犹犹豫豫得答复:“不…我不记得了阿福…如果我记得…”

“不要紧Master,这不是您的错。”Alfred很快打断了这个话题,这使得他两都意味深长得沉默了一阵。

“…我必须找到他,找到Thomas。”最终,Bruce做出了决断。

“您说的对,Kane夫人提醒我了,Tommy少爷几日前曾表态,他在策划着些什么…跟哥谭安危有关的事情,所以我想如今或许真是争分夺秒的事态了。”

“该死…”看见老管家一脸不满的皱眉,Bruce心不在焉得说了句抱歉,接着他脑内已经开始了高速的运转:“我想我现在就得去拜访下Thomas…Mephisto的老伙计,用久违的方式。”

“您是指?”

“Penguin过于狡猾,要从他嘴里挖出东西太费时间。”

“噢…那么眼下Black Mask确实是个不错的突破口,Roman少爷一向脾气火爆并且心直口快。但这里有个问题——他痛恨Batman与Wayne。”

“所以是Matches Malone(火柴马龙)*重出江湖的时刻了。”

Alfred赞同地点点头,他端着盘子离开了餐厅,留给Bruce准备的时间。

 

那天稍晚的时候,Batman以自己的伪装身份Malone再一次站在了Black Mask的面前,而Roman显然对此很是意外,他还以为自上次的事件之后,他的这位‘识时务’伙计早就离开哥谭,开溜回北部的老家了呢,毕竟他当初入狱的时候可没听说他也被捕的消息啊。

真实身份为Sionis家唯一继承人的Roman,慎重得打量了这位穿着条纹西装的前部下,一般来说他对于曾一度背弃他的人都是毫不留情面的,但是眼下他正好有单大生意或许用得上Malone这种有经验的老手…

 

最终Bruce成功得留了下来,同时还被委托了监督几日后与某位境外富商的交易工作,Batman不得不对此感到宽慰,现在,如果顺利的话,他可以在打听完Mephisto的事后再顺便搅黄这单军火交易,这足够让Black Mask和东区都再沉寂上一段时间了。

 

然而有些时候,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尤其当你身处哥谭。

 

事实是Bruce并没有找到太多机会询问对方关于Mephisto,因为Black Mask最近似乎表现得异常焦躁,而根据在他身边的手下所言,他的暴虐本性变得更加明显了,不少认识Malone的老部下都觉得他回来的不是时候,倘若不是有场交易在即,Malone估计会成为他们残暴首领的出气筒,在那之前已经有那么些倒霉蛋被Black Mask亲手送进了医院。

Batman对此存有疑问,他并没能发现令Roman如此沉不住气的肇因,据他所知哥谭近期可谓异常的风平浪静,而这也跟Black Mask所处的东区并无明显关联,实际上东区目前跟哥谭其他区域一样,陷入了令人不安的寂静,尽管仍旧有着沉积于其下的暗潮汹涌,但Batman此刻却还未能探查出其间的关键。

Black Mask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只有他这个位置的人才会察觉的事情,而Batman必须挖出这些秘密。要说比较令他意外的事情是,他在组织潜伏的这三天里,BlackMask除了时不时焦虑得摔东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破口大骂难听的字眼以外,却并没有透露太多有用的信息…Bruce其实很好奇他究竟是在咒骂着谁,但却从不提具体原因,很显然Black Mask是在乱发脾气,但事实上组织近期却并没有值得他如此大动肝火的事故,他的地下会所生意以及东区的毒品贩卖状况毫无异常,虽然他给警方透了点风声让几个惯犯又蹲了进去,可Black Mask对此甚至表现得有那么些漠不关心…他的注意力居然不在他自己的生意上,那到底是什么令他如此的在意?

于是Bruce觉得他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尽管Roman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但他的思考方式与行为模式都很好预测,所以Bruce大胆得以Malone的身份向对方提出了去会所消遣消遣的提议,还暗示了下对他近日来低迷心情的关心,果不其然Roman虽然意外,但却也欣然接受了这个邀请,看来他确实被某些烦心事儿折腾得够呛,而急需一个宣泄渠道来转移注意,同时Malone则可以乘此机会打探出原因。

 

当晚他们按预定好的时间抵达了BlackMask自己开设的东区地下会所,这里一如他印象中的那般恶浊,各个装潢华贵的房间内都洋溢着堕落与奢靡的气息,就如Roman·Sionis本人所喜好的那般。

Batman曾为了查案与捣毁对方的生意数度造访此地,然而即便如此也仍未能停止这里生意的络绎不绝,哥谭本身就是个容易使人落入泥沼的旋涡,不计较堕落的方式,类似于这样的地方总是会有人光顾的,而就算Bruce有着天大的本事也无法令这些场所的存在变得不合法,每每思及此都多少令他感到挫败与恼怒。

 

Batman定了定神,让自己从那些恼人的负面情绪中挣脱,好专注于眼下的任务。他惯例得叼着根火柴,装着毕恭毕敬得模样替Black Mask斟了杯红酒。此时他们正身处会所的其中一个VIP套间内,这里是Black Mask专属的房间,每次他想要通过些除却暴力以外的方式发泄情绪的时候都会到这里来,房间内所设置的高级酒柜,带着根钢管的小型舞台,舒适厚重的沙发与奢华的装潢,而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陈列在房间墙壁上的,各式各样雕刻诡异的面具,完全符合Roman本人的奇特癖好。

在房间里的除了Malone以外,就只有Roman少数的几个亲信,他们围绕着首领坐在房间面朝舞台的沙发上,不一会就有位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女,随着端来小菜的服务员进入了房间,Roman对那位舞娘并未多加关注,只是随手一挥让她上台干活,而自己则端起酒杯酌饮起来,这般兴致不高的模样倒是令Malone颇感意外。这时的Roman少有的褪下了那副黑色的面具,苍白尖削的脸上阴晴不定,周围的干部们也都不敢随意搭话,而是一边欣赏着台上舞娘的身段,径自的聊了开来。

聊天的内容莫过于女人、毒品和其他帮派的琐事,所有人都聪明得选择了些不容易刺激到自家首领敏感神经的话题,但即使如此Roman也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参与其中的意思,他默默地注视着舞台上随着乐曲起舞的女性,一杯接一杯的饮下红色的酒液,显然一副心事重重,这让Bruce多少有些按耐不住想要主动探点口风,但是另一方面Batman又认为应该更谨慎些,由其他人去开这个头,毕竟不管怎么说Malone相较于在场的其他干部,他与Roman的关系并不很近。

就在这时坐在他左手边的一名干部却提到了些令他在意的信息:“说起来,你们知道最近街上有人在秘密肃清小团伙吗?”

在座的干部们多表示不清楚这点事,但坐在斜前方的一名蓝西装的干部则表示有听到那么些流言:“我从表弟那边听说的,他一位手脚不干净的朋友莫名被捅进了医院,同时进去的还有和他一起的几个小流氓,似乎还不是那位长耳朵的黑家伙干的,这可够诡异的。”

“没错,我也是这么听说的,街上的一些小混混们,莫名被捅进医院,就好像有人知道他们打算干点坏事所以提前解决了他们一样。”

“嘿,你们说得可真够玄乎的,难不成你们想说又有怪胎在装神弄鬼,执行正义了吗?”

“这可难说,哥谭这几年,什么玩意儿没有。”

 

话题很快又转向了别的地方,但Batman敏锐的神经直觉这里边的事情并不简单,他首先很快想到的是数日前在小巷里遇到的那个机械人,当时被袭击的歹徒后来经证实也不过就是个小人物,知道这件事的时候Batman未能从中找到更多信息,而如今联系起他们提到的流言可以得出的线索则是:猫头鹰审判庭的机械人,似乎在暗中袭击所有可能或者正在犯罪的人…

这可太匪夷所思了。

审判庭的目的与存在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真如他们的名字那般是为了裁决“异端”吗?他们在人们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得动用私刑审判了犯人?

不,其中更重要的事情是,为何审判庭能够获知这些罪犯的信息?哥谭已经被他们渗透了吗?什么时候?何种程度?

这一切都令Batman深感不安起来,他没法再等下去了,必须尽快取得进展,首先要想办法问出Mephisto的事情。

 

就在Batman打算开口刺探这个话题的时候,套间的大门却被猛得砸响了,随即一名本该在店内执勤的成员便硬闯了进来,这令原本就心情不佳的Roman差点没发作,但那名部下很快一脸慌张得冲警惕的站起来的干部们喊道:“BOSS!有人、有人闯进店里说要见你!我们拦不住他!”

“什么?!”就在所有人都大感诡异,究竟是谁敢在自己的地盘上大胆惹事的时候,开启的门口就飘来了嘲讽似得调侃话语。

 

“Well~这可真是谢谢你带路了,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地方,深怕进错了房间空引尴尬呢。”

“啪嚓!”原本被Roman拿在手中的酒杯,居然在他明显的动摇中破碎了,他自身更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显露出了满脸的震惊,他在连Batman也深觉不可思议的注视中站了起来,直直地瞪着门口。而出现在那的是,身着白色休闲外套,浅蓝色牛仔裤,戴着银边墨镜的年轻男子。他在见到Roman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了称得上是欣喜的笑容。

“啊~再次见到你可真好,Roman。我可想你了。”

 

TBC

-------

Matches Malone(火柴马龙)*:蝙蝠侠的常用马甲,一个戴墨镜的胡子大叔,热爱穿品味糟糕的条纹衬衫与格子西装,以及时刻携带着根火柴的新泽西人,详细可查阅相关百科。


(感觉最近除了沉迷手游完全没在干正事,emmmmm,不行,太颓了,我得打起精神好好更文_(:зゝ∠)_

(话说明明是夜枭老爷的文我却停不住手一直在写蝙蝠老爷...啊,简直没救,下次干脆来写兄弟文好了...(不

评论
热度(7)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