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狼队】非典型分裂(P4)

P4

 

Scott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凌晨的街道上没有多少行人,寂静的夜晚好似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Scott不断奔跑着,直到筋疲力尽为止,他才总算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浑身因为方才的激烈运动而颤抖着,最后不得不脱力得坐到了地上。

感觉到地面上似乎生长着一些植物,痒痒得扎着与他接触的部位,但Scott现在没法思考,他脑内的神经突突地跳着,扯得他生疼,胸口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他甚至想就地躺倒在这里,或者其他任何地方,只要他能够躺下,然后再也不用起来。毕竟…管他这是哪,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对着眼前的一片黑暗,Scott心如死灰。

这就是他努力挣扎着活下去的结果,可事实证明上帝他妈的从来就没有眷顾过他,他早该在十三岁那年就被关进监狱里,或者随便被抓到哪个研究机构里边被解剖展览,反正最糟也不过如此了…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如此不堪的厚着脸皮活到现在?

噢,对了,他相信了另一个自己的话,那些曾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拉了他一把的话语——那些该死的充满了虚情假意的谎言,那些宛如恶魔的低语,将他拉进了现在这个无解的深渊。

他该恨他的,他该对着他怒吼,将这一切的狗屎都归到对方的头上。

然而他现在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好累,好冷,并且意识模糊不清…

如果就这样彻底堕入黑暗,他能否得到解脱?

……

Scott真的躺在地上睡着了,他的精神已经达到了极限,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放任自己陷入了深度的睡眠。

 

过了一会儿,原本平稳的睡着的Scott突然深呼吸了一下,似乎从意识的深处惊醒了一般喘着气,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紧接着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摸了摸绑在自己眼前的布料,那层厚厚的绷带已经被浸湿了,被咸涩的汗水与少许泪水的混合物,湿哒哒的布条紧粘在他的眼前,弄得他不甚自在。

Scott皱着眉从嘴里发出了一声懊恼的低吼,他一把扯掉了绑在自己眼前的那层束缚,然后双手撑着地面借力站了起来。

现在的Scott完全看不出数分钟前的颓废,一股无名的怒火堵在他胸口,还带着那么点咬牙切齿的无奈与感伤。

——他该死的可没有说谎,也没有试图让事情变得更糟,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活下去。然而他似乎高估了另一个自己的承受能力,显然他亲爱的Scotty有着怎么也不愿舍弃的自尊与原则。

他触及了对方的底线,尽管不是他的错,但现在Scotty恨死他了。

这可真是太棒了,他是打算和自己自相残杀吗?

Scott简直按耐不住想要用镭射毁掉点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

 

“……你这个笨蛋。”

他会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就像他曾经承诺的那样,即使对方为此恨他也无所谓,他只是做他能做到的,照顾他们两,用他的方式直到事情好起来。

如果Scotty不喜欢他的做法,那他就自己来,谁也不能阻止他活下去。

他终究会证明他是对的。

 

——————

 

Logan在教训完那个叫Smith的人渣之后,原本打算循着那孩子的气味去找他,然而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他不该在将要离开这块是非之地的时候再摊上这事儿,在他即将要回到久违的家乡的时候,一个误入歧途的失足少年显然不是他能处理的对象。

眼下他需要是安安稳稳的带着他赚够的钱回到加拿大,找块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身份的偏远地儿,找份不会引人注目的稳定工作,最好再买座房子,或者自己动手建一个,然后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会遇到一个能够包容他的结婚对象,和那人过上真正平凡的日子,或许当时间久了,他就会忘掉那些糟糕的过往,不再在每个寂静的夜里辗转难眠,也不再因战场的记忆而从噩梦中惊醒…

他必须得学着放下一切,重新开始。

 

——————

 

当Scott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了,他闭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手下接触到的是一层老旧的皮革面料,周遭散发着的是永远散不尽的潮湿霉味…这里是他落脚点之一的废弃仓库,而他现在躺在一辆被遗弃的,锈迹斑斑的轿车的后座上,他将这当成了他的床,并已经在这住了好一段时间了。

尽管被放置多年,但这辆车上的皮革布料却都还保存完好,看得出来当年一定价格不菲,在最初找到这个仓库并发现这辆车的时候,Scott还为此高兴了好一阵子,然而现在的他却情愿自己仍然躺在外边的随便哪个地方,而不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回到这里,这通常只意味着一件事。

“是你带我回来的?”

……
没有回应,

 “我眼睛上的绷带呢?”

……
还是没有回应,

“…好吧,你不回答我。”

这在旁人看来肯定蠢毙了,他在空无一人的仓库里跟自己说话,他的声音穿透破碎的车窗,回荡在寂寥的空气里,然而他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那个满带傲气不可一世的冷酷声线,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Scott一时间愣了神,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感到愤怒。那家伙在把一切都搞得一团糟之后就这样消失了?在将他拖入泥沼之后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他该死的怎么能???

…很好,至少他终于不用再当个神经病了,不用每天在脑中跟自己说话,也不用再受对方的指使,他自由了!但他为什么一点都不觉得高兴?!他怎么能就这样消失?!

“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你为什么不干脆就让我死在外边呢!你这个高傲自大、厚颜无耻、毫无感情的混蛋!”Scott几乎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他痛苦得将自己缩成一团,紧咬着下唇好让自己不至于哭出来,但滚烫的眼泪最终还是渗出了他的眼角,自他脸上滑落。

现在真的没有人在乎他,也没有人需要他了…

他再一次被抛下了。

 

Scott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但他最终还是被饥饿感拉回了现实,他不得不舔着自己发干的嘴唇从车座上爬起来,摸索着离开了汽车,并照着他记忆中的路线,沿着车身走向他平时藏匿食物的地方。

那是仓库的一个小小的值班室。里边还有几张破旧的桌椅,以及一些老旧的柜子,他平时就把一些干粮存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他现在的食物还够他吃一段时间,但如果他不尽快找到别的办法赚钱的话,他还是免不了要饿死在这…

而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他强忍住又开始发酸的鼻子,咬牙将感伤吞了回去。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没错,没什么大不了。

Scott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小盒饼干。

 

“啪噹”

 

外头传来了一些声响,这让Scott警惕了起来。

平常这里根本不会有人过来的,是谁呢?

 

Scott放下了手中的包装纸,将它塞回盒子里,然后小心翼翼得靠近了值班室的门。

 

 

TBC

 

——————

 

黑小队终于正式登场啦!(X

然后马上就赌气得开始对白小队使用了冷暴力(笑哭

这章算是过渡章,而在这里提前预警一下…小队下章开头会有点惨?

不过下一章狼队就能再见面了~虽然狼叔想着要走,但摆在眼前的就是无法置之不理啊~我就喜欢这样的狼叔XDDD

评论(3)
热度(32)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