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狼队】非典型分裂(P2)

P2

 

他们开始分工合作,尽管Scott很不情愿,但他同意帮助另一个自己去赚这份钱,通常由他负责挑选目标,然后换对方去负责搭讪(得说另一个他真的很擅长这个,那些没羞没躁的话他说起来一点都不脸红),而他只需要闭着眼睛一觉睡到结束,然后享用他的早餐…或者午餐。

他们不固定时间工作,只看一天能收获多少,通常只有钱用完了Scott才会勉为其难的站上红灯区的街头,而且他们也从不固定地点,以免被好事的巡警抓到,那可不只是被批评教育这么简单了,他可不想冒着被发现能力的风险关进少管所…那里总关有能够惹恼另一个他的无知蠢货在。

 

但尽管如此,他们也不是每次都能够顺利赚到钱,甚至有那么一次,那人渣办完事打算不给钱,看他是个瞎子就忽悠他,另一个他发现之后彻底恼了,而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睁着眼睛几乎把对方的房子劈成了一半,他匆匆地拿了那人钱包里所有的现金就逃跑了,且在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上街,就怕对方报了警要抓他…

 

而今天他们又花光了所有的钱。

 

『右手边那个怎么样?听起来挺有钱的,他刚说自己干了一票大的。』

什么?不!我才不会和那样的家伙上床!

『嘿!别挑剔这么多好吗?他明明白白的说了自己有钱,而且是“我”要和他上床。』

不!我才不会和一个行为不检点的家伙搭上关系!说不定他是个杀人犯呢?!

『…和我们上床的家伙有哪个是行为检点的?你说说看?』

……

面对嘲讽他该死的无法反驳,但是他怎么也不会和一个可能是杀人犯的家伙搞上的!

就,不要这样好吗?说好了我来决定对象,你等着就对了!

『好吧好吧…希望你这次运气能好点,说真的,我可不想再因为你而勾搭上另一个中年危机的大叔。』

你就是不能安静会儿对吧?!

Scott感到一阵挫败,他懊恼得用那根不知对方从哪捡来的手杖顿了顿地面,试图以这种幼稚的行为来表达他的不满。

 

他们看不见,所以只能根据别人的对话、行为,甚至身上的气味(包括古龙水、汗水甚至是其他一些奇怪的味道)来辨别对象的身份价位,而他上次很不好彩,因为目标的夸夸其谈而以为对方很有钱,但后来他才知道那位大叔刚丢了自己的工作,还被妻子赶出了家门,因为碍于面子才在酒馆里酗酒吹牛,结果可想而知…

当对方说他只能付给他20美金的时候,另一个他气得将那男的绑在了酒店的床上,并拿走了一笔丰厚的小费…虽然那人说了谎,但Scott还是觉得另一个他做得有点过分了…这无异于在对方本就悲惨的境遇里浇油点火。

『你还有心思同情别人?那种废物死了也不关我们事好吗?』

你怎么能这样说?至少他给钱了不是吗?20美金也够我们用一阵的了,你根本没必要抢走他身上唯一的100美金。

『我跟你没法交流。』

你…

 

想起上一次的事情Scott深感心累,他和另一个他的思想观念差太多,他们总是会因这样那样的事情吵起来,只要对象有钱,另一个他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和任何人上床,这让Scott很不高兴,更别提他还时不时就会从目标身上顺走不少不该得的小费…他很惊讶自己居然还没被某些吃了亏的“顾客”报复…

 

你不能再这样干了,如果你做的这些事被传开的话,就没有人愿意找我们了,本来比起其他人来我们就更难找到对象…

『别妄自菲薄Scotty~我有的是办法搞定他们,现在,快去找我们的金主吧。』

……

他恨得咬牙切齿,但还是不得不转移了地点,靠近了某个乐声嘈杂的酒吧,他或许能找个机会混进去。

 

Scott觉得他今晚运气不错,酒吧的前台没有因为他未成年而拦他,估计是看他瞎着眼可能是来找人的,谁又能想到他只是来揽客的呢?毕竟他看起来那么“纯良”…

『我说这身衣服不错吧?不枉我抢了那个书呆子。』

Scott已经懒得搭理他了,他只想早点结束这糟糕的“狩猎”,吃一顿好的然后再找个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他站在离吧台较近的角落,根据人声和舞台的位置判断方向,好方便收集资讯,他通常不会去找包厢那边的客人,而是专挑落单的酒客,那样另一个他搭讪起来会方便得多,在吧台边喝酒的客人是他的主要目标,而这种人不是心情烦闷急需找点方式发泄,就是在找可以寻乐子的对象——“这些被酒精冲走了大部分理智的蠢货很容易就会上钩”,来自另一个他的经验谈…

 

他在那边大概站了有十分钟,期间有那么几个家伙引起过他的注意,但最后都被他们否决,而还有几个对话引起他关注的,则还需要更进一步探听。

Scott一边推算着今晚他大概要搭讪几个人才能达到目标,一边打发着前来询问他需要的侍者,他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表示他在等人,等到以后就会离开而不劳他费心。

 

就在这时,吧台那边传来了一阵争吵,接着Scott就听到打翻椅子的声音。

 

酒吧斗殴?

正在疑惑间他听到了更多表示愤怒的叫骂和群众的惊呼,以及夹杂其中的,金属碰撞的声响。

 

噢,这可不太妙…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身前就“砰”地响起了重物倒地的声音以及某个男人的惨叫。

 

“该死的!我就知道!你这是作弊!你坏了我们的规则!!”

另一个饱含怒火的吼叫在他右前方炸开,Scott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

 

“把钱还来!你不配拿这些钱!肮脏的杂种!”

他听到了酒瓶碎裂的声音,以及更多的打斗声。

 

『哇哦,这可有趣了,这里有人怀揣了大笔的现金。』

闭嘴吧“我”,你没听见吗?他们肯定动刀子了,我可不想搅合进去。

『别这么说啊亲爱的,他们其中一方赢了的话肯定会需要胜利的褒奖。』

你有什么毛病??

 

Scott对于另一个自己哪里危险往哪里栽的心理已经彻底拜服了,他在想象中冲自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坚定了离开这里的决心。

 

然而他才刚刚踏出第一步,耳边便传来了呼啸的疾风。

?!

他下意识的抱头蹲下了身子。

 

Biang的一声,一只酒瓶在他身旁的墙上碎裂,残余的酒液和玻璃碎片统统溅到了他的身上。

…操?!

而这还没完,下一刻他清晰的听见了从吧台方向传来的枪声,这种环境下他只能保持着防护的姿势蹲在地上,动都不敢不动。

更多的惨叫与尖叫交替响起,Scott咬牙忍受着这些,以及尽可能的缩起身子,躲避着仓皇从他身边跑过的顾客,看来今天这家酒吧要提前打烊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可Scott感觉从他蹲下到枪声被嚓得截断为止,似乎要有一个世纪了,Scott的心脏因为紧张和惶恐而跳得飞快,他在周围逐渐变得安静,而只剩下径自奏响的音乐和些微从地上传来的哀叫时,才敢慢慢地抬起头来。

 

“别来纠缠我,不然你下次失去的可就不只是钱了。”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他听到了一个沉稳的男声,从吧台的方向传来。

 

『酷!一个人!干翻了全部!』

天哪!他怎么做到的?!

Scott对此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他以为方才的情况肯定是两批人马火拼才会有的效果,结果对手只有一个人?

 

他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接着他听到了靴子摩擦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

他是在朝我们走过来吗???

天!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嘿!冷静点!我们为什么要逃?』

因为他…

 

“你在这做什么?Kid?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男人的声音近在咫尺,他甚至闻到了对方身上飘散过来的烟草和酒混合的气味,Scott不由得感到一阵慌乱,他紧张得站了起来,面对着那个男子。

“我…我在等人,先生,我…”

“噢…”

他们两相对无言了一阵,然后那男人又重新开口了。

“你该回家去,Kid。“他又听到了靴子摩擦地板的声响,这次是由近及远,“还有,你这个年纪不该进酒吧。”

酒吧木门被推开又关上,那咯嚓声隔绝了那男人制造的其余声响。

 

Scott呆呆地面朝着店门的方向,站在原地显得有些无措。

『跟上去。』

…什,什么?

『我说,跟上去!』

不!你疯了吗?!我们才刚脱离危险!

『啧,我不说第三遍!这是个机会!你不去那就让我来!』

Scott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发疼,这意味着对方少有的打算抢夺主控权了。

NO!Stop!!我去还不行吗!!我去!

他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另一个自己,一边匆匆地摸到了门口,他推开了酒吧的大门,站在门口认真地倾听着周围的声响,以及嗅着空气中残留的微量烟草。

 

『左边。』

他听从了他的建议,往酒吧左侧跑去,没多久就闻到了更多属于那个男人的烟草味。

『脚步轻点,保持这个距离…你要不要交给我来?』

你先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我刚决定了,他就是我们今晚的目标了。』

什么??!

 

TBC



----------------


今天真是打了鸡血了...希望明天上班我能起得来...

还小伙伴们请多给些留言哦~

评论(6)
热度(38)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