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狼队】非典型分裂(P1)

前言:

电影背景下的AU,

以及距离上一次看X男已经蛮久了,所以可能有BUG,OOC都算我的。

如有任何不足欢迎指点。

人格分裂梗,换种说法是:想看小队黑掉梗(喂

分级大概是R?因为开车其实是很累的一件事(喂

私设有,人设不完全参照电影,除了小队患病外还有诸多剧情上的改动,

 

申明,我不拥有他们(小队和狼叔),希望他们在一起,以及这个梗,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如可接受以上请往下翻。

-----------------

 

 《非典型分裂》


P1

 

那个声音是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出现的,那时候他大概八岁?或者十岁?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等他察觉的时候,他已经在那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在自言自语,是他在“想”那些事,对那些讨厌的事情做出抱怨和评价,但渐渐的他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在他独自一人的时候,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在他感到愤怒不安的时候…那个声音总是会告诉他该怎么做,总是会安慰他或者嘲笑他,特别是当他缩在角落独自伤心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窝囊?是我我就扯掉那巫婆的裙子,然后把她有痔疮的事情告诉所有人!而不是躲在房间里哭鼻子!蠢货!』

“……”

他觉得很委屈,但他不能那样做,那只会让事情更糟,他已经没了今天的晚饭,他不想连早饭也被罚取消。

 

他来到这个孤儿院已经有些年了,他也已经很久没见到Alex了,Scott怀疑当他哥哥再次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会不会认出对方…

『你又来了,Alex帮不了我们,他抛弃了我们!现在只有我们自己了,我们得靠自己活下去!收起你的软弱,爱哭鬼!』

“我才不是爱哭鬼!我不是!”

他大声反驳了出来,带着哭腔的。

“Alex不会抛下我的!他会来接我的!我们约好了!”

『没人会来接我们!笨蛋!他早就忘了咱们了!』

“你闭嘴!!闭嘴!”

『......』

 

那个声音安静下来,他感觉他赢了,他肯定会见到Alex的,只要他再坚持一段时间,再努力一点,只要他乖乖的…他会来的,对吧?

 

然而他没有等到他的哥哥。

 

那是他十三岁时的一个意外,他在某天和另一个孩子发生争执,然后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他感到自己的眼睛发疼,然后他在所有孩子惊恐的眼神中炸掉了孤儿院的墙壁…

他逃跑了…

逃离了那些尖叫和责骂,逃离了那些称他为怪物的人,逃离了那个他再也不会回去的童年。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他躲在巷子里哭泣,他又能看见东西了,可他的眼睛还是时不时的抽痛,他很害怕他的眼睛又会冒出红色的东西…而没人能帮他。

“呜呜…Alex…呜…“

『......闭嘴,爱哭鬼,起码我们逃出来了,而他们可倒霉了,我们炸掉了卧室的墙壁!噢,真遗憾没有炸掉他们的屋顶,那样他们就能躺着欣赏月光啦!哈哈哈!』

“可我们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再也没有人会收留我们了…我们是怪”

『不准说那个词!他们都是蠢货!而我们有了能炸掉他们的能力!你不觉得这很酷吗?今天是我们的幸运日!终于不用再受别人的欺负和那些巫婆的虐待了,这不是很好吗!』

“…可我们要挨饿了对吗?“

Scott沮丧的开口,眼泪还是止不住得往下掉,而那个声音沉默了一阵,才又响起。

『…不,我们不会,让我来好吗?我会帮你,一直陪着你,我们能互相照应,我们能照顾自己…我不会让我们挨饿的。绝不。』

“……”唯独这一次,他相信了那个声音。

 

他不是一个人,他有了“他”的陪伴。

那是Scott印象中,他第一次试着去相信对方,他开始称呼对方为“另一个自己”,也是那时候开始,他会时不时的失去意识,而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总是会在奇怪的地方,带着来源不明的伤,以及摆在眼前的面包或者热狗…

他有时能记起发生了什么,有时候不能,而在他眼睛的状态越来越糟之后他几乎没法分辩那些在黑暗中发生的记忆了…

 

那之后又过了两年,他们的人生随着彻底觉醒的能力,在那时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尽管直到现在Scott依旧认为那是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我真心讨厌这样,我们已经好长时间看不见东西了…你得让我试试,我说不定能找到办法控制这个。』

Scott摸了摸自己为了防止意外而绑在眼睛上的绷带,摇了摇头。

不,我们不能冒险,你记得我们上次是怎么炸掉了那个餐厅的房顶?

『啧…我们得找别的办法谋生。不会有人要一个瞎子当跑腿的。』

…也不能打架,我们得隐藏自己的能力你记得吗?而且你不能再随便打人了!抢走他们的钱是不对的!

他感到有些挫败,尽管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显然另一个自己并没有多少道德观念,他总是喜欢无拘无束肆意妄为,且脾气糟糕。

『他们只是一群人渣!你为什么在乎?』

总之不可以!

他皱着眉头警告着,他可不希望自己哪天清醒过来是在警局里边。

『你真烦人…』

你也一样…

 

几天之后,他们吃完了最后一块干瘪坚硬的面包。

 

『你得承认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了…』

…我们不能因为饿肚子而沦为罪犯。

『嘿,这样做的人多了去了。』

没门!

『......』

 

三天后,他因为饥饿晕倒在了某个废弃的仓库里,而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身上揣着钱,喝着一杯热牛奶,同时身上疼得快要散架,尤其下半身简直快要瘫痪了一般…

你做了什么?!

『......做我能做的,现在,喝你的牛奶。』

 

他们发生了严重的争执,Scott数次将自己饿晕在街边,然后在醒来后再一次和对方争吵不休,他没法忍受这个,尽管他什么都不记得,可他感到疼,感到羞耻和愤怒。

 

你不能再这样做了!!你不能这样肆意的对待我的身体!

『也是我的身体伙计,我就是你。』

不!我才不是你!我不会做这种事!!

『你有更好的办法?你只会让我们饿晕在随便哪个角落!如果没有我,我们或许已经死在路边了!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总会有办法的,我们只要…

『闭嘴Scotty,收起你的天真浪漫,不能使用能力的我们就只是个瞎子,是个不被需要的麻烦鬼,我们拥有的只有我们的身体和能力,没有了后者我们就只能仰仗前者,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否则就闭嘴接受他!你现在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

 

他受到了打击,他恼怒得几乎想要将对方敲出自己的脑子,他想要一头撞在墙上试试能不能杀死对方…

但残酷的是即使他杀死了对方也改变不了事实。

他说得没错…他只是个不被需要的瞎子,除了出卖自己的身体他还能做什么呢?

 

不甘、愤怒、委屈、恐惧。

所有的负面情绪几乎要压垮他。

Scott靠着巷子的墙壁,无力的滑坐在地上,他抱着膝盖呜咽着,最后大哭起来,他好想马上死去,眼前的黑暗让他看不到希望,他或许只能这样过一辈子,最后死在随便哪个路边,无人问津。

 

『…别哭了笨蛋,坚强点别像个娘娘腔!我们会有办法的好吗?这只是暂时的,我们才不会随便死在哪个鬼地方!相信我伙伴,我们会好好活下去的,我陪着你呢,把那些破事交给我。』

另一个自己对他承诺着,下着保证,他耳边回响着对方的声音,是他在黑暗中唯一的支撑。

他再一次选择了相信对方。

 

TBC

 

------------------------

我居然真的开坑了…同时填两个坑我一定是在作死…

我在另一个spideypool的坑提到过,这是我第一次写欧美CP,所以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另外此文不定期更新…咳,小伙伴们多提点评论或许能更有动力?

以及这里说明一下,文里的小队患有双重人格,是解离性人格分裂的一种,不过和现实中的人格分裂还是有所不同…尽管从我查到的资料来看,人格分裂会有很多不同的症状,但根据我一个朋友对我描述的他认识的患者来看,主人格大多不知道次人格的存在,但次人格却很清楚主人格的情况…同时这是不可治愈的,虽然通过一些治疗可以减少次要人格和主要人格的冲突,而患有这个病症的人通常都是和童年的经历有关,这里也是借小队的童年自由发挥了…

以上,下一章狼叔就应该出场了。


评论(7)
热度(51)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