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假日无名曲

去年给柚酱的文,贴出来分享好了,新的连载一直停停顿顿的...凑齐10章再往这边贴吧(望天


假日无名曲



蝉鸣响彻了炎炎夏季,街道上行人走马观花,一顶极其适合这个季节的草帽出现在街区转角,草帽的少年哼着异国的不知名歌曲,轻快的脚步即使远远看着都觉得惬意。

在这座欧式的小镇,古老的墙砖昭示着年份,田园的气息充斥路道,草帽的少年走走停停,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却也不久做停留,好像在赶赴着一场既定的约会,却又像是漫无目的般四处穿梭,唯一不变的,是脸上洋溢的爽朗笑容。

 

夏日的天气炎热,在这古砖旧壁之下也仍旧使人渐觉焦躁,戴着不合时宜毛绒斑点帽的男子,就这样走出了阴影遮盖的凉爽小巷,步入了行人匆匆的街市通道,男人的眉头紧锁,眼下的黑眼圈阴暗厚重,右手拎着的公文包中是整理了一宿的病历资料。

他像往日般在熟悉的道路中快速穿梭,却不曾想在下一个拐角撞上了突然飞奔而至的橙黄草帽。

 

少年红色的身影一下子被撞跌在地,发出一声尴尬的痛呼,男子在呆愣片刻之后庆幸于自己的毫发无损,除去隐隐作痛的胸膛...

 

坐在地上的少年有些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的男子,口中吐露着熟悉而陌生的外地语言,大声的抱怨着,惹得周遭的行人好奇的驻足观望。

而撞倒他的那名男子却突然一笑,用着相同的语言回应了对方,并恶意的加了几句不显眼的嘲讽,

 

可意外中的意外是,少年在听到男子的答复后,却突然的消了音,睁大了一双黑亮的眼睛,以似乎见着了什么稀世珍物般惊喜的表情跳了起来,并紧紧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臂。

 

夏日璀璨的阳光下,少年喜悦的脸在逆光中显得格外夺目,恍惚了男子的眼。

 

搭错了航班,走错了通道,上错了班车。

草帽少年只身一人在这个陌生的小镇中已经漂泊近大半个月,语言不通货币不同,仅仅凭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冒险欲四处流浪行走,吃着好心人们送的食物,睡在公园的长椅,在水池边洗脸,跑河道边洗澡。

少年的经历对于眼前的男子来说简直充满了不可思议,令人难以置信。

他既无法理解竟然有人可以蠢到这样的地步,也无法理解居然有人能够幸运到这种程度。

 

他勾着嘴角喝着杯中浓郁的咖啡,静静的听完了对方这大半个月的倒霉历程。

如今他们坐在男子最喜欢的一家咖啡厅里,而少年手中的热可可却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饮品,更别提那奇特的额外供应肉食盖饭。

只是对方那生动有趣的好笑神情和异常灿烂的夸张笑容,却让男子难得的接受了这样奇异的发展。

 

在这漫无边际的难耐时光中,终于让他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少年。

 

联系过对方的亲属后,他突然决定推掉了这几日的工作。

男子带着少年游览了不少地方,在等待其亲人接应的这些天里,他们几乎逛遍了小镇所有他所注意的,不曾在意的大街小巷。

而少年的精力似乎永无止境,对他来说每一日都是活力四射、充满期待的旅程,这不知何谓停歇的热情,偶尔也会让男子倍感烦恼,甚至因少年的任性而头疼、发怒,但是对方转眼就忘的乐天个性,却让他的怒火和埋怨也跟着在不知不觉中消散。

在这不长的几日里,他惊讶的发现,一些所走过的羊肠小道,少年居然比居住几年的他还要熟悉,某些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些什么,巷子的哪家店卖着哪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最让男子哭笑不得的是,少年居然记得每一家他所路过的、香味四溢的餐馆。

 

于是原本作为少年导游的他,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被对方所牵引。

扰乱的行程也好,突然改变的计划也罢,在草帽少年的身边,似乎永远都不缺少唐突的惊喜,而对方爽朗大笑的表情则几乎充斥了整个旅程,本该简单而乏味的小镇游览,在少年的陪伴下却变得新奇而有趣,就好似在赴一场久违的冒险,令人振奋不已。

 

那是自男子定居这座小镇以来,最精彩绝伦却也最意外连连的假日,但是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在草帽少年的影响下,他却感觉到了久未有过的冲动与激情,开始时不时的露出纯粹而愉悦微笑。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男子这般想着,却并不讨厌对方所带来的种种恼人的、意外的、轻松的、喜悦的一连串状况。

他该是喜欢这样的少年的吧?

自由而随性,无拘无束,与众不同。

这样的他,

简直不可思议。

 

几日后,他们踏上最后的旅程。

男子带着少年来到了镇外唯一的站台,陪着他去坐那直抵最近都市的公车。

起初,在上车前,草帽少年显得欲言又止,似乎少有的烦恼着什么,虽然很快他就沉浸在了车途中展现的绿野风貌中,然后又在漫长的路程里侧头熟睡过去。

男子无奈的看着少年毫无形象可言,流着口水的糟糕睡相,却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心中平静而安逸。

 

旅途总会结束,走走停停间,车子最终停稳在了市区站台,两人步下车厢,由男子带路将少年送到了其亲人指定的旅店,才微笑向其告别。

可让男子意想不到的是,才刚转过身要走,少年却如初遇时那般,又一次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他一向笑容灿烂的脸上,此时爬上了难得的苦恼,少年支吾着想让他多留些时候,甚至邀请他到他家里去作客,作为这些天的回礼。

 

这样一幅念念不舍的模样倒是像极了糖果被没收的可怜孩子,不,对草帽的少年而言,更像是端上来的肉食却突然要被撤走那般不甘吧?

男子心中一动,笑容自然而然地就爬上了嘴角,他平静的看着对方,最终却只是说了句“有缘再见”。

 

少年放开了他,脸上难免失落,但他很快打起精神,重新展露出笑容,大声的道谢着感激对方这些天的照顾,最后默默地目送对方修长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街头。

还来不及为心中那股莫名的沮丧找到宣泄的理由,少年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呼唤,他回头就看见了来迎接自己的亲人和伙伴们,神经一向大条的他很快就暂且放下了那些烦扰的思绪,全身心的投入到大伙幽怨的责怪和担心的慰问之中...

 

在这个夏季的偶遇,是否神灵的捐赠?

一次意外的结识,在本相隔万里的两人心中,都留下了难忘的痕迹。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定会萌发出新的旅程吧?

 

The End

 

番外小彩蛋



时间的年轮转过半圈,那次意外的旅程之后,刚升入大学不久的少年,慵懒的趴在课室的桌面,身上穿着经典红白条的毛绒外衣,整个人似乎被严冬打倒般无精打采。

“新学期开学居然这副模样?路飞,你怎么回事啊?”

长鼻子的友人忍不住吐槽,向来活力无限的草帽路飞居然也会有霜打茄子没了精神头的时候,这可真真是意外。

“我也不想啊,可是...昨晚和弗兰奇他们闹太晚,还喝了几杯,现在头疼要命...”

少年勉强撑起身子,抬手揉着自己频频发晕的太阳穴。

“啊啊啊~~不行了!乌索普,你帮我请个假,我去医务室躺一下好了。”

说着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少年拿起自己的草帽便摇摇晃晃地迎着上课铃踏出了教室。

他恍恍惚惚的抵达了仅仅半年就因为精力过剩大伤小伤,而变得熟悉过头的医务室,门也不敲就径直推开挤了进去,并同时间朝着里边的人哀怨道。

“乔巴,我快挂了,你快救救我。”

“...噢,那么这次是饿死了,还是迷路了,还是搭错航班回不去了?遗憾的是后边两者的病根大体是没药救的。”

“??!”

听到熟悉的声音的那刻,少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是当他抬起晕沉沉的脑袋,真正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便只来得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续而毫不客气得一头栽倒下去。

可在感觉自己将要接触到冰冷地面的瞬间,他被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硬生生地阻止了下落,并且不容分说的把他从临界点上拽了起来。

“我收回前言,你不止没药救,而且还越发严重了,鉴于你的病情,我或许该给你定一个终身的治疗计划,你看怎么样?草帽当家的?”

“嘿嘿嘿...都好啦...我要睡了,特拉男...”

草帽少年呢喃着就闭上了眼,把全部体重交给了身边的斑点帽男子。

冬末春初,新的旅程,又开始了。


———————————

PS:

当初说好听着曲子来一篇写给柚酱,于是听着玫瑰人生写完了这篇文...微妙啊(X


评论(2)
热度(15)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