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吧刊】故事时间(现代架空-来一发兽医罗怎么样?)

人设作者:sgaiertou(球球)

(感谢赠予我这个人设的使用⁄(⁄ ⁄•⁄ω⁄•⁄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首先,故事是这么开始的——

在家喻户晓的伟大航道中学,有那么一位东海市来的少年,他头戴一顶老旧的草帽,手里总少不了那么一两块肉食,边走边吃。

草帽少年看起来大大咧咧,性格开朗豪迈,身旁倒也是不乏出类拔萃的各路追随者,不论是学校剑道部的绿发大将,还是年纪轻轻就被称为气象天才的橘发少女,总之,少年总能在扬着傻兮兮灿烂笑颜的同时,掳获人心。

不过,就算是这样神经粗壮、不拘小节的草帽少年,也有为之烦恼的事。

比如说,在难得的暑期长假,饲养的珍兽却生病了。

 

那是一只会说话又聪明的稀有物种,外形像只狸猫——虽然他坚称他是只驯鹿。

于是在终于明白“光吃肉是治不好病”的这个生活常识之后,草帽少年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他背起自己重要的动物伙伴,跑遍了周边的医院,可却没有一家愿意收留、治疗他。

——因为珍兽不是人,他们治不好。

所以少年在听取伙伴的建议后,开始寻找能够给动物治病的宠物医院,但却被同样类似的理由拒绝了。

——珍兽不是普通动物,他们治不好。

少年很生气,也很伤心,但他不放弃,开始穿街走巷的为伙伴寻求能够治病的医生。

——我一定会找到最棒的医生给你治疗的!

少年用着朝气蓬勃的嗓音鼓励着小小的驯鹿。

 

终于,少年的金发同伴传来了讯息,说是有位北海市来的厉害医生,现在在香波地区开着动物诊所,据说那位医生也饲养着一只珍兽。

接到消息的草帽少年,立刻马不停蹄地奔往香波地。

可是,就在他背着小驯鹿气喘吁吁地抵达那所名为“红心”的诊所时,迎接他的却是大门紧闭——时值夜间八点,早已过了营业时间。

但少年顾不了这么多,他小心的放下同伴,开始一刻不停地拍打着诊所的铁门,叫唤着试图引起店里人的注意。

就这样差不多持续了二十多分钟,长长的小巷里持续回荡着他清亮的喊声,少年迟迟不肯放弃的坚持着。

而不经意间,他突然被一股外力猛地拉离了铁门,并且狼狈的摔坐在了地上。

——喂,你在做什么。

冷漠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少年抬头便看见了他。

夜色下一顶白色的毛绒斑点帽,戴着他的男子有着厚重的黑眼圈,且显然很不高兴的瞪着草帽的少年。

——啊!你是医生吧!拜托救救我的伙伴!他生病了!

少年立即从地上蹦了起来,大声的恳求道。

这位医生看起来更不高兴了,他眉头紧皱,冷声提醒。

——你知道现在几点?门上的牌子看不到吗?

——可是他真的病得很严重!你是很厉害的医生吧!肯定能治好他的对吧?!求求你!他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啊!

少年说得认真而恳切,黑色的眼睛透着炽热的情绪,他几乎毫不犹豫跪了下来,向着医生坚决而有力地磕了个头。

——拜托你了!!

医生看着眼前久跪不起的少年,又看了一眼靠坐在墙边意识不清的小驯鹿,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进来吧。

 

接着做完初步诊查后,诊所的店长,斑点帽的医生,才总算有了那么点时间,让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像只猴子一样绕着他转的少年安分下来。

尽管有些烦躁,可他还是耐心的向少年解释了情况,并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少年的错误。

——只是普通的发烧,你该让他好好躺着休息,而不是带着他四处转悠。现在他得留在这观察一段时间,大概一周后才能康复。

——真的吗!他会没事的吧?太好了!你果然好厉害!真是谢谢你了啊!

少年毫不含蓄的展出了大大的笑脸,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用着好像的得到了最爱的带骨肉似得上扬的音调,开心的说着。

有那么一瞬间,这位看起来生人勿进的医生,打心底里觉得,眼前少年的笑容有些过于刺眼了。

­——傻兮兮的家伙。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在那之后,少年总是不分时辰昼夜的出现在“红心”,探望陪伴他的驯鹿。

而少年的每一次拜访,都会让“红心”的护理员们,以及同为珍兽的白熊惶恐不已。

少年实在太活跃了,时间一长,来诊所的人们便都认识了这位热情过头的,总是能让那位面不改色的店主怒吼出声并扫地出门的草帽少年。

倒不是说少年有干什么坏事,只是少年来探望驯鹿的时候,总是爱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打扰身为店主的医生,用着厚度堪比城墙的面皮死缠着他,不管被扔出去几次马上又会笑嘻嘻的跑回来,并毫不带诚意的道歉,继续问东问西扯着天花乱坠的话题。

 

医生他有点郁闷,有点纠结,也有点烦躁。

但更多的他感到困惑。

——为什么这个死小子总爱缠着自己啊。

他不止一次的这么想着。

 

少年叫医生“特拉男”,而医生则称他为“草帽当家”。

他们从不叫彼此的名字。

医生认为这样就好,只是病患的家主罢了,没必要多在意。

 

但是相比起其他住院动物的家主,路飞来得却是特别的频繁。

一周时间,一天都没有耽搁,每天都能在不留意间便听到少年朝气十足的嗓音,这对本该沉寂清静的“红心”医院来说,实在是难得一见。

而庆幸的是,没有患者和家属对此有所抱怨,大约是少年的笑容,让人打从心底的感受到了那份活力的缘故吧,住院的动物们,也都不排斥少年好奇的打量与碰触。

——因为都是一个物种吗?

医生偶尔会这么恶作剧的想着,看着身旁像只猴子似静不下来的少年,露出一丝浅显的笑意。

于是乎,唯一对草帽少年的活跃深感为难的,便成了惶恐打扰到患者的,可怜的“红心”护理员们了。

 

这一天,草帽少年早早结束了打工,像往常那般飞奔到了“红心”诊所。

今天他的驯鹿终于要出院了。

 

可少年突然感到,自己的心情却很难称得上是完全开心的,虽然他真的很高兴他的伙伴终于康复了。

——这是为什么呢?

少年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索性的不再思考,转而兴冲冲地来到了病房前。

 

他像往常那样,自然而然的推开门,所见到的,是那位永远有着厚重黑眼圈的斑点帽医生,他如同之前少年每次见到他时一般,在为病患做着各种他不懂的检查。

那专注的神态,那干练的身影。

少年静静的看着,觉得似乎永远也不会厌倦。

 

不过他终究还是个好动的孩子。

所以理所当然的,在医生结束检查的下一刻,少年就已经气势汹汹地嚷着对方的绰号,飞扑而至。

所幸的是,经过一周的“锻炼”,医生对于少年这过分热情的举止早已熟稔于心,只稍一侧身,对方便很遗憾的扑了个空,直直的栽在了白色的床垫上,连着坐在床上的小驯鹿也一并吓了一跳。

 

有着小小的不甘,少年像个小动物似得生着闷气,嘟着嘴爬起来,抱怨着对方的小气。

医生略微挑眉,嘴角上扬的同时并未把话当真,一脸公事公办的将小驯鹿的情况阐述了一遍,最后以——去前台结账后你们就可以走了,做结束。

 

当医生以一贯的职业口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绝对没有想到对方之后给予的答复会是这样的。

——我没有钱哦。

少年直率而诚恳的说着,就好像这句话和今天天气晴朗那般再普通不过了。

 

他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他抬头直视少年纯粹无比的黑色眼眸,看着那再透彻不过的真情实意。

在一瞬间他所感到的不是愤怒,不是难堪,亦没有沮丧。

他笑了出来。

以一种实在不知该如何言语的心情,大笑了起来。

 

于是被吓了一跳的反而成了草帽的少年,他紧张得表示会努力打工还钱,可就算这样医生还是忍不住笑意,于是少年反而不自在了。

一边生气得嚷着“我会给医药费的啦”“不要看不起我!不准笑了!”一边又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得要命。

 

看着少年一副炸毛的样子,这位斑点帽的医生打从心底笑得更欢了。

——真的完全像只小动物似得...

——天真、率直,什么都写在脸上啊。

——这傻小子...

 

医生在过去,其实只为人治病,他是位优秀的外科医生。

但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某天,他终于厌倦了为人类做治疗,

他甚至想——有些人或许就是该死。

 

于是他开始为不懂说话不懂思考,

上了手术台进了他病房便任他宰割的动物们做治疗。

他转职成为了一个兽医。

——动物可要比人类简单多了。

 

所以他干得还不错,工作也相当顺利。

 

只是有时候,医生会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还是不够...

动物们不会说话,珍兽可不这么常见,所以时间长了,医生会觉得有些无趣。

——太简单反而索然无味。

 

他将诊所从北海搬至伟大航道,在这个大都市里,在香波地区一个小小的角落,他在等待着。

等待着什么就连医生自己也不清楚,他就只是等着。

 

——或许他只是太过无聊。

医生后来这么想到。

不过现在,他已经发现那个他感兴趣的事物了。

 

所以医生要做的,只是留住他。

 

——你要来店里打工吗?作为医药费的补偿。

——可以包你三餐,你留下来看店。

他微笑着向少年这么提议,眼里带着期待,看进对方那双意外闪亮的黑色。

 

草帽的少年只呆愣了一瞬,迟疑了一秒。

随后就挂起了大大的笑容,兴奋的回答。

 

——好啊!有得吃我就来!

 

他按着头上那顶傻傻的草帽,笑得格外开心。

 

 

炎热的夏季总是悄悄流逝,秋风的到来凉意渐浓。

但今年的红心诊所却是热闹异常,住院的动物们时不时发出一两声奇怪的嗷叫,紧随着的是各种慌乱的响动,以及少年清晰可闻的爽朗笑声,夹着毫无诚意的道歉。

暖人心扉的不是太阳,而是胜似太阳的笑容,再多的抱怨也抵不过最炙热的盛情。

 

 

时间刷刷的流逝,钟表旋过一圈又一圈。

飞跑着的时光里,又发生了些什么呢?

 

香波地区的红心诊所已不在原地,小小的巷子里没了往日奇异的喧闹,倒显得清冷不少。

伟大航道高中门口,结业式的横幅显眼刺目,龙飞凤舞得昭示着又一个小时代的结束。

于今年毕业的各位高中生们而言,他们肆意妄为的青春又翻过了新的一页,即将步入崭新的篇章。

在这之中,若要说有什么不同......

 

少年依旧像往日一样,顶着那老旧的草帽,哼着不知名的奇妙小曲,挂着大大的笑容挥着手向着朋友们一一告别。

他边走边转圈,一刻都不安分,手中捏着毕业书,兴奋得不得了。

早在前天他就收到了大学的录取,托得强力外援之福,他也终于和朋友们进了同一所学校。

于是少年此刻满心所想的,只是那个人。

——他得好好炫耀一番~!

 

所以他加快了脚步,向着门口飞奔。

而逐渐接近那个装饰得过于隆重的校门,少年便眼尖的发现了站在不显眼的一旁,却仍莫名接受着路人侧目的那个男子。

 

他戴着一顶夏季难求的毛绒斑点帽,穿着图案奇怪的橙黄卫衣,双手插在牛仔裤袋里,对周遭好奇心过剩的视线,显得有些不耐。

 

远远地传来了少年充满朝气的招呼,男子总算也从阴沉的待机状态中复苏过来,嘴角挂上了微笑,抬头迎接那个属于他的阳光。

 

——或者说爱宠?

——怎样都好啦。

 

他抽出双手,抬起胳膊,下一刻对方便像只猴子一样飞扑而至,将他抱了个严实。

少年兴奋的嚷着他考上了考上了什么的,笑得肆意而自豪。

男子则很是冷静的表示理所当然——在他指导下如果还考不上,那就真得怀疑少年的智商。

 

——你工作忙完了?

——是啊,还有些收尾,就让他们干了。

——诶诶~!说来以后就能经常去店里找你了呢!新的店址也在新世界区啊!~

——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才搬到那里的...这个暑假就给我住过来。

——咦咦咦!!!我要住过去吗?!

——那不是当然的吗!

 

两人争论着大学住所问题,就这么渐行渐远,夕阳的余晖发出暖色的光,少年没走两步就忘了话题开始喊饿,男子万分无奈只得揉乱对方头发出气。

 

草帽少年和斑点帽男子的故事,在这里渐入尾声,但并不代表着完结,今后还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吧...

 

故事时间到这里就结束了。

感谢各位的阅读。

祝生活愉快XDDD~

 

END


评论(1)
热度(21)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