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21

P21

 

“喂,这怎么回事啊?到现在都还没醒。”

 

“我也不知道,但是身体状况是正常的,刚刚我检查过了。”

 

“啊啊~~怎么办啊怎么办!他要是就这样一直长眠不起该怎么办!?”

 

“闭嘴啦!才不会有这种事啊,再说了,刚才不是...”

 

唔...什么啊,是大家的声音啊,在吵什么呢?都没办法...好好睡觉了...

 

...睡觉...啊,对了,我...

 

猛地睁开双眼,“刷”的一声从床上弹起。

路飞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原本围绕在其周围,焦急议论着的草帽一众,着实的吓了一跳。但在反应过后,大家都或高兴或松口气的,无不微笑着迎接自家船长的苏醒。

 

“喂喂~!路飞!你这家伙啊!...”

长鼻子的狙击手边感叹着边用力的拍打着对方的肩膀,说着什么‘你这家伙总算醒来了’之类的欣慰话语。

“路飞!~你也醒了真是太好了!身体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驯鹿的船医则一脸关切的询问着。

其他成员也都担心的看着似乎有些发愣的路飞,等待着他们船长的答复。

 

“啊...大家,这是怎么了嘛?我...”

路飞刚苏醒的大脑似乎仍有些晕晕沉沉,浑身也不知为何软趴趴的使不上力,一时间他完全没法思考眼前的状况。

我不是该在...

 

“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已经昏迷整整一天了!”

见路飞仍然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橙发航海士忍不住的扇了他的头顶,并告知了他眼下的情况。

“诶?昏迷??”

 

“是啊,今天早上布鲁克的音乐没能叫醒你,甚至连喊吃早饭你都没反应。”

香吉士无奈地吸了口烟,向他解释了起来。

 

“然后乔巴急忙给你做了检查,才发现你已经陷入重度昏迷,可把大家给吓坏了!”

娜美一脸责怪的看着自家船长,接上了香吉士的话。

“你到底干了些什么啊,为什么睡个觉都会昏过去?”

 

“啊...我...”

直到这时,路飞才总算逐渐回忆起了之前的经历,然后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特拉男...对啊,特拉男呢??他在哪?!”

路飞几乎是带着些许慌张的从医疗室的床上跳了下来,然后紧张的在众人间搜寻着那个,不久前还被自己抱在怀中的身影。

 

“诶?罗的话比路飞你早醒来,现在应该在甲板...”

乔巴话还未说完,一道红色的残影便已经越过他直奔屋外了,只余下来不及反应而对此目瞪口呆的一众。

 

他迫不及待地穿过餐厅,旋开门板,踏上桑尼那柔软的草坪,迎着刺目的阳光,寻找着那个身影。

眼前的景色与过去别无二致,海风轻抚着他的发丝,树下的秋千摇曳着发出舒适的呼声,可那空荡荡的甲板却让路飞有些心慌。

他抬脚开始了搜索,一一扫过对方常呆的位置,左边的船栏处、前方的桅杆下...都没有。

于是他将目光抛向了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所,毫不犹豫地踏上木制的阶梯,一步步的走向了船头的甲板,而首先入眼的,是他最常呆的位置。

且最终,他找到了他。

 

男人就像往常一样随意的站在那儿,就在舵轮的旁边,他戴着那顶柔软过头的毛绒帽,扛着那把纹着十字的长刀,有着厚重黑眼圈的眼睛,心不在焉的注视着远方的海平线,好似在沉思着什么。

 

而此时,少年也总算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并且难以抑制的,在对方回过头来的那一刻,让自己猛地扑向了他。

 

“?!”

在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之际,罗下意识便抬手接住了对方过于热情的攻势,并成功地稳住了身子,避免了被扑倒在地的命运。

 

“草帽当家的!”

他的抱怨还来不及出声,耳边就已经炸响了刺耳的嚎哭——似曾相识的。

 

“呜啊啊啊——特拉男!!!————”

死死地抱住对方,就像第二天就要世界末日那般,草帽的少年毫不避违地在自家船上,在同盟船长的面前,不像话地大哭出声。

 

而当草帽一伙的其他成员听到动静,急急忙忙地赶到现场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自家船长几乎是没羞没躁地挂在别人家的船长身上,甚至还用脚死扣住了对方的腰,俨然一副要和他至死不渝的架势,更别提他们的船长居然还哭了!且哭得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了。

 

于是草帽团的一众,不幸地在一天之内,受到了第三次莫名的冲击,且有着一次比一次强烈的趋势。

 

而另一方面,全然不顾被自己吓傻的一干船员,那个哭得正起劲的少年,一边还模模糊糊地哀嚎着一些他们听不懂的话语。

 

“呜啊啊~!特拉男!!——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呜哇啊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啊!!哈啊啊啊——”

 

对于哭得连话都说不顺畅的草帽路飞,罗难得好耐性的没有直接将人甩进海里,而是抬手安慰式地拍了拍对方的后背,脸上除了百般无奈之外,居然还稍稍多了分难掩的喜悦。

 

他向着呆愣状态的一干人等做出了示意,请草帽的船员们让他们单独相处一会。而对眼下状况毫无头绪且莫名尴尬的众人,也只好迟疑着一一散去,给他们船长留出了整理情绪的空间。

 

于是被熊抱着无法动弹的罗,在最后一个人离开视线范围之后,便小心地调整着姿势,就地盘腿坐了下来,

 

感受到对方动作的路飞,逐渐停止了语无伦次的哭喊,他稍稍松开了环着对方脖子的手,拉开了点距离,用着哭地稀拉哗啦的蠢脸,略带疑惑的看着眼前心情颇为愉快的罗。

 

“...特拉男?”

路飞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询问着,一双刚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睛,正有些发红的盯着对方。

 

“嗯,我在。”

看着路飞那张有点糟糕的脸,罗有些好笑的回应道。

 

但草帽少年对此反应似乎并不太满意,他皱起眉头,孩子气般的伸手拉扯对方的脸颊。

“不许笑!”

他是真的在替对方还活着而高兴啊!居然还嘲笑他!

思及此,路飞扯的力度又大了些,但很快,他的动作就被对方握住手背阻止了。

 

“我没有在嘲笑你,真的。”

罗用着无比诚恳的语气说着,于是路飞也就将信将疑的松开了他,可罗却依旧握着他的左手,只是放开了另一只,用来扶住他的后背,对此,路飞倒也没有抗议,就仍由他这样抓着。

 

 “吶...草帽当家的,知道吗?对我来说,你完全就是个脱离计划外的家伙呢,但是...事到如今,我也总算能确认一件事了。”

男子浅灰的瞳孔直视着对方深黑的眼眸,语气低缓的对他说着。

 

“诶?是什么?”

路飞瞪大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的特拉男,不由得追问。

 

“恩~~那是...”

罗有些坏心的故意拉长了腔调,并且在对方催促般瞪着他的时候,用看似漫不经心的态度,径自地拉起了路飞的左手,将对方的手指凑到了自己的唇边,亲吻了他的指节。

 

“?!”

路飞被这举动吓了一跳,呆愣的瞪着自己刚刚被吻到的地方,脑中刹那间出现了空白。

 

可下一刻,似乎是要不给他思考和逃跑的余地般,罗倾身上前,紧紧地环抱住了他,并且毫不掩饰地勾起了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缓缓地将头凑到了路飞的耳边。

 

接着那个好听而低沉的嗓音,就这样带着些许诱惑般,在其耳膜边轻声呢喃着,道出了那个答案。

 

——“吶~说声爱我来听听?”

 

 

THE END

 

 

后记:

 

数日后,报纸上出现了一个篇幅不小的报道。

——有关于一个沉没已久的岛屿,突然自海面出现。

 

据悉,这座岛早在百年前,便因不知名的原因而沉没,具体情况,现今也已无法考究,但根据登岛探索的海军描述,岛上除了有着一片已然成为废墟的村落外,就只剩一座诡异的,百年后依然矗立不倒的古宅了。

可由于宅子过于古旧,且在海中浸泡已久,至今无人敢涉险踏足其中,只能根据现有的档案推测,这座宅邸曾经属于一位德高望重,却因孩子的意外死亡,而发了疯的科学家...

曾有人传言,这位科学家在疯了之后,一直致力于妄想让自己的孩子活过来,可谁也不知道他是否成功,也因此有人推测,正是他疯狂的举止让这座岛屿遭遇了不幸...

不过事已至此,真相究竟为何,大概也已经无从得知了吧。


评论(1)
热度(25)
  1. anna4153yingyxy 转载了此文字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