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19-P20

P19

 

在此之前路飞其实并未想过哪天他们如果真的交战,会是怎样一个场面,但毫无疑问的——特拉男是真的很强。

 

置身于对方所创造出来的“ROOM”中,每一次的斩击也都带着凛冽的杀气朝着他袭来,特拉男的能力之前也有所了解,但是真正应对起来却更加的棘手。

 

路飞依靠着敏捷的身手躲过了好几次攻击,同时也毫不放过任何可能的反击机会,紧握的拳头缠绕着武装色的霸气,凶猛无比的对着目标挥出,几乎顾不上因此被砸断的船栏——之后会被弗兰奇抱怨的吧,但不这样的话就会被看穿了。

 

罗确实是认真的在和他战斗着的,这点路飞清楚得很,而与此同时,两人都默契的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身上都挂上了些不轻不重的擦伤、割伤,但却始终没有以拼命的态度对对方下杀手。

 

特拉男的刀虽快,却总有着足以躲避的偏差,他的拳头虽狠,但总有着反击的余地。

 

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路飞在躲过又一记斩击之时,以眼角快速的扫过瞭望台上的观战者,萨米正聚精会神的专注于他两的死斗,而娜美从方才开始就一直喊着让他们住手,脸上无不是焦急满载。

 

注意力回到眼前的‘敌人’身上,对方那双浅灰色的双瞳依旧波澜不惊,冷静而沉稳的盯视着他,就好似已经锁定好了猎物的黑豹那般,好整以暇的等待着某个时机。

 

他其实并不完全明白罗的意思,至少他还不懂那个计划究竟为何,他只是读懂了对方示意要和他决战的举动,他只是知道对方肯定有了什么想法,于是尽可能的让自己配合起来,但除此之外他很难再想到其他的含义。

 

——啊,我明白。

 

罗最后所述的话语仍清晰的回响于耳边,路飞定了定神,迅速的开启了二档。

 

即使他无法理解特拉男的想法,但是还是会选择相信他的,一如对方懂他那般,他也会尽全力的去信任对方。

 

而在你来我往的交战之中,罗除了应对带着霸气的急速拳风,还一边快速思考着下手的角度、时机,对方的专长是空间操纵以及那些强度不菲的机械爪,如果需要有个突破口的话就必须在一瞬间决出胜负,不然随时有着被对方逃脱的风险。

 

与草帽当家的战斗多多少少在预料之中,而这也确实吸引住了上方敌手的注意力,不过这还不够,虽说有不下三种方案能够救出人质的娜美当家,但是能够同一时间攻破敌人的方案却并不完美,说到底实际上他们对敌人的情况还是了解太少了,贸然攻击或许只能适得其反。

 

...想起来他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陪着草帽当家作无把握的赌博啊。

罗对此不由自嘲般的轻笑了一下,随后马上使出了“shambles”,又一次迅速地躲开了草帽路飞的猛烈拳击。

 

交战两人虽各怀心思,而旁人看着却只是一场互不相让的厮杀罢了,这对苏醒过后马上对上这等超乎预料状况的娜美而言,更是显得手足无措。

 

她现在压根不想回忆自己是怎么的到了敌人手里被作为了人质,而是心急如焚的想着各种能够逃离目前困境的方式,那两人一旦打起来最后会有怎样的结果她想都不敢想。

 

“喂!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啊!?为什么要让他们自相残杀!?”

她一边挣扎着想要摆脱紧抓着自己的尖爪,一边又忧心忡忡的盯着下方似乎越演越烈的战局,气恼于眼下的无力——如果天候棒还在身上就好了...

 

“...安静点大姐姐~什么都别想乖乖呆着就好,你的意义也就止于此了。”

萨米好心的分了点注意力给一旁坚持不懈的想要逃脱的航海士小姐,但其那双浅蓝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战斗中的一黑一红,他冷漠的瞳孔似乎也流转着些许让人琢磨不透的光。

 

“什、什么叫做我的意义就止于此啊!!?你到底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啊!?”

明显不对对方的回答感到满意,反而因此恼怒起来的娜美,也顾不上对方看起来是个孩子,而明显的提高了音调,严厉的质问起了对方——这小鬼难道是在小看她吗?!

 

可对于娜美之后的问题,金发的男孩却并未再理会,航海士小姐在屡试未果之后也放弃了和这个诡异的孩子进行沟通,转而开始呼唤自家船长的名字,希望能阻止这种无意义的战斗。

 

当然下方的两人都听到了她焦急的声音,但目前打斗正处于胶着状态,谁也没有功夫分心在这个上边,何况说起焦急,正在全力交锋的两人才是最为现况焦虑的。

 

突然,打斗中的罗迅速地朝着船头位置退了几步,跳上了舵轮所在的甲板,并摆出了挥刀的姿态,路飞马上警戒了起来,随时准备着躲闪下一波的攻击。

可让路飞意想不到的是,在其躲开斩击之后,挥动的刀刃下一刻切断的却是他眼前以及身后的两根桅杆。

 

“诶诶诶!!?——”

看着一下被砍成几段的桅杆,路飞不由瞪大了眼睛——这可不是被弗兰奇骂这么简单了啊!!

“喂!!特拉男你这是干什么啊!?桑尼号...”

 

“指挥——!”

未等路飞抱怨完毕,罗已经开始行动了,运用能力使得被切成几块的桅杆浮动了起来,并且迅速的袭向了前方的草帽。

 

“!——呜哇!”

堪堪的躲过了呼啸而来的圆柱体,轰然一声之下,草地的甲板即刻被砸出了坑洞,木片四溅,同时桅杆的另外几个部分也紧追不舍的朝着他猛撞了过来,丝毫不给路飞喘息的机会,接二连三的飞向他的落脚点,迫使他不得不接连的跳跃躲避。

 

就在路飞又一次单手撑地躲开桅杆的袭击时,罗再一次的举起手中的鬼泣,将原本仍浮动于上空的横杆以及瞭望台也迅速地切割成了数十份,并操控着其他砸入甲板的圆柱,围绕着草帽少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

 

“......”

这下路飞对眼前的状况算是目瞪口呆了,如果这攻击并非针对自己的话,他是真的想对特拉男来一句帅呆了什么的...好吧,或许事后也能说——如果他还没被自家的桅杆砸成橡胶饼或者橡胶串烧的话。

 

...特拉男确定不是真想杀死我吗!?

 

而后随着罗的手势,包围路飞的各种不规则体都急速的往其方向俯冲而去,几乎不给任何可逃脱的空隙。

 

“唔!二档!!!”

危机之下路飞也顾不得许多了,既然无法回避那就——全部打回去!!!

“橡皮喷射机关枪!!——”

 

疯狂扫射的拳头来回不断,将朝着少年而来的物体一块又一块的打飞出去,不断有被击中的桅杆碎片四散至各处,或者因互相的撞击而破碎,但罗的攻击并没有停止,相反,他对于目前的状况似乎很是满意般露出了笑容。

 

飞舞至空中的碎块毫无规律的砸向四处,原本漂浮于瞭望台上方的萨米,也不得不对这种近似无差别投射般的反击进行回避,他挥舞着机械爪小心的或躲闪或打碎着朝自己飞来的物体,一时间不由得分了神,无法集中注意力在别的地方。

 

——这是什么乱来的战斗方式啊...

 

而被这混乱的场面惊到了的娜美,看着时不时往自己方向冲过来的物块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声的尖叫——路飞你们在搞什么啦!!在得救之前就要被你们给连累死了啊!

就在娜美心里各种抱怨呐喊自己的倒霉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那仅仅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航海士小姐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拉扯了过去,并且在能够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重重地跌坐在了桑尼号充满裂痕的甲板之上。

而她甚至还来不及为此惊讶,上空原本抓住她的萨米,就在打碎又一个飞冲而来的桅杆零件之后,即刻便遭到了迎面而来的、毫不留情的斩击,围绕着他的机械长臂随着其身体一起被砍成了数段,而对此变故,金发的男孩只来得及露出惊愕的表情,便随着其他同样被切碎的物块一起,直直的往下坠落。同时原本散布四处的碎块,也像即刻失重了那般开始砸落甲板与海面...

 

“呼,呼....”

双手支撑在膝盖上,先前连续不断地挥舞着双拳的路飞,此刻也终于可以停止攻击,略显疲惫的平复着自己有些凌乱的气息。不管怎么说,之前和罗的战斗毕竟不是干假的,每一次的攻击都带着相当的力度在消耗着他的体力。

 

“咦?诶??怎、怎么回事啊?为什么...”

全程搞不清状况的娜美,似乎还没从方才急速的发展中回过神来,只为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得救了而感到惊讶不已。

 

“哈,哈哈~娜美...你没事吧?”

直到听见自己伙伴那夹带着困惑的声音时,路飞这才抬起了头看向她,并对其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

太好了,看来成功了呢。

 

另一边,出手迅速的解决了敌人的罗,也从跃起的空中落回了船头的甲板,并漂亮地收起了手中的长刀。他慢慢注视着另一边同样坠向了甲板的,被他斩断的男孩的碎块,但奇怪的是,其中属于头颅的那部分,其眼睛居然是闭着的。

 

他确实是使用了能力去砍的,并非致命伤...

 

罗略微有些疑虑的皱起了眉头,而恰在这时,身后却响起了草帽路飞气势汹汹的抱怨声。

 

“喂!特拉男!你怎么能把桑尼号搞成这样啊!?早知道你会这么做我就自己把萨米打飞了!”

 

斑点帽的男子侧过身来,只见因发觉自家桑尼惨状而一脸怒气冲冲的路飞,此刻正叉着腰撇着嘴,以极度不满的眼神指责般瞪视着他,而在跟其身后的,则是一脸茫然,似乎还没理清头绪的橙发航海士。

 

“...傻瓜,你难道都没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是我们原本的空间吗?”

罗对于路飞那难以高攀的粗神经实在是没办法,只得稍微无奈的摇了摇头——亏他之前能明白他的意思并配合来着...

 

“啊?那是什么意思啊?”

路飞疑惑的歪了歪头,似乎并未理解对方的话。

 

“总之就是说...?!!”

本想对着路飞解释一番的罗,突然像是被什么震慑住了那般噤了声,瞳孔大张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瞪视着对方的身后。

 

“诶?怎么...”

路飞话还未说完,便已经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力,将他瞬间撞飞了出去,就在他猛地砸上一旁的围栏之时,一阵可怕的撕裂声便自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响起。

 

而等他终于能回过神来注意所发生的状况时,他以为自己瞬间,又回到了某个战火纷飞的地点,可周遭却寂静的可怕...

 

一只染血的机械爪毫不留情地刺穿了那个黑色的身影,白色的斑点绒帽,在他的注视下缓慢的飞离了其主人发梢,而原本被紧握在手的长刀,此刻也自那双布满刺青的手间无力的滑落,接触地面之时,发出了一阵过于清澈的声响。

 

“额...啊...”

他微张着嘴,却吐露不出任何话语,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殷红的血液,顺着钢制的爪间滑过,仿佛全世界就此静止。

 

 

TBC

 

 

P20

 

又是一阵刺耳的骨肉牵扯,沾满红色液体的尖爪,在抽离的那一瞬,黑色的身影也就像失去了唯一的支撑那般,开始无声的往后倒去。

 

直到这时,路飞才像是回到了现实那般,顾不上思考也顾不上仍兀立在咫尺的敌人,疯狂的想往倒下的男子那边飞奔过去,可慌乱之中,他没能站稳身子,反而脚步错乱扑倒在甲板上,可就算如此他也没停止动作,而是几经挣扎的半爬到了对方身边,惶恐地攀扶上他的肩膀,嘶声呐喊着对方的绰号。

 

“特拉男!!特拉男!!!”

他的心几乎打起了寒颤,手足无措的来回盯着对方染血的脸,以及不断透出鲜血的胸膛,不知该做什么才好,他甚至都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又怎么会发生。

 

而此时,躺倒在已被自己血液浸透的甲板上的罗,听着少年那过大分贝的呼唤,只觉得自己脑袋像被碾压般的疼,更别提胸口那贯穿式的重创,已经足够让他品尝了次什么叫生不如死的痛楚。

他太大意了...

在娜美当家发生异变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始终还是低估了那男孩的能力,对方甚至都没有给他任何抵抗的机会,他所能做的一切,不过只有凭着一股血气,撞开了那个总让人不省心的白痴。

 

随着血液的流失,视觉的模糊,罗凭着自己过于可恨的职业操守,对自己的伤势进行了一次专业的评估,且冷静的得出了完全显而易见的结论——他这次栽了,且某种程度上,他是栽在了身为同盟的草帽路飞手上。

 

对于这个结论,即使是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仍忍耐不住的想要大笑出声,尽管他很快就不得不闭上嘴,承受着更为剧烈的疼痛袭向他仅剩的感官。

 

“特、特拉男??”

被罗方才发出的,似笑非笑的声响吓了一跳,路飞大睁着眼睛,似乎稍微冷静下来般,犹豫着再次喊了对方的绰号。

 

“...你的存在,还真的一直都...计划外呢...”

他勉强的挤出那么段话,声音沙哑而低缓。

“草帽当家的...替我对红心的船员们说一声...没能带他们实现梦想,真是...对不住了...”

罗咬紧牙关闭上双眼,忍受着持续不断的强烈痛感,但即便如此,心里那满满的不甘,仍不断的冲刷着他的大脑,惹得他鼻尖发酸。他并非那种懂得什么叫适时哭泣的类型,但此刻如果可以,他确实想要这么干一次,倘若这不是在加速他的死亡的话。

 

而对于罗的话语,一旁的路飞在愣怔了不到一秒之后,便马上爆起了无名的愤怒与强烈的恐惧,他几乎是立即用吼的反驳了对方的要求。

“你!你说什么呢!?这是在说什么啊!这种事!我才不要说!!开什么玩笑啊!!”

路飞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一双黑色的瞳孔死盯着男人的脸,声音中带着连自己都难以察觉的颤抖。

“你不是医生吗!?明明是个医生啊!!怎么可以...”

他突然哽住了,低下头似乎已经不知道想要说什么,或者能够说什么。

“呜...”

抓着黑色布料的手越收越紧,脑中各种思绪乱作一团,某个他极不愿回想的画面又一次闪过脑海,他几乎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

 

就在这时,一抹冰凉的触感抚上他的脸颊,一惊之下回过神来,才发觉罗正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熟悉的微笑,带着那么点作弄他时的邪气,及注视着他的瞳孔中,也依旧潜藏着,某种他未曾读懂的热度。

 

“吶...叫我名字,路飞。”

 

感受着脸上那安慰似的轻抚,脑中迅速清空的路飞,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男子,用着略带疑惑的声音,迟疑地吐出了那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

 

“...罗?”

 

他的不由得轻笑出声。

“...什么啊...这不是知道的嘛...”

 

我的名字...可要好好记着吶...

 

最后那句话,他没能说出口,但罗觉得,其实也没有必要了。

即便他不说,他也会记得的。

 

于是他自然而然地合上双眼,带着那抹若有似乎的微笑,静静的停止了呼吸。

 

在男子的手滑落之际,路飞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就握住了他,微张的嘴还未开口,眼前的视线已经随着逐渐攀升的热度开始变得模糊,在他嘶喊出声的那刻,止不住的眼泪便马上解禁般地夺眶而出。

 

“呜啊啊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

路飞无声的在心里呐喊着,质问着。

他保证过的不是吗?说过会保护好的不是吗!?——可为什么倒头来还是这样啊!!?

 

“呜哇啊!!——!”

绞紧的心脏,痛得不能自己,握紧的右拳不住的往甲板砸去。

 

“我...我明明发过誓的啊...发誓会保护好的啊!但你这样算什么!?你这样...那我这两年来的努力到底算什么啊!!?混蛋给我醒来啊啊啊!!!特拉男——!!”

 

就在路飞满心悲痛之际,不远处像破壳般剥落了一层皮囊的,近似新生般完好无损的萨米,就这样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眼前的草帽少年,重新漂浮于空中的他,浅蓝色的眼睛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而最终,他觉得也是时候该提醒对方,目前的处境了。

 

“呐呐~现在,似乎不是伤心的时候呢~路飞哥哥?”

 

冷不胜防的声音在路飞耳边轻轻的炸响,声线平缓而清冷,在这个寂静的国度里,像是一泼冰凉的寒水,将草帽少年从头浇到尾。对此,路飞也似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顿住了一切动作,只有下落的水珠依旧在脸上锲而不舍的滑动着。

 

“......”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的抬起头,刘海之下的阴影,掩盖了那双本该炯炯有神的眼。

 

“嗯~~很伤心吗?还是稍微该感到愤怒了呢?

孩子没心没肺的揣测着,歪着脑袋似乎很感兴趣般提问道。

 

“......”

他仍旧没有作答,只是一味的沉默着。

 

金发的男孩皱起眉头,看着那个草帽的少年逐渐升起一股莫名的怨气。

 

“什么啊,路飞哥哥,你重要的同伴死了哦,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或者...你不恨我吗?不想杀死我吗?”萨米循循诱导的说着,挑着些挑衅意味十足的话语,刺激着对方的神经。

 

这次,路飞终于有了些许反应,他抬手伸至脑后,抓起了自己的草帽,默默地重新戴上了它。

 

“...是啊...”

他缓缓地开口,撑着膝盖从甲板上站了起来。

“伤害我同伴的人,我绝对揍飞他。”

他只是侧过了身,面对着金发的男孩,便隐隐显现出了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

萨米略为紧张地注视着气势全然不同先前的路飞,随时准备着迎接对方的进攻。

 

“...但在那之前,萨米,能问你个问题吗。”

他几乎不是在用疑问句。微抬起的头,也终于现出了那双黑色的瞳孔,同时就像不打算给对方拒绝的余地一般,问题也随之而出。

“你寂寞吗?一个人的时候?”

少年的疑问简洁而直接,眼神清澈而坚决。

 

“?!”

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出,名为萨米的男孩当场就呆住了,似完全不理解对方的用意那般,愣愣的浮在原地。

 

“我的话,会相当寂寞的哦,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

他几乎是自顾自的把话说了下去,并且将视线转向了那片虚幻却清晰的大海。

“一个人的话完全不行,既不懂航海术,也不懂料理,撒谎技术也超烂,修船也不会,唱歌也差劲...”他说着说着,居然不经意的微笑了起来。

 

“但是,就是这样笨蛋的、没用的我啊,却一直...一直有着一群担心我,支持着我的伙伴在...”

少年猛地又低下头,抬手按住头上的草帽,身体开始微微地颤抖,眼眶也持续的发热着,他咬紧了嘴唇,强忍着可能会汹涌而出的情绪。

最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又抬起头对上了反而沉默起来的男孩。

 

“总之...我...似乎也有些明白艾斯的话了...可我才不会用这种方式,去感谢他们,所以,作为补偿——我绝对会活下去!”

草帽路飞的眼里,没有任何值得挖掘的迷茫,他笔直的注视着前方,毫无犹豫。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和他们去实现梦想,所以,我不会在这里停留的,就算我会哭,会伤心,还是会痛恨如此无力的自己...但是啊,如果停下的话...大家,会生气的吧,特拉男也,绝对、不会原谅我的...”

 

于是他重又闭上双眼,握紧了双拳,

当再次睁开之时,他马上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连着特拉男的份,这次绝对要打败你!!”

“然后我会和他一起,回到大家身边去!!”

“——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

 

压上全部的气势,赌上性命的起誓——他绝不退缩,也绝不会逃!

 

“决一胜负吧!萨米!!!”

 

男孩完完全全的震惊了,难以置信对方居然如此快的便振作了起来,眼前那逗逗逼人的少年,真的是他之前所认识的,那个一直没心没肺的傻笑着,迟钝到不行的草帽路飞吗?

 

...为了伙伴吗?为了梦想?

 

——你寂寞吗?

——一起来玩吧!大家一定会喜欢你的!

 

路飞爽朗的笑容浮现在萨米脑中,那喜悦的声音也在耳边回响起来,而随之带出的,却是更久、更久以前,已经逝去的某个人,那曾经的话语。

 

——萨米,回来吧。

 

“...回去吗...”

金发的男孩突然默默地呢喃着,原本不安分的挥动着的机械爪也沉寂了下来,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回忆着什么,最终,他对上了路飞那双透彻的眼睛。

 

“...如果有一天,你的伙伴都抛弃了你,你该怎么办?”

萨米突然的问道。

 

“?”畜势待发的路飞听到这种疑问不由得愣了愣,但他还是很快给出了回答,“才不会有这回事呢!大家,都是最棒的伙伴啊!...是家人!”

 

“你怎么能这么确信?!就算是家人,也会有抛弃孩子的时候!”

 

“那种事我才不管!反正无论如何,我是决不会抛弃伙伴的!!”

 

“......你也还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呢...”

似乎有些泄气的说着,感觉和对方完全是沟通无能的萨米,此刻却莫名的微笑了起来,不是之前虚伪而做作的笑容,而是真真实实的,无奈而遗憾的微笑。

 

“...游戏,也该结束了呢。”

男孩叹息着吐出这句话,身体突然开始散出微微的白光。

而路飞对此变故显得惊讶而疑惑。

“什么?怎么了??”

 

“就是说,这里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我...将会离开这里...”

萨米轻轻的回答,然后展露出了真正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笑容。

“但是在最后,我或许该感谢你们,特别是路飞哥哥,谢谢你,陪我渡过了这次戛然不同的时光,我玩得很开心...谢谢...”

金发男孩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在身后张扬着的机械爪也逐步开始消散,他坦然的迎接着自己的消逝,男孩在最后对着路飞行了个庄重的饯别礼。

 

“再见了大哥哥...还有,对不起...”

他最终消失在了这个寂静而即将分崩离析的空间。

 

“......”

路飞沉默的注视着男孩原先待过的那个位置,然后似乎才意识到周遭渐起的变化,原本蔚蓝的天空开始静静的崩塌扭曲,脚下的甲板也逐渐撕裂出了一道道或深或浅沟痕。

 

他起初有些惊慌,站直身子四处张望着想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没过多久他就自然而然的放弃了。

 

少年勾起一个略为无奈的笑脸,然后复又转头,蹲下身去,重新凝视着躺在地上的男子。

 

“诶,果然不行呢,完全无法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我就说我不擅长思考这种东西啊...没有罗在的话就不行呢。”

想来自从到这个地方之后,一直都是罗在替他思考着对策,分析着情势,他远不比特拉男要了解在这个空间所发生的。

 

“我怕是...也要死在这了?”

路飞对着他疑惑着喃喃自语,然后却不由自主的展开了一个傻气的笑容。

“不是说好留一个人吗?完全搞不懂啊!~哈哈”

 

草帽团的船长抬头看看逐渐被黑暗吞噬的天空与大海,再回过头来看着在身旁宁静的沉睡着的男子,最终,他也一股脑地躺倒在了甲板上,躺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侧。

“诶,看来我真的也要死在这了也说不定。”少年似乎颇无奈的叹了口气,一个侧翻便伸手揽住了对方的颈项,手掌无意识的抚摸着那头柔软的黑发,手指缠绕进发丝,让他心里稍稍得到了些安慰。

 

“看来我也得向索隆他们道歉了啊...可惜他们不在这...啊,还有,这样一来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也不用向你的船员道歉了呢?哈哈哈~这样一来就不会被白熊他们讨厌了吧...”

草帽的少年自顾自的说着,倒也全然不在乎四周的状况有多糟糕,翻滚着崩坏的空间,仿佛就要将整个虚拟的桑尼号吞噬进深渊般,来势汹汹。

 

可有趣的是,这一切进行的却都如此的安静,如此的不真实。

 

“...我累了,特拉男。”

路飞半垂着眼帘,注视着眼前沉静的闭着双眼的罗,看着他似乎仅仅是在旅途中打了个盹,好像随时会再次睁开眼睛,然后用那双好看的浅灰色瞳孔,责备地看着悠哉而毫无紧张感的他。

 

“...晚安,罗。”

他慢慢地凑上前去,轻轻地亲吻了对方的脸颊。

他合上了那双熠熠生辉的黑色眼眸,默默地挪动着卷缩起身子,并试图让自己更靠近旁边体温渐冷的男子,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对方。

他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头顶,低下头来享受着属于他的味道,就这样静静地。

 

远方似乎传来了一阵歌声,声音似孩童般柔软而细腻,乐声默默地环绕着沉睡的他们,路飞已经没法去辨认那是真实亦或虚幻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感受着身边微凉的触感,舒服地就像是抵达了天堂。

 

然而不请自来的歌声并没有停下,

在这无声消逝着的世界之中,它久久不息的响彻着黑暗。

 

Sea Moon See you

 

海に眠る者达の / 在大海深处沉睡着人们的
子守呗はSea Moon / 摇篮曲 Sea Moon
夜を映した波のシーツ / 映照在波涛上的夜
星を揺らして / 群星闪烁比

空より辉く / 天空还耀目

海に眠る者达の / 在大海的深处沉睡着人们的
子守呗はSea Moon / 摇篮曲 Sea Moon
月が渗んでそれぞれの / 月光渗透入每一处
逢えない人の / 给不能重逢的人们
笑颜へ导く / 带来了笑颜

Sea Moon See You
もう一度、逢えるなら / 如能再次重逢
Sea Moon See You
梦を叶えた、その後で / 实现愿望之后
戦いを恐れない男达を / 不畏战争的男子汉们
静かに…眠らせて…/ 也可以安息了

おやすみ、おやすみ… / 晚安、晚安

海に眠る者达の / 在大海的深处沉睡着人们的
子守呗はSea Moon / 摇篮曲 Sea Moon
安らぎ知らぬその肩に / 身在福中不知福者,将其双肩的
优しいブランケット / 温暖毛毯
落としてあげよう / 拉下吧

すべてをこの海に捧げるなら / 如果能全部贡献出
すべてをこの海にみつけるだろう / 这片海一定能在这片海
そしてまた… / 寻觅到

海に眠る者达の / 在大海的深处沉睡着人们的
子守呗はSea Moon / 摇篮曲 Sea Moon
梦から醒めぬ子供达 / 不能从梦中苏醒的小孩
起こさぬように / 似乎起不来了
起こさぬように / 似乎起不来了

…Sea Moon See You...

 

 

FIN?


配图作者:依嵐


(噗哈~不管看多少次这个梗马上就会笑出来XDDD)

评论
热度(11)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