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16-P18

P16

 

他在下落,于一片寂静之中,在恼人的黑暗之间,不断下落,就好似他沉落在低的心绪。

 

方才发生的似乎依旧在眼前回转,不管那个人究竟是特拉男还是很像特拉男的另一个家伙,他此刻都为此感到了无比的愤怒——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么简单的就放弃了自己的性命...就只为了让他离开...这种理由,无论如何他也不想接受。

 

握紧了双拳,却无处可发泄,失重的身体始终找不到支撑点,他不知道他维持这种状态有多久了,只知道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他迫切的想离开这里,去寻找那个黑色的身影,那个头戴斑点帽的男子,他的同盟伙伴,他必须去,必须确保他依旧好好的,而不是...

 

“去找到真正的我吧,草帽当家。”

 

什么呀,这算什么啊!自说自话的...笨蛋特拉男!

 

他总是这样的,那个家伙,他所知道的特拉男,总是在着做些他难以理解的事。

 

路飞默默闭上了眼睛,反正在这样一片黑暗中,即使努力睁开也不能看见什么,倒是在这种环境下,他却想起了很多事,很多,都是关于特拉男,关于他那个奇怪的同盟。

 

他们初次的见面,他被对方身边的熊吸引了注意力,还有之后的混战,他那奇怪有趣的能力,还有后来,虽然不记得细节,但是在自己重伤意识不清之际,那双将自己从死亡边际拉回来的,触感微凉的手,他都记得。

两年以后他们再次相遇,组成了同盟,当时在风雪中对自己提出结盟的黑色背影,现在回想起来,却已经有些模糊,但是那时候他的大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下达了指令,答应了眼前见面不过数次,甚至不甚了解的男人的提议,他是相当兴奋的,一想到能有个同盟,能和对方一起打到四皇,他就抑制不住的开心,海贼同盟什么的,听起来很酷不是吗?而且特拉男也确实很厉害,又很聪明的样子,能成为伙伴真是太好了!

恩,能和特拉男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所以...他才不要呢,让特拉男死掉什么的...

 

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路飞拼命的想甩掉那重新冒出来的讨厌情绪,那个讨厌的景象。

 

搞什么啊!完全不能理解啊!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啊!?

 

他发现自己真的无法理解特拉男,在很多事上,包括总是逼他去洗澡,专抢自己的食物,变着法子作弄自己,然后特别恶劣的,在自己不高兴的时候就会露出满足的坏笑。

大坏蛋!

每当他这么做的时候,自己都会觉得特拉男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和他相处越久,对方便越喜欢以此为乐,当然,他也曾经联合乌索普、乔巴一起整他,可是几乎每次都会被他看穿,然后倒霉的就变成我们...这样想来特拉男可真是讨厌...

但是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他喜欢和他较劲,并且莫名的越来越爱缠着对方,因为每当自己做出些突发奇想,然后强硬的拉着对方陪他的时候,特拉男总是会露出有趣的表情,有时会是生气且不耐烦的,有时又像是完全不想搭理自己,但不论如何,最后却还是会陪着他去做,即使大多数时候,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他闹,带着满脸的无奈。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觉得,他们其实已经是很好的伙伴了,而特拉男也并非讨厌自己才故意作弄自己...可有时候,他又觉得不是那样。

 

他会故意躲着自己,有时候甚至是目光接触,他也会马上移开视线。

在赶自己去洗澡,扔自己回宿舍,特别是在作弄完自己,然后顺便嘲笑了一通之后,他便会皱起眉头,又露出一脸不自然的表情,似乎在想着些什么,一些他看不透的东西...他是真的不能理解特拉男的想法,他们是伙伴吧?为什么他不直接说出来?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的要和他成为朋友了,为什么还是要躲着自己?

他没办法搞懂这些,也完全想不明白,他只知道对方绝不是讨厌自己的,而他和特拉男在一起很开心,所以一直也没有想要个答案...

他们固然会在未来成为敌人,为了ONE PIECE而拼上性命,但是至少不是现在,不该是现在...而为何...那个人要选择杀死自己来让他离开呢?

 

他宁愿是和对方堂堂正正决出胜负,也不愿对方为了自己而丧命,如果...如果是真的特拉男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可恶!都怪那个混蛋做了奇怪的事!!什么狗屁规则啊!擅自就这么决定!——”

他始终忍不住怒吼了出来,想得太多却依旧没有答案,他只知道他绝不会再让对方这么做了,他不想失去特拉男,所以即使是错误的判断也好,他再也不会让特拉男做出这种为了他而伤害自己的事了...那会让他特别难受,难受到心里像是被刀扎了一般,所以他不要让事情变成这样!

 

再有下次的话,他肯定会阻止他,甚至要揍飞他也好!他也绝对会阻止他的!

 

就在路飞这么下定决心,要完全驳回自己盟友的自我牺牲时,他感觉一股光亮笼罩了他,白色的光芒在黑暗的空间内显得突兀而刺目,忍不住让人闭上了双眼,而下一刻,他就感到失重的感觉越发强烈,几乎是一阵飞快的下落之后,他终于落在了某处触感熟悉的地面上。

 

“唔!——”

背部撞上实体的感觉让他迅速回神,睁开眼睛眨了眨,在看清那片蓝色的天空,以及无比熟悉的桅杆之时,他便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回来了?

 

眼前的草地,甲板,甚至船头上那专属于他的座位,都昭示着这个实事——他回到桑尼号上了。

 

“草帽当家?”

 

他一惊,猛地回过身,那个人便站在不远处疑惑的看着自己。

 

熟悉的帽子,熟悉的眼神,熟悉的气息,还有那种,熟悉的感觉。

路飞马上就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方才思索纠结的一切仿佛都被扔在了脑后,原本还未消退的怒气瞬间化为乌有。

他还在,就在这里,就在我面前。

 

“特拉男!!!——”

他以比往常更为响亮的声音唤着对方的名字。

 

“?”

 

“我找到你了!!——!”

他如此宣布着,并在这之后笑得肆意,手按着自己宝贵的草帽,兴奋的不能自己。

 

对面的男子微愣了数秒,但随即也不由得轻笑起来。

 

“笨蛋,是我找到你才对。”

 

 

TBC

 

 

P17

 

 

心中的疑虑像是消散了不少,罗看着眼前高兴得有些过分的草帽少年,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眼下还是有着不少的疑问有待解决呢。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草帽当家。”

 

“诶?...唔~这个嘛,反正就是一直往下掉就到这里来了。”

路飞听到对方问起原因,马上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开始打起了马虎眼。

 

看着顾左右而言他,眼神游移明显不想直面问题的草帽少年,罗略微挑了挑眉,倒也不说话,只是用着满脸的好耐性等着对方的答案。

 

终于,在两人僵持了近两分钟,而罗的眼神越发锐利的情况下,被瞪得心里直发毛的路飞最后还是忍不住暴走了。

 

“啊啊~!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啦!!!我跟着萨米到了一个很大的房子!接着就遇到了你!...啊不对!是很像你的人!...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啦!反正他莫名其妙的就给了自己一刀最后我就掉到这里来了!!!总之我就是搞不懂了啦!!那家伙也好你也好!!完、全、不能理解啊!!”情绪激动的路飞以超乎异常的语速说了一堆,在旁人看来也是乱七八糟的话,最后似乎还相当懊恼的开始糟蹋起自己的头发。

 

而就算如此,认真听着对方话语的罗还是多少抓到了些重点——草帽当家似乎也遭遇了和自己相似的处境...但好像得到了不同的结果?不过比起那个啊。

 

“不能理解是指?”他眉头微皱,略带疑惑的询问。

 

对面的人因为这个提问安静了下来,但却很快换上了一副不满的表情,嘟着嘴用着怨念的眼神望着他。

 

“...我们,是伙伴吧?”

路飞突然又低下了头,有些闷闷的问着。

 

这让罗感到有些意外。

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的含义是?

 

他盯着对方头顶的草帽看了一会,接着才谨慎的回答。

“啊...至少,在同盟期间是这样吧...”

 

“......”

 

“草帽当家?”

 

“...之后就,不是了吗?”

 

“?”

 

“...所以说!为什么啊!?”

路飞猛地抬起头,带着满脸的不甘,似乎要将所有焦躁的情绪都宣泄而出那般,冲着罗喊道,“为什么特拉男你要这样?明明不讨厌的不是吗!会陪我玩陪我闹,关心我照顾我,但之后又会马上躲开!到底为什么啊!就因为我们同盟结束后就不是伙伴吗?!我才不要这样!!或许就OP而言我们是敌人!但是啊!即使是那样!在我心里!特拉男你也永远是我的伙伴啊!!——”

 

“!!”

罗彻底愣住了,结结实实的,一股被震慑的感觉冲击过他的大脑,他的心脏,他几乎觉得下一刻,自己就要因为这效果堪比心脉休克的话语而昏迷了。

 

...永远什么的,难道不是太过奢侈吗?于海贼而言?

可是,他却明白,草帽路飞所说的永远,那就是如此。

这家伙能为伙伴、家人,能为一句承诺拼到什么地步,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但他值得吗?这样就好了吗?...

 

“...草帽当家...”

他觉得喉头有些堵,明明应该说点什么,但此刻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平常运转迅速的大脑,偏偏在对着眼前这个人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失败。

 

不过罗并没能为此烦恼多久,一个耳熟的嗓音便自上方传来。

 

“呵呵呵呵~~”

清脆的笑声不似之前尖细,但依旧带着令人莫名不快的调调,罗和路飞都为突如其来的动静绑起了神经,不约而同的朝声音来源望去。

 

桑尼号瞭望台之上,身披灰色斗篷,一袭白衣的金发少年,正以诡异的姿态漂浮于空中,其身后,从斗篷下延伸出了数只跃动的机械爪,而其中的一只,居然抓握着一名橙发的女子。

 

“?!萨米!!”

等看清少年的面目后,路飞着实吓了一跳,满脸惊讶的看着不久前还和自己愉快的玩耍、聊天的孩子,此刻居然以这种形式出现。

 

“你认识他吗?草帽当家?”

 

“啊啊,之前提到的,萨米。”

 

看着下方的两人,名为萨米的孩子展露出了个天真无邪的笑脸,同时以稚嫩的嗓音开心的说道:“两个大哥哥都好厉害呢!居然这么顺利的就通过了关卡,尤其是路飞哥哥!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啊!居然会以那种形式通关了!呵呵呵~这可真的是前所未有啊!太有趣了!~”

 

“...所以,你就是那个操纵者了吗?目的是什么?”

罗手持鬼泣,以冷冽的态度质问着对方,同时也注意到了对方“手”中那名眼熟的女子,原本皱起的眉头此刻更是深锁。

那不是...

 

而显然的,一边的路飞也瞧见了那个身影。

“娜美?...喂,那是娜美吗!?”

 

“呵呵呵...注意到了吗?~是的哦,这个姐姐似乎是叫这个呢~而且,她还是接下来游戏的重要人物哦!~”萨米欢快的宣布着。

 

“诶?...你在说什么啊?萨米?”

 

“嘛,就是游戏啦!游戏哟!——规则只有一个~两个只能活一个~!”

 

对罗而言莫名熟悉的音调再次出现。

当时在那个宅子里见到的,果然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吗。这么说来,这一切就都是这个叫“萨米”的家伙的杰作吧。突然又想到了在那座宅子里所看见的画,或者说,照片,以及那些在陈列室中的人偶...

 

“...那些人偶,是游戏的失败者吗?”罗直入主题的询问道。

 

“嗯?...诶~那个啊...”萨米在疑惑了一瞬后才反应过来,随即便笑呵呵的回答,“是哦!就是这么回事,如果输了的话,大哥哥就会变成玩偶,永远留在这里咯!~呵呵呵呵...” 

 

“...是吗...哼哼哼,你觉得这样就能蒙混过去了?”罗对此勾起一个极具嘲讽意味的笑容,“既然规则是两个只能活一个,那么根本不可能有活着的人偶,但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样——“没人能逃出去”,那个意思,我现在总算明白了。”

“......” 

“不管我们是输是赢,你都不打算放过我们的吧,输了的人不用说,只能死在这,而活下来的,最后大概也只是殊途同归而已...现在我唯一不解的,是你的目的——你是复活人?如果那个照片并非捏造的话,你需要的是什么?养分?食物?”

 

男孩收敛起了上挑的嘴角,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思绪,看起来颇有兴致的观察着对方,丝毫没有被看穿企图的慌乱。

 

“诶诶??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什么?”

实际上未曾经历鬼宅的路飞,愣愣的来回望着两人,完全搞不清他们的对话。

 

“呵呵呵,挺厉害的嘛~斑点帽的大哥哥,但是知道了又怎么样呢?”萨米带着满脸的无所谓,又欢快的笑了起来,舞动着身后的机械爪,示威般将橙发的女子举到了身边。

 

“你们是绝、对、逃不掉的哦~只能在这里,陪我玩到最后了。”

 

TBC

 

 

P18

 

“哈,是要采取这种方式吗——那可真是俗套呢,小鬼。”罗对此很是不屑,“之前也已经见识过你的手段了啊,你觉得我们会再次上当吗?”

 

“这可不一定呢~大哥哥要赌赌看吗?赌这个大姐姐,真假的概率?”萨米说着就收紧了抓握着女子的机械尖爪,随着爪间间隙的缩小,橙发航海士白质的肌肤上开始显现出浅红的勒痕,嘴里也无意识的发出了些微痛苦的呻吟。

 

“啊!娜美!!”

尽管没能明白两人之前的对话,但是仍旧感觉到了现下状况不对劲的路飞,眼看着伙伴似乎陷入了意外的危机,也不由得开始着急起来。

“喂!!萨米!你在干什么啊!!快放了娜美!”

 

“啊啊~那可不行呢路飞哥哥~说过了吧,这个大姐姐是重要人物哦!如果大哥哥们不陪我玩到最后的话,是救不出大姐姐的!~”

 

“玩?如果是指玩游戏那你说就好了啊!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所以快放了她啊!萨米!”路飞如此一脸认真的对着男孩喊着,这反倒让本来漫不经心的对方显得为难了起来。

 

“你还真的是很单纯呢...居然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吗?好吧,本来不想这么说的...听好了路飞哥哥,我所说的游戏,参加者是你和斑点帽哥哥,而规则是,两个只能活一个,也就是说,如果路飞哥哥你想救大姐姐的话,就必须杀掉斑点帽哥哥哦!~”萨米看似很好心且耐心的对着路飞解释着,就在这时,一旁本处于昏迷状态的娜美,不知何时开始慢慢恢复了意识。

 

咦?我是...怎么了?这里是哪里啊?

逐渐清醒的航海士小姐,还尚且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但很快她便听到了自己无比熟悉的那个声音炸响在耳边,促使了她的快速回神。

 

“这种事我拒绝!!——”

这是路飞满含气势的抗议。

 

“诶?路飞?——!”

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娜美在下一刻慌乱了起来。

“诶!等下!!这是什么状况啊!!?”

 

“哦!娜美!!你醒了啊!!”

看见自己伙伴安好,路飞总算稍微放心下来,但情势却并没因此好转,一边的红心船长也持续着沉默,依旧没有解除戒备。

 

“路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被机械爪限制的娜美开始挣扎了起来,同时她也很快注意到了抓住自己的金发男孩。

“喂!你要做什么啊!?快放开我!”

直觉不妙的航海士马上开始抗议起自己的待遇,尽管对方是个孩子,但是怎么看这情况都诡异的让她脊背发凉。

 

“呵呵呵~大姐姐醒了呢~那么我们也可以开始了吧?我都要等不及了,拒绝是没用的哦~路飞哥哥,如果你放弃这个游戏的话,大姐姐就会马上死、掉、了啊~这样、也可以吗?”萨米用着做作的娇气音调,毫不在乎的说着残酷的话语,蓝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逼视着甲板上的他们。

 

“唔...萨米你...”

路飞握紧双拳,皱紧了眉头,他的大脑似乎陷入了某个僵局,全然不知该作何反应才是正确的。

他当然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伙伴,但是若因此要让他去伤害另一个伙伴,那也是绝不可能!更何况他刚刚才从以为要失去对方的惶恐中回归,此刻的路飞怎么都想不出个反驳的方式,贸然出手肯定会让娜美陷入险境...怎么办才好?

 

就在路飞感到进退两难,脑子都要因思考过度而发晕时,原先一直静观其变的罗却率先采取了行动。

 

红心船长不紧不慢的与草帽路飞拉开了距离,渡到了甲板的另一头,而路飞察觉其行动并不解的看向他时,又漫不经心的回过身,以一个标志性的邪笑对上了路飞的疑惑。

“看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呢,草帽当家的。”

他缓缓的吐出话语,好似已经不再介意被强迫与同盟自相残杀的事实般。

 

毛绒帽下,那双锐利的灰色瞳孔,极具挑战性的直视着对方的黑色瞳仁。

“我可还不能舍命死在这里,如果‘杀死’你能有那么一线生机的话,那我也会照做的。”罗无比认真的对着他说道,同时也已经伸出了纹着奇怪刺青的右手,做出了随时可以发动能力的准备。

 

路飞先是惊愣了那么一瞬,可随即回过神来的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那般,往后跳开了几步,摆开了作战的架势。

 

“...对不起啦,特拉男,我也...决不能失去自己的伙伴。”

路飞用着较平常略为低沉的语调说着,一双异常透彻的黑色双瞳,也毫不退让的直视着自己的同盟伙伴。

 

“啊啊,我明白。”

罗又一次轻笑了起来,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回应了他。

 

下一刻,强劲的霸气于桑尼号上炸裂。

 

TBC


评论
热度(7)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