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12-P15

P13

 

 

某个被大片洁白所包围的空间中,摆设着几座显眼的儿童设施,大象的滑梯、铁质的攀爬架、还有最受孩子们喜爱的木板秋千,其中漆着淡蓝色色彩的滑梯被置于一圈橙黄的沙地之中,在那里,一名头戴草帽的少年正埋首于其间,认真的堆砌着什么。

 

突然,少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头,四下的张望了起来,眼睛好似在寻找某个熟悉的存在一般不断的搜寻着,可遗憾的是,他终究没能找到他的目标,便马上又泄气的低下了头。

 

“大哥哥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个留着修剪得体的金色短发的小男孩,好奇的眨着他那漂亮的蓝色眼睛,用着酥软的声音询问着一旁的草帽少年。

 

“啊?”

草帽船长这时才回过神,转头又对身边的孩子笑了起来。

“啊~没什么啦,只是好像听到了特拉男的声音。”

 

“特拉男?”

男孩对于这个奇怪的称呼显得一脸不解。

 

“恩!特拉男是我的伙伴啦!~也是海贼同盟!~哈哈哈~”

草帽的少年像是在炫耀着什么似得高兴的朝对方解释着。

 

“伙伴?海贼同盟?...我不明白,是很重要的人吗?”

 

“恩?当然咯!~特拉男是很重要的~!”

扬起灿烂异常的笑脸,路飞开始拉着金发的男孩说起了自己的同盟伙伴。

“嘛~特拉男曾经救了我一命呢!是个很好的人啊!他船上还有只会航海术的白熊!超厉害的!——我一直都缠着他要他答应让我和白熊玩呢!哈哈~!那一定很有趣!啊!对了!萨米也来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和白熊玩摔跤吧!~~!”兴冲冲的规划着将来的路飞,看起来似乎已经成功的把话题从自己的同盟船长,转移到了同盟船长的白熊身上了,不过鉴于他对此表现的很是干脆而自然,就好像对方本就该被捆绑出售买一送二似得,所以金发的名为萨米的男孩倒也没有要打断对方的意思,任由少年将自己也代入进对方的未来。

 

“那样...倒也不错呢。”

最后,男孩以认可句给草帽船长的各种奇思妙想做了结尾。

 

“诶诶!!~果然你也认为会很棒吧!对吧!!——恩!那么我们现在马上就去找特拉男吧!然后再一起到我们船上去!~我还会介绍其他同伴给你的!哈哈哈~大家一定会喜欢你的!~我的同伴都是些超有趣的家伙哦!!”被打开了话匣子一下子停不住的路飞,似乎还打算长篇大论下去,边说还边打算伸手去拉对方,但是这次男孩并没有给他继续的机会。

 

萨米躲开了他,而就在路飞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这个身着白衣且略显憔悴的小男孩,突然便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就好似发现了新奇事物的普通小孩一般,调皮的转身跑开了。

而草帽船长只是略微呆愣了一瞬,然后便马上追了上去。

 

“喂,萨米!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孩子看似瘦弱的身躯行动力却不可小觑,尽管路飞已经尽力的往对方跑去,但却怎么也追不上对方。

 

而在他们奔跑而过的途中,却出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建筑,就好像是小孩子的儿童画,用着色彩斑斓的画笔随意的填涂而出一般,稳稳的竖立在这片白色的空间里。

 

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张张充满奇思妙想的画卷,描绘的,似乎都是同一座房屋...

 

不过当然的,路过此地的草帽船长并未注意到周遭的景色有何不妥之处,他只是专心致志的跟随着前方的男孩,那个他来到此处之后唯一见到的活人,且一如既往的,向来自来熟惯了的他,迅速的就和那位金发的孩子成为了朋友,但此刻对方一言未发的就跑开,这让路飞意外的同时倒也是不疑有他便直接追赶了上去——他向来直线条惯了,虽然不明白萨米这么做的理由,但总之跟着他就对了。

 

于是不知不觉间,他们跑出了挺长的一段路,而就在男孩于一座建筑物前拐弯后,这场追逐战总算是可以停下来了,因为男孩就这么消失了,刚越过房子外围墙的草帽船长,则只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大片的蔷薇花丛,且在花丛中也依旧寻不到追逐的白色身影。

 

“诶诶!!——跟丢了吗?可我明明看见在这里的啊!”

草帽少年困扰的看着眼前布满鲜花的院子,虽然使用了见闻色,但男孩的踪迹却像是一开始就不曾存在般完全的消失了,这让路飞难免的感到了一丝焦躁,而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房子,想着对方可能是进了那栋房屋,于是倒也没有迟疑太久他便站在了大屋的门廊前。

 

“呜哇~~好大的房子啊!这里是萨米的家吗?”

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不同于别处的庞大宅邸,路飞在惊奇了仅仅数秒之后马上便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好!~反正也不知道该去哪,那就先进去再说吧!”

将宝贵的草帽戴上头顶,路飞笑嘻嘻的便打算进入眼前这个装饰华丽古典的宅子,但就在他才刚踏出那么一步,宅邸的大门便“咔哒”一声的旋开了,而随即从里边走出来的,却是个熟悉无比的身影。

 

男人头戴白色的斑点绒帽,眼下有着厚重的黑眼圈,以及斜靠在肩长度罕见的野太刀...

 

并且显然的,对方此刻也同样愣怔在了原地。

 

 

TBC

 

 

P14

 

“诶诶诶!!——特拉男!?”

草帽船长满脸震惊的瞪着眼前完全出乎意料的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盟友在“失踪”了这么久之后,居然会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自己偶然撞见的房屋前——真是吓了他一跳。

 

“草帽...当家?”

而罗的反应在路飞眼里显然更加奇怪,对方的呼唤似乎有着些许犹豫,且在见到他的一瞬便先是露出了诡异且警戒的表情。但草帽船长倒也是没有多想,很快就一脸高兴的咧开了嘴角,勾起了大大的笑脸。

 

“特拉男!!居然在这里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路飞说着便毫不犹豫的向男人扑了过去,但却马上被对方敏捷的躲闪了开来,直接导致草帽少年刹车不及撞上了门板。

 

“唔~!!”

一脸不解的按着自己被撞到的鼻子,虽说自己是橡胶人并不觉得痛,但是此刻特拉男一副打算拔刀砍人的模样,还是终于让路飞察觉到了不对劲。

 

“...特拉男?”

少年皱起了眉头很是不满的看向已经退到了稍远距离,并摆出了准备战斗姿态的同伴。

好不容易见到了居然是这副模样,特拉男到底是怎么了?认不出他了吗?...唔,不过似乎也有哪里不对...从刚刚开始他就有种奇怪的感觉。

于此,路飞难得的开始仔细打量起了对方——恩~特拉男的帽子,特拉男的长大衣、黑眼圈、有着奇怪花纹的刀...于是他完全没能从对方身上找到任何不对的地方。

依旧是平常的打扮,和刚分开的时候也没有变化...到底是哪里不对呢?眼前的人确实有着特拉男的气息啊?

 

于是草帽船长少有的开始感到纠结,而对面的男人似乎也没有因此放松警惕,紧绑的身体随时准备着发动攻击。

其实他也感到相当不解,才刚刚出了那个门,便再一次的遇见了草帽路飞,无论对哪个刚经历一段真假盟友辨认赛的正常人来说,感觉都是极其诡异的,唯恐眼前的人只是敌方又一次精心布置的陷阱,何况方才的经历于罗而言完全的算不上愉快——简直是个噩梦。

 

所以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站在豪华的宅邸面前,在一群盛开得鲜艳欲滴的蔷薇包围下,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住了。

 

不过当然,只要有草帽的船长在,这种诡异的氛围大致也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啊啊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完全想不明白啊!!——”

果然,只纠结了近一分钟的船长,马上就在对方面前崩溃了,双手焦躁的将自己的黑发揉得更糟,想借此让陷入死胡同的大脑恢复知觉。

 

“喂!!你!——”

突然,草帽少年猛地抬起了头,莫名气势汹汹地伸手笔直指向眼前的黑衣男子。

 

“?”

罗被对方的这一出搞得愣怔了一下,满脸疑惑的等着对方的后续。

 

“你!你到底怎么回事!?虽然看不出哪里奇怪总之就是很奇怪!特拉男你是被那个啥——掉包?——啊~!不对!是那个!你对自己用了那个什么招数了吗?——啊啊啊~~总之好奇怪啊!完全不像平时的特拉男!”说着他便又开始痛苦的抱头想不明白了。

 

几乎要惊愕的看着眼前明显接近歇斯底里的少年,但从他那可谓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中,罗却难得的抓住了重点。

 

“...你说我不像我?”

以他一贯冷静的口吻沉声询问,就着这句话,草帽的少年也续而停止了继续糟蹋自己头发的行为。

 

“唔~我也说不清啦,总之不是平常那种感觉。”

路飞双手抱胸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

他看着眼前虽然没有任何破绽,但却怎么都感觉不对的同盟船长,脑中浮现的是几天前,对方不经意间和他的眼神接触,那里边有些他读不懂的情绪,可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每当和特拉男对视,他心里就会有种奇怪的、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的感觉,但他并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那之后,他开始更频繁的缠着对方,想尽各种办法让对方陪自己胡闹——可现在他看着对方的眼睛,却没有了那种心情,这让路飞瞬间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讨厌这样!就好像失去了什么却没人告诉他是什么的这种感觉,好讨厌!绝对不要!

 

于是他开始摆出了一副极其严肃的表情,就好像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同盟战友,而是什么未知的讨厌事物一般,握紧了拳头。

 

“娜美说过我的直觉很准,虽然说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特拉男。”他的每段话都显得如此义正词严,就像在紧守着什么真理一般,让人难以抗拒。

 

TBC

 

 

P15

 

“噗,哈哈哈哈——”

看着眼前一本正经说着的草帽少年,罗几乎是难以抑制的笑出了声。

可不是吗?他刚刚才因为同样的原因质疑过另一名草帽,并在下了决断后立马结果了对方,而如今他却再次的掉入了真假盟友的圈套,可这一次被质疑的却换成了自己——这真是何等的可笑啊,他现在连敌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都拿不准了,如果只是要让他们自相残杀,那么一开始他在宅子里的一出就根本没有必要——所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在路飞一脸不解的看着,甚至要怀疑自己的“盟友”其实是大脑出现障碍的时候,对面的男子却放弃了一开始的戒备,嘴角含笑的询问起他来。

 

“所以?草帽当家的,你觉得我是假的吗?”

罗从容不迫的调整了下站姿,双手抱胸将未出鞘的鬼泣重新置于肩侧,打算就这么把问题扔给对方去处理——尽管他依旧不对草帽的逻辑思维有任何期待。

 

被如此询问的路飞稍微愣了下——他最讨厌思考了,刚才那样还不够解释吗?

 

“我不知道。”

于是他倒也很干脆的实话实说。

 

“可你不是说,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特拉男吗?”

 

“是那样没错,但你确实很像特拉男啊。”

这又是大实话。

 

“......”

罗对此简直快要无语扶额,虽然他已经开始感到胃疼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那引以为傲大脑并没有停止过工作。罗认真揣摩着对方那看似模凌两可的话语,思索了一阵后接着询问。

 

“那么总的来说就是——你觉得我不是他,但是又觉得我像他,对吧?”

不知不觉,罗对自己用上了第三人称,就好像他们在谈论的并非是他自己一般。

 

“恩恩!!就是这种感觉啊!~哈哈!真不愧是特拉男!”

听了对方的总结便马上又喜笑颜开的路飞,几乎是一脸崇拜的开始兴奋起来。果然不管是哪个特拉男都很聪明呢!~自己完全搞不懂的东西他居然一下子就想通了!

 

而罗则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再一次的笑出来了。

明明都那样否定了自己是他所认识的“特拉男”,却还是这样傻乎乎的称赞自己——甚至都没有改变对自己的称呼。

真是的,不管是哪个你...都一样的让人无可奈何啊。

 

他想起就在不久前,在自己的刀下逝去的另一个少年,他们是如此的相似、如此的熟悉,倘若不是凭着那面镜子,单是依靠自己的直觉,怕是无法做出如此判断的吧?可眼前的少年却不一样,他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和质疑,就算觉得自己像“特拉法尔加·罗”,但仍然敏锐的察觉了不同,可即便是如此,草帽当家却仍没有把已经算得上是可疑的自己归于敌人的位置上...

该说是天真呢,还是过度自信呢?完全没有自觉和防范意识,就和之前,被自己手刃的那个草帽当家一样,在自己动手前,恐怕也没有想到会被所信任、所担忧的自己杀死吧?

简直是个笨蛋——

 

罗眼神复杂的看着略显疑惑的瞧着自己的草帽路飞,对方现在必定在奇怪自己的无动于衷了吧,但他确实是有些迷茫了,难以做出抉择。

假若这个地方的规则依旧不变,两人必定得死去一个?自己还能像之前那样,做出同样的决断吗?还会任由少年那鲜红的血液沾染自己的刀尖,让炽热的粘稠感滑过自己手心,最后再默默的看着对方倔强的抽离刀刃,静静的死在他不该死去的地方?

 

那么至少这次,可没有一面镜子来给他动力了...

 

“草帽当家的,最后能问你个问题吗?”

所以,他终究还是笑了,用的是平常那种浅浅的坏笑,看起来略微的不怀好意。

 

“恩?嘛~特拉男想问什么就问吧!~”

路飞则依旧笑得阔达。

 

“你对你所认识的特拉男...是什么感觉?和我有什么不同吗?”

 

“啊?”

 

少年有些意外的看着对方,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疑问,不过他还是扬起头开始思考,并竭力的试着组织自己的语言。

嘛~特拉男的感觉啊...

 

“恩~很难说呢,就算你这么问...唔...”

 

“就说你觉得我不对的地方就好。”

罗开始循循诱导道,他知道少年的表述能力并不这么好,但他还是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啊,那样啊——恩~~就是,没有那种感觉。”

 

“什么?”

 

“恩~~~在特拉男身边会很安心,很舒服,很高兴...嘛~虽然见到你的时候也很开心啦,但是...不一样的,和特拉男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不一样,恩!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哈哈哈~我也不懂怎么说啦,不过如果是特拉男的话就能理解吧!”

路飞一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那头乱糟糟的黑发,就像那有助于回想似得,一边凭着对自己盟友的印象述说着自己的感觉,然后又用期待的眼神看向对面那个“特拉男”,眨着眼睛等着对方能得出什么和自己不一样的理解。

 

而实际上罗确实因此得出了自己的感想,甚至可以称之为喜出望外——但也不可否认带着那么些复杂的思绪。可就算如此也无法阻止他嘴角持续扩大的弧度。

 

下意识的压低了自己的帽沿,红心船长终究还是做出了决断,于他而言又一次的。

 

“草帽当家,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得知了这个地方有那么一个规则。”

他不紧不慢,缓缓的对少年开口道。

 

“诶?规则?那是什么?”

路飞对此表示不解。

 

“嘛,就是这个世界的规矩吧?而如若不按规矩走,便永远无法逃出这个地方。”

罗耐心的对其解释着,甚至提到了之前所遇到的,而随着他的陈述,面前的草帽少年也逐渐收起了笑容,微皱起了眉头。

 

“...所以,如果想离开这,我们之中,就必须死去一个。”

他淡然的做出结论,静静的等待着沉思起来的少年,说出他的决定。

 

“......”

路飞低头沉默着,就好像真的在做什么艰难的抉择那般。

但是突然的,他抬手戴上了之前一直置于脑后的草帽,嘴角勾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微微抬起的脑袋,帽檐阴影下,黑色的瞳孔闪烁出坚定的光芒。

“才不要嘞,那种规则,不管是谁定下的,我都绝对不要遵守。”

然后他仰起头,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自信而气势满满的宣布——

“因为特拉男是我的伙伴啊!要被揍飞的,是那个坏家伙才对!——”

“伤害同伴什么的才不会做呢!我的伙伴,我都会保护好的!!——”

 

少年满怀傲气的宣言,直对着眼前的男子,甚至都不顾对方还算不算是自己的伙伴,且明明前一刻还在说着对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你真的有搞清楚状况吗草帽当家?如果我真如你所说是假的——那么现在只有杀了我才是你唯一的出路,否则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离开这里。”

 

“那又如何?就算你是假的,我也没有杀你的理由啊?”

 

“所以说,如果我不死你就无法离开,这难道不算是理由吗!?”

 

“那算什么理由啊!如果只是为了离开这的话,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吧!”

 

“......”

 

看着眼前已经有了些许怒气,一脸不服输且固执己见的草帽船长,罗知道,再怎么努力劝说也是无用的了...其实他早也该明白,草帽当家绝不可能做出和自己一样的选择,他不是那种会牺牲别人性命去换取自己生机的人——如此天真而单纯——但却一点也不缺乏气量,即便再无望的境地他绝也不会为此而妥协。

 

但这个世界毕竟不是他们所熟悉的世界...而是由某人蓄意而为之的,被操控的游戏场...

 

所以他们必须离开,至少,草帽当家的不该留在这——他不能输在这里。

 

罗行动了起来,他缓缓抽出了一直闲置的鬼泣,在草帽少年惊讶的目光中,将刀刃抵上了自己的脖子。

 

“!?”

路飞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因超出预计的情况而无意识的张开,他简直难以置信眼前的人是打算做什么。

 

“你得离开。”

男子严肃的说道。

 

“什...你在说什么!!这是要干什么?!”

路飞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紧张的盯着那个离对方颈项不过几毫米的利刃。

 

“......”

 

他最终沉默了数秒,然后又对少年微笑了起来,

沉着冷静的嗓音自喉咙滑出,男子轻声的对其嘱咐,

 

“去找到真正的我吧,草帽当家。”

 

刀刃准确而利落地划过颈动脉,鲜血在下一刻便迫不及待地倾涌而出。

草帽的少年忽然只觉脑中空白了一片,眼里只剩那鲜红的液体划过视线——

 

“特拉男!!!!”

他在下一刻毫不犹豫的朝对方狂奔过去,夹带着搅成一团的脑子和猛然揪紧的心脏,可就在路飞即将碰触到对方的那一刻,脚下原本硬实的地面,却忽然出现了流沙式的崩陷,在他能做出反应之前便吞噬了他的双脚,然后飞快的让他开始往下沉落。

 

“什!这是什么啊!?混蛋!放我出去!!可恶!!!特拉男!!!——”

在被流沙完全掩埋之前,路飞拼尽全力地挣扎着想要出去,可手脚却完全找不到可供使用的支撑点,无法施力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逐渐远离方才的地面,少年几近惶恐的呼喊着自己生死未卜的伙伴,竭力的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回应——可最终,他也没能等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白色的世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沉寂的好似未曾有过任何响彻空间的呐喊,未曾有过任何意外而至的访客,仅有那一片鲜红的蔷薇衬着一个黑色的身影,静静的陪伴着嘴带笑意的男子沉睡于此。

 

 

TBC


短漫作者:炎柚柚



(再一次的!感谢亲爱哒柚酱配的短漫,实在太棒了~~~)

评论(1)
热度(17)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