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8-P10

P8

 

有些惊讶的看着出现在楼梯口的少年,同时又很是庆幸眼前的笨蛋至少还算是完好无缺。大概是方才的打斗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吧?

 

“特拉男!~你果然也在啊!刚才发生什么了?”

迅速地验证了罗的猜测,路飞很快的就蹦到了对方的跟前,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只是和我们的对手打了个招呼...你刚才在楼上?”

罗随意的带过了这个疑问,反而严肃地询问起路飞的情况。方才草帽当家忽然就被带走,这里边一定有着什么理由。

 

“恩!是啊,我醒来就突然出现在这了!吓我一跳呢!~哈哈哈!”路飞倒是表现得一派轻松,爽朗的笑声在空寂的大厅里回响,似增添了一分难得的活力。

眼前的笨蛋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被“吓一跳”的感觉...对此罗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草帽船长的粗神经。

 

“呵呵呵~~”

在那个让罗觉得越发讨厌的笑声响起之前,并没能从路飞口中得知更多细节,两人即刻间便警惕了起来,小心的注意着周遭的情况,毕竟这个神秘莫测的敌人,无论从哪边袭来都不奇怪。

“喂!到底是谁赶快出来啦!要打的话就直接冲我们来!躲躲藏藏的很烦啊!”

“草帽当家!不要随便挑衅对方!”罗头疼的瞪了一眼老是直线条行动的路飞,握紧手中的鬼泣,见闻色地毯式的搜寻着敌人的踪迹。

 

“呵呵呵~两个...”

那个稚气尖细的声音自空气中传来,忽然又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出现在两人耳边,带着冷冽而低沉的宣告。

“两个,只能活一个。”

 

“诶?在说什么啊?!”

就在草帽困惑于对方莫名的话语之时,大厅的中央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白影,先前袭击了罗的机械触手也在这时自白影中伸展而出,远远看去就像是个诡异的散发着白光的巨型蜘蛛。

 

“呜哇!!这是什么啊!!”

“先前打过照面的对手,看来这就是幕后主谋了。”

“诶!就是这个奇怪的八爪鱼一样的东西把我们困在这的吗?”

 

“呵呵呵呵~~”

 就在两人谈论间,白影慢慢浮现出了一个人形,与此同时,从方才倒塌的侧翼门廊处,也传来了稀稀疏疏的诡异声响。

 

“来玩游戏吧~规则只有一个~两个只能活一个~”

那个声音貌似带着欢快的语调吟唱着残酷的句子,

“杀掉对方吧~一个是多余的~杀掉对方吧~要不就一个都不留~!“

 

“诶???什...是要我和特拉男打架吗!”

总算是听懂了白影的意思,草帽路飞露出了一脸惊讶而又为难的表情。

“可是特拉男是我的同伴啊!也没有打架的理由!为什么两个人就不行啊!”

 

“...对方看来可不只是单纯要我们打架啊,草帽当家的,他是要我们杀死对方——是说你不要自作多情啊!谁是你同伴啊!”

罗一边反驳着路飞的话一边迅速的扫视着室内的空间,从方才那个白影出现开始,周围的景象似乎又有了些改变,不过让人不安的是从侧面穿来的奇怪声响似乎比刚才更甚了...无论如何得先确定好后路...

 

“什么呀,反正都一样不是吗!我没有理由要听他的!我是绝对不会对特拉男出手的!”

抬手按了按头上的草帽,路飞即刻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既然已经知道敌人是谁了!那么现在只要把他揍飞就对了吧!什么奇怪的规则根本就不重要!”

 

“!等等!草帽当家!”

注意到路飞的打算,罗急忙想要拉住对方,却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橡胶——手枪!!——”

 

伸长的手臂以绝对的气势猛烈地袭向白影,就在拳头即将碰触到对方的那一刻,四散的机械触手迅速地交叉形成了防护,愣是挡下了草帽船长雷霆万钧的一击,而与此同时,侧翼倒塌的走廊处也传出了轰然的巨响,并在这间空阔寂静的古旧宅邸里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头顶腐旧的横梁开始摇摇欲坠,发出“兹拉兹拉”的可怖声响,周围的墙体也开始动摇散落了一地的灰尘,但这还不是最让红心船长担忧的。

 

慢慢地,一步一步的,拖拉着残破的躯干,发出可悲的呻吟,一个个小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破败的门廊,它们双眼无神,眼窝凹陷,动作僵硬,摇摇欲坠。

 

可怖的玩偶们,走动起来了,向着侵入者步步逼近。

 

“...这下可真的不妙了啊,草帽当家。”

 

“诶?”

收回自己手臂的路飞这时也注意到了那些数目可观的黑影,一脸不明所以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向自己和罗而来的活人玩偶们。

 

“这,这是什么啊!~!好恶心诶!是僵尸吗?好像和以前见到的不太一样啊!”

 

“嘛,这些家伙是这座宅邸的牺牲者...是没能逃出去的下场呢。”

 

“咦咦咦————!是说我们也会变成那样吗!!”

 

“......”

 

“呵呵呵呵~~来玩游戏吧!~两个只能活一个~要不就一个都不留~选择吧~快~快~选择吧~”

白色的影子又开始欢快的唱了起来,伴着节奏的,是那些稀稀疏疏而来的僵硬步伐,红心船长复杂的瞪着眼前的白影,一边注意着旁边逐渐靠近的威胁,额头不由得留下一丝冷汗。

 

TBC

 

P9

 

威胁逐渐靠近,而眼前的敌人又琢磨不透难以攻破,这栋房子依旧在对方的掌控下,如果不能找到突破口的话在这打起来也纯粹只是浪费体力罢了。

...得先想个办法摆脱对方——

 

“别开玩笑了!!——这算什么选择啊!我会和特拉男一起逃出去的!等我揍飞你们之后!”而另一边,草帽的船长明显已经对眼下的状况感到万分不爽,变成那种恶心的玩偶什么的他才不要呢!

 

对此红心船长只是微微挑了挑眉,随后勾起了一边的嘴角。

“啊啊——说得是啊,我们可没时间在这种鬼地方瞎耗啊,也没有兴趣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呢。”

 

话音刚落,罗当机立断的展开了ROOM,下一刻长刀便已挥出,直指大厅上方锈迹斑斑的巨型吊灯,伴随着金属的断裂声,罗迅速的抓起了依旧愣在原地的路飞,发动能力闪现在二楼走廊的瞬间,吊灯破碎的巨大声响随即传来,可原本在其下方的白影却早已不见踪影。

 

“诶???!”

对于自己突然的就被转移了地点显然还不在状态的路飞,马上便被拉着往二楼走廊深处跑去。

 

“啊?!喂等等特拉男!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要去哪里??不是要揍飞他们吗!”

 

“笨蛋!难道你感觉不出来那个白影不是实体吗!那些玩偶估计也是不死身,和他们打起来根本意义,眼下要紧的是找出那家伙的真身才对!”对于路飞抛出来的一大堆疑问罗只是有些不耐烦的简要说明了几句,脑中则思考着对方可能会在的方位。

 

“哦哦~!原来是这样,那样的话直接问他在哪不就好了吗?”

 

“......”到底哪种敌人会白痴到告诉你啊!

特拉法尔加医生表示压力巨大的头顶黑线继续向前跑着,而一边的草帽船长却开始不甘寂寞的自说自话起来。

 

“啊啊,对哦!如果我们被抓到是不是就会变成那些恶心的玩偶啊?唔唔,如果变成那样的话就算当上了海贼王也一点都不帅了呢,果然我们还是应该早点离开这里去找大家才对啊!是吧特拉男?”

 

“......啊,是啊...不过如果变成那样的话你可能就当不成海贼王了呢——因为在那之前你肯定已经被那些玩偶抓住吃掉,然后只剩下骨架和肉渣,最后被压缩做成那些恶心的玩偶僵尸,只能在阴暗的陈设间里苟延残喘了。”红心船长坏心的勾起了一个邪笑,漫不经心的说着吓唬对方话语,一边又随时警惕着以防敌人追上来。

 

“...唔...诶...特,特拉男...你别说得这么——”路飞小小的试想了一下那种情景,然后一股恶寒顿生,冷汗直下。

 

终于莫名扳回一城的医生,嘴角勾起的弧度似乎又大了些。

可接着他们前方的屋顶便发出了一阵声响,最后随着木板夹层的破裂,一把明晃晃的斧子直直的朝下方经过的他们砍来。

 

千钧一发之际两人都敏捷的从两边散开,避过了那把斧头的迎面一击,等他们定下神仔细一看,居然是个只剩了半颗头的玩偶拖拉着那把斧头朝他们逼近。

 

“*&……%&¥……%什么呀这是!!突然来一下的吓我一跳啊混蛋!”

刚刚才被罗语言恐吓的路飞瞪着那个越看越是恶心异常的玩偶,心里想着他绝对、绝对不要变成那个样子,抬手就想给予反击,可下一刻那个玩偶却已经被一把长刀竖劈成了两半。

 

“看起来这些玩偶并非只是在楼下活动呢,我们得小心周遭了,以我之前的调查我觉得这里应该有个实验室一样的地方,开始我以为那是个地下室,不过现在看来阁楼似乎也有必要好好搜查一下。”

冷冷的看着地上被破成两段却依旧在挣扎着的僵尸玩偶,罗冷静的分析着接下来的目标。

 

“诶,就是说我们要去上边咯?”

路飞按着他的草帽看着眼前的同盟确认道。

 

“啊啊,没错,现在我们要先...”

 

“什么嘛~原来是这样啊!~要去上边吗,那还不简单。”

草帽的船长突然喜笑颜开的说出了此番言论,而顿时的,身为屡次被对方的突发奇想而殃及祸害的对象之一的特拉法尔加,马上便做出了严肃的神情打算打消对方的不靠谱提案。

 

但可惜,只要是草帽船长想做的事,几乎就没有办不成的。

 

于是当红心船长被一圈橡胶手牢牢捆住,而对方的另一只手也已经伸长攀上破裂的天花板时,即便冷静淡定如特拉法尔加也忍不住要对对方毫不询问意愿的“暴行”进行控诉了。

 

“混蛋你倒是听人说话啊啊啊——”

 

“哦!~走咯!~!”

 

TBC

 

 

P10

 

经过一阵脱离地心引力的飞跃,无比庆幸自己还完好无缺的存在于世的特拉法尔加发誓,若是下次——如果还有下次他绝对要砍了那混小子的橡胶手!

 

于是此刻经由路飞的“协助”,他们“稳稳当当”的抵达了目标的三层阁楼,而顶层的空间看起来比罗预想的还要大。这种规模的话就算是存在着实验室大概也不奇怪了,而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

 

“听好了!你要是再这样胡来的话我就切掉你的手和脚,然后直接扔到僵尸堆里去!”红心船长狠狠的瞪着眼前头顶被揍出了一个大包的草帽小子,像是管教不听话病患的凶恶医师一般冷冷的威胁着对方。

 

“呜呜...什么啊,特拉男真小气,我们这不是好好地上来了吗...”

 

“闭嘴!笨蛋!”

 

不再理会一边吵吵嚷嚷的草帽船长,罗终于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他们所处的位置上来。

 

由于路飞的不按常理出牌,罗对于他们目前所处的方位顿时模糊了起来,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方才从这里向他们袭来的玩偶似乎只有那么一个,不过也不排除附近有着更多的敌人存在着,所以逗留在原地肯定也不是个好办法,从他们刚刚在二楼的位置判断,要找到那个实验室就该往更中央的地方靠近...

 

“走了,草帽当家的,再留在这的话他们估计就要追上来了。”

走廊一头已经依稀传来了一些声响,由于无法凭见闻色感知到人偶们的存在,于是在这寂静的空间里,听觉神经反而显得尤为重要——尤其当你耳边还有个自带扩音器的聒噪猴子的时候。

 

这次路飞倒是没说什么,乖乖的跟上了红心船长的步伐,往另一个方向的阁楼深处跑去。

 

 

在连续拐过几个弯道后,以及解决几个不知从哪个角落蹦出来的腐烂人偶后,他们总算抵达了一个相对宽敞的,且幸运的,有开着天窗的走道,而在走道朦胧光线照射下的另一头,便是一扇年代古早的双开木门,由于尚未关闭的窗户所致,屋外的苔藓植物都肆意的长进了屋内,并牢牢的包围住了那扇破旧的雕花大门,不过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也起了稳固的作用...

 

那么,这就是终点了?

这栋屋子的秘密估计都在这里边了。

 

这么想着的罗忽然注意在走廊的一侧似乎有东西泛着浅浅的闪光——那是一面被藤蔓包围的镜子,用来镶住镜面的铜质框架早已锈迹斑斑,但神奇的是镜子本身居然没有完全被灰尘掩盖...

 

不过对此他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在两人经过那面镜子的那一刻,不经意的多瞟了那么一眼...

而这一眼,却让红心海贼团的船长顿时僵立在了原地。

 

“恩?怎么了特拉男?”

察觉到罗的不对劲,草帽停下了那直往前冲的脚步,回过头来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同伴。

 

“......草帽当家的,你站过来。”

罗并未回应对方的疑问,而是阴沉着脸,低声的对着草帽小子命令道。

 

“诶?”

路飞愣愣的看着突然提出奇怪要求的医生,想要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又不高兴了,但是那副标志性的毛帽遮挡住了对方的眼神,让他完全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于是乎,草帽船长也只好听从对方的“建议”,皱着眉头挪了回来,站到了对方跟前。

 

“吶,所以,到底怎么了啊?”

路飞一脸不满的询问着,不解的歪着脑袋, 注视着自己的同盟。

 

“.....你是谁?”

 

“诶?”

 

“我问,你是谁?”

红心船长抬起了头,眼神冰冷的直视着眼前的草帽小子,手搭上了才刚入鞘不久的鬼泣,一脸警惕的质问着对方。

 

看着对方明显不在开玩笑的脸孔,草帽也不由得不高兴起来。

 

“你说什么啊特拉男,我就是我啊!”

 

“...”

刀刃即刻间被抽出,刀尖直指身前的草帽船长,此刻特拉法尔加已经开始散发出了冷酷的杀意。

 

“你...”

路飞顿时急了,他谨慎的退后了一步,小心着对方可能随时会砍过来的斩击,但一边又满头雾水的完全不明白特拉男为何突然变了态度。

 

“你不是草帽路飞,虽然你的外貌,身手,性格都和草帽当家的如出一辙...可还是有着不对劲的地方,你的气息和他几乎完全相同,但...你不是他!”

 

路飞听着对方的话只觉得哑口无言,他一脸惊讶的看着红心船长,随即皱起了眉头俨然一副“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从一开始我就有些怀疑了,但是你随后的行动却让我觉得你是他本人,可..."

罗沉默了下来,锐利的瞳孔瞄向屹立在墙边的落地方镜,在那块仍旧光亮的镜面之上——唯独没有草帽船长的身影。

 

TBC


评论(1)
热度(11)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