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P4-P7

P4

 

看着眼前突然就开始大笑起来的同盟,路飞此刻可谓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实在,他完全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难道自己不经意间说了什么可笑的东西吗?阿勒?

 

路飞舔了舔自己吃了满嘴的肉汁,抬手就想要拿起另一块鸡腿。

嘛,无所谓啦反正,特拉男想笑就让他笑好了,现在是吃饭更重要!吃饭!

 

“叮铃~”

“?”

 

突然的,在耳边出现了一阵铃声,而铃声之后便伴随着一段音乐的响起。

 

啊!又来了吗?

 

突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路飞抬头四处张望了起来。

从进入这个岛开始,他就一直断断续续的能听到这种声音,开始时会有铃声,之后便会有音乐响起,一开始他以为是村落发出的乐声,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唔,是谁呢?特拉男好像听不到这个音乐,是特地放给我听的吗?

 

音乐声突然放大了起来,就好像近在咫尺,又好像在回应着自己的想法。

 

路飞在下一刻就站了起来。

 

“特拉男!我听到了!”

 

罗在路飞停止进食的时候就猜到了,他在路飞做出反应的那一刻,也迅速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能分辨出方向吗?草帽当家的!”

 

“唔,恩,这次的声音很大,如果不停的话应该没问题!”

 

“好!带路吧草帽当家!”

 

“噢!~”

 

两人很快冲出了小饭馆,而在步出门外的那一刻,周围本该嘈杂的街市,此时却呈现出了一股诡异的寂静,风吹过木制的房屋,发出撩人的“咯吱”声,眼前的街道似乎开始出现诡异的变色与奇怪的扭曲。

 

罗警惕地握紧了手中的鬼泣,手抚上刀柄,时刻准备着发动自己的能力。

“草帽当家?”

 

“恩恩,这边。”

面对眼前的景象,路飞也收起了之前的轻松,认真地指出了自己所能辨别的方向。

 

奔跑在似乎被扭曲了空间的路上,仅仅靠着路飞“听”到的声音前行着,四周越来越奇怪的房屋,就好像一个个长相丑陋的巨大怪物一般,随时准备着吞噬掉眼前的猎物。

原本在街道上的行人,此时都换上了一副呆滞的脸孔,宛如行尸般静立在街道上,无神的瞳孔注视着眼前的虚浮,一动不动。

 

“呜哇~这些家伙是怎么了?看起来好恶心。”

一手按着自己的草帽一边全速前进的路飞,在绕过了又一个呆立在前方的行人后,终于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别管他们,反正看起来也不像是活物,这个地方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只是个为我们而描绘的布景罢了,而拉动幕布的操纵者肯定就在附近,播放着音乐来吸引我们入套。”

而眼下的情况就是,即便知道前方是个圈套也只有先跳下去的份了,这也是唯一的突破口。

 

“唔,什么幕布布条的...我不懂啦!总之,就是要找出那个放音乐的家伙然后把他打飞就可以了吧!~”

路飞语气轻快地说着,更加努力的想要听清声音的来源,在他们转过又一个街角的时候,路飞猛地停了下来。

 

“嗯?怎么了草帽当家的?!”

罗也当即停了下来,回头看向突然一脸惊异的路飞。

 

戴草帽的少年此刻似乎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似得紧皱着眉头,不一会才开口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我...我听到了。”

 

“?”

 

“有人在和我说话,在很近的...”

话还没说完,路飞就感觉到一股寒意爬上了背脊,音乐骤停之时,一个陌生而尖细的声音忽然就在耳边炸响。

 

“来玩吧~!!” ——

 

 

在路飞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是罗震惊焦急的喊声。

 

---------------------

 

再次醒来的时候,路飞发现自己正呈“大字型”仰躺在地面,而眼前对着的是白到发亮的天花。

 

“呵呵呵~”

耳边毫无预警的又传来了笑声,吓了一跳的路飞即刻间便翻身往反方向跳立了起来,一脸严肃的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诶?”

可是当目光接触到眼前的“敌人”时,他却不由的在头上冒出了N个疑问号。

 

在眼前微笑着看着他的是一个孩子...一个有着金色头发,穿着白色衬衣的小男孩,而他看起来似乎才年仅5、6岁。

 

TBC

 

 

P5

 

“该死!!”

只是一个闪神而已!居然就!

 

在路飞失去意识之时,全程目睹事件发生的,就只有此刻被留在原地的罗了。

 

事实上就算是眼睁睁的看着,罗也没能理解就在刚才的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目睹了草帽船长在自己眼前,像被黑洞吞噬般的消失罢了,在他能反应过来展开ROOM之前,草帽当家的已经不在了。

 

“可恶,究竟怎么回事,刚刚...”

在路飞不见的那一刻,罗便莫名的焦躁起来,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是顺着路飞所说的音乐而追踪到这的,而现在连路飞也消失了,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的旅人突然失去了指引,只能茫然无措的被滞留在原地。

 

啧!冷静点特拉法尔加!现在不是纠结于失误的时候!

尽管看着对方就在自己眼前被抓走,确实大大的刺伤了罗的自尊,但无论如何,以冷酷残忍而又精于计谋而闻名的红心船长,很快的便迫使自己镇定了下来。

 

对方是在自己眼前活生生将人掠走的,那就说明敌人最起码的有着操纵空间的能力,而眼前的村落也可以理解为对方能力的一部分,而自己目前就是处在对方的领域之内。

这个地方,毫无疑问除了他与草帽当家的以外,还存在着看不见的第三者,之前那听不见的音乐便是证据,不过那似乎是针对草帽当家所设的陷阱,周遭的景象在草帽当家消失之后便马上恢复了正常,看起来这个敌人好像将自己所处的“真实”与眼前的“虚幻”分隔成了两个空间,即是说眼前的事物不过都是为了掩盖真实的那个空间而创造的虚像...

 

哼,既然现在自己是处在对方的空间之中,当然也就能理解为何没法捕抓到对方的动向了...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只要将对方的空间打破就行了!

毕竟自己也是,善于操纵领域内空间的能手啊。

在对方行动之前,在这呆着也没有意义,那么就由这边主动突破吧!

将对方的空间,夺过来利用!

 

“ROOM!!!”

 

透明的膜状空间自手中展开,属于特拉法尔加的手术室,瞬间便笼罩了整个虚拟的国度,周遭的物体在进入ROOM范围内的下一刻,马上便显现出了原型。

街道、房屋、行人物体,都如同水中幻象,在被碰触到的同时,便如同被搅动的湖面般糊成了一团,而在这骤起涟漪的水面中心,红心海贼团船长,正竭力的搜索着空间内任何一丝,可能有用的讯息。

 

哪怕只是一点点也好!只要有能捕抓到的气息的话...

 

“呵呵呵~”

笑声徒然接近,再下一刻红心船长便已拔刀出鞘。

 

显然自己的举动,已经惊扰了这个空间的主人...呵,这也正合他意。

 

“谁在那里!滚出来!”

见闻色逐渐捕抓到了一丝若隐若现的气息,毫无疑问此刻敌人就在这附近。

 

“哈哈~来玩游戏吧~!”

这一次,声音更加明晰的浮现在罗的脑海中,这是个孩子似尖细而响亮的嗓音。

 

“什么?”

他惊讶的看着眼前自破裂的空间中,隐约浮现而出的一所老旧房屋,且方才所能感知到的气息更加的明确了,身前这座庞大的建筑物内,该是有着这座“岛屿”的谜题答案。

 

......草帽当家的也在里边。

当见闻色探知到那个少年独有的气息时,红心船长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至少那个笨蛋还活着。

 

握紧手中的野太刀,罗谨慎的审视着眼前这座荒凉的宅邸,锈迹斑斑的巨大铁门连接着满目疮痍的灰色墙砖,围绕过整座阴森古朴的建筑,在长满青苔的围墙之后的老宅,看起来已经相当老旧了,外墙上原本光鲜的装潢早已失色剥落,大片的苔藓植物取代了其点缀的功用,布满了大部分的裸露砖面,而厚重的灰尘更是掩盖了原本平滑光亮的窗玻璃,使得室外的人完全无法判断屋内的情况。

 

所以续村庄之后是鬼屋吗?

虽然对敌人的这种无聊把戏感到不耐,但是鉴于眼前这座房子似乎无法像刚才的村子般,用同样的方式破除,于是就算是上当也好,眼下也只能进入这座看起来摇摇欲坠的充满恶趣味的建筑了。

 

毫不客气地挥刀斩开了挡道的铁门,在一阵刺耳的倒地声过后,罗一边收回手中的鬼泣,一边不紧不慢地跨过了杂草丛生的前院,踏上了门廊,停在了大屋厚重华丽的门前。

 

“那么,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吧。”

推门,步入。

 

TBC

 

 

P6

 

这座宅子的内部结构与他的外表一样古旧,昏暗的室内几乎没有可以着眼的地方,犹豫着踏出一步之后,马上就听见了脚下的木制板材传来的哀鸣,而罗显然对这种刺耳的声音感到了些微的不快,特别在这种空阔而又静得让人发毛的房屋中,这个讨厌的声响无疑就是在给敌人制造移动的靶心。

红心海贼团的船长微微眯起双眼,试图尽快的适应屋内的昏暗,大约1、2分钟后,罗总算是凭着自窗户边角与墙缝中透出的稀疏光源,辨别出了眼前的通道,他所处的位置是个宽敞的玄关,脚下的木板上铺着一块破烂不堪的红色长条地毯,而走道两边的墙则都被贴上了绿色的印花墙纸...至少过去是绿色的,可如今已经因为时间的腐蚀,呈现出了恶心且深浅不一的色泽,而有些已经剥落的部分,则裸露出了大片灰白发黄的墙体。

但除此之外,这个玄关的墙上还装裱着一些挂画,有意思的是这些挂画都是一幅幅的人物肖像,左右两边的几幅画像整齐的并排着,他们之中有男有女,几乎是成对的排列,可仔细观察之下,罗意外地发现这些肖像的面目都是模糊不清的,就好像被人故意抹去了颜面一般,自脖子以上的部分全都糊成了一片...看来他们的敌人是想掩盖这些肖像者的身份...这是为什么呢?而且由此看来这座宅子似乎也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啊...

 

“啪嚓!~”

 

“!”

自玄关尽头突然传来了声响,毫无预警的让罗吓了一跳,即刻紧绑了神经,瞪视着不远处依旧暗成一片的走道末端,但与此同时他又感受到了不远处传来的熟悉气息。

 

“草帽当家?”

罗犹豫着唤了对方的称谓,可房屋深处却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但是那个在他踏入屋子之后便一度消失的气息此刻却依旧在那里,在这个房屋内部的某处,模模糊糊的彰显着其主人的存在。

 

...在催促他进去吗?

 

就在罗这么想着的时候,就像是回应他的想法般的,走道里原本蒙灰的陈旧蜡烛,忽然的就燃烧了起来,橙黄色的亮光一时间笼罩了整个走廊,让人更清晰的看见了位于玄关尽头的会客厅。

 

......

 

看着敌人此刻表现得如此明显而大胆的意图,着实让红心船长感到了不爽。

冷哼一声之后,他倒也毫不在意前方可能会有的陷阱,马上就趁着光亮走进了房屋中心的会客厅。

 

肮脏、破败、混乱、古旧,这就是这个大厅带给罗的第一感觉,且不说和玄关一样大面积剥落的墙壁,破碎的装饰品,倒塌的陈设柜,打翻的桌椅,这座建筑就好似被什么人给彻底洗劫过了一般,尽管还能从屋内的装潢上看出这个地方曾经所有的辉煌,但是此刻这里却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地上古典而华美的红毯有些地方似乎红得发暗,这让罗不禁略带恶意的猜想,是否曾经有除了染料以外的物质渗透了它,要知道,这地方过去肯定是个招贼青睐的好地方,而说不定实事也确实如此。

 

好吧,收起似乎有点越发无边际的思维,罗试图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见闻色上,这个建筑是个复式别墅,而大厅的中央便有着宽敞的楼梯通向上层,草帽当家的气息似乎来自二层的某个地方,可与此同时,罗却又隐约的感觉到了另一股微弱的气息,来自大厅一旁的侧门...

 

这让他一时间产生了犹豫,自来到这个不明不白的岛屿之后,罗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除草帽以及那个潜在的对手以外的活物气息,这让他不得不考虑以此气息来作为切入点的打算,他必须尽可能的搜集关于这个地方任何信息,换句话说,他需要足够的情报来了解他们对手的情况,而这座可疑的老宅肯定在一定程度上和幕后的敌人有着什么联系,不然对方不会刻意安排他们到这里来,当然,这也只是他的猜测...但他或许该赌一把。

 

嘛,那个笨蛋一时半会应该死不了。

 

于是他干脆的做了决定,推开了一层那扇摇摇欲坠的双开木门。

 

TBC

 

 

P7

 

破旧的门板后方,是未被点燃烛光的狭长走道,红底金纹的地毯延伸至暗处,看来对方并不预期让自己步入此地...不过这可由不得他。

虽然没有明亮的光源,但靠着一丝丝暗沉的光线,罗还是谨慎地踏进了这个走廊。他一边仔细辨认着气息的来源,一边认真的观察着走道的异样,和之前的玄关一样,这里的处境与布置大同小异,而且也都有着不少挂画作为装饰,不过这次别与玄关的是这里所挂着的,都是些看不清意义的诡异图画,就好像是小孩子恶作剧的涂鸦一般,一些图画的下方还标有意味不明的名称,但在那之中,其中一幅挂画却引起了罗的注意。

 

在众多的“展品”之中,似乎只有这一幅不是用颜料所绘制的,而是用老式相机拍出的灰白照片,且里边的场景让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画面中充斥着与这栋房屋完全不符的现代设施,而罗推测图里的某些设施似乎是医疗用器械,虽然年代略显久远,但根据他所知道的医疗知识,依稀能辨别出是数十年前的产物,那时候的医疗水平远不如现在,但是让他感到诡异的是,一些机械零件与红色的电缆交互连接着,通向中央放置着的一座破碎的培养槽,还有数条透明的管道悬挂在上方,前方的地板上散乱着大块的玻璃渣与难以辨明的液体,之间似乎还掺杂着些许深色的...血液?

 

医疗室,或者说实验室?

在这种老旧的房屋中难道存在着这种地方?

罗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看着照片中那破裂的槽罐,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且不说这是在培养什么,这个被培养的“东西”现在说不定已经脱离了培育者的掌控,倘若这个照片不是培育者放在这的话...

 

视线往下,瞄向刻有画作名称的木牌,上边的字母受潮湿腐化的木框影响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但他还是辨认出了那个单词。

 

——Rebirth(重生)

 

......好吧,他大致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看来数十年前曾有人试图违抗天命...就是难说是否成功。

罗微微皱起了眉头。

说实在,除却海贼身份,以一名医生来说,经由他手的患者并不在少数,而死去的人数虽然算不上可观但肯定也会有,有些家伙无法治愈那就是无法治愈,他只能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做他所能做的,而无法让死去的再回来,死人复生这种事从医学角度来讲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草帽船上那个黄泉果实能力者也只是多得果实的帮助才得以活过来,但真正来说,人死后就只是具尸体罢了...而会动的尸体是什么东西这也不言而喻。

他抬头再次看向照片中,那座破碎的培养槽。

...或许这位“违命者”用了不太一样的方式...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实验室似乎是真实存在的,而那里说不定有他想要的答案,不过这也得找到这个地方才能做进一步的调查了,单凭一张照片实在没法挖出更多的情报。

 

想到这里,罗将视线投向了靠近走廊尽头,左侧的门扉,那丝微弱的气息还在,那么,接下来就该从那边开始了,如果这个气息是这座屋子的主人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如果是...

总之,到这里也没有退路了,只能往前进了吧,他得尽快挖掘出这个地方的秘密,确保他在找到草帽当家之后能成功的脱离这里。

 

于是特拉法尔加医生小心的靠近了那扇装饰华丽的红木房门,意外的这扇门看起来似乎比屋内的其他家具都要保持得完好。

 

...门把上没有灰...有人进去过。

 

握紧手中的野太刀,随时准备着发动能力,罗谨慎地旋开了把手,接着轻轻地推了一把门面,红色的木门应声而开,发出了节奏平缓悠长的旋律,直到门板撞上了石墙,停止了移动。

房内的能见度有点糟糕...可以说眼前就是一片似要将人吞噬的黑洞,什么都看不清,但在门开启的那一刻倒是闻到了些许熟悉的腥味以及一阵恶心扑鼻的腐臭。

 

啧,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内里的房间肯定比走道要暗的多。

罗有些懊恼的想了想,退了两步稍微远离那股讨厌的气味,接着又往走道另一边还亮着的大厅看过去,目测距离足够之后随手拿起了一旁走道边上布置的花瓶。

 

“ROOM。”

手中的花瓶即刻间变换成了一个亮着橙黄光芒的烛台,原本阴暗无比的走廊瞬间被照亮,连带现出面貌的还有那扇门后的昏暗空间。

 

在接触到内里景象的一刻,饶是经历过不少风浪的死亡外科医生也不由震颤了一下,在那座封闭的房间内有着的,是由一个个血染的人偶所布置而成的展厅...是个完全恶趣味的展览馆。

死气沉沉的人偶们,其四肢被无情的贯穿,接连的被订在墙上,天花上,一排排的木板上,整齐的排列着,简直就像是被炫耀着的战利品一般,如此陈列在房间内。

有鲜血自被铁钉穿插的四肢处涌出,染遍了房间原本的颜色,渗透了地上那华美的地毯,形成了一滩滩浓重的块状物。

而这些人偶其大小不过正常人的五分之一,它们身上穿着款式各异的服装,在被摆设的人偶们的下方,都刻着歪歪扭扭的被血液侵染的名称,而人偶们的脸上则涂写着标号,且从近处开始观测到房间内侧,这些人偶存在的时间也有着一定的差距,标号越大的似乎其所存在的年代越接近他们的现在,与之相对的,标号越小的人偶,腐烂的程度越是严重,而开头的几排已经完全是木乃伊状态了...这也是为什么门开启后的会有这种让人不快的腐臭传出来。

 

这些都是活人...至少曾经是。

特拉法尔加医生如此断定。

 

他们被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压缩成了人偶,并且打标上了标记,当做标本一般的订在了这里。罗注意到一些人偶似乎有挣扎过的痕迹,断裂的手臂以及喷溅的血迹...

所以他们是被活生生制成展品的?

对于这个认识罗一时间觉得很是纠结。

于是,他们所面对的是个有着能制作活人玩偶这样的恶趣味能力的心理扭曲的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变态吗?

哦对了,还得加上是个玩弄空间的好手,然后还有那个诡异的培养槽,以及被培养的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生物.....

红心船长此刻真的是觉得无比头痛。

 

该死!和草帽当家的一起就没遇上过好事!倒是麻烦一堆接一堆的来!

 

“...”

 

 

房间内侧突然传来了声响,而方才感觉到的微弱气息似乎也来源于此处。

于是虽说觉得有些恶心透顶,但是仍旧得忍受着房间内沉淀的恶臭步入深处,好在身为外科医生他多少接触过不同程度腐烂的尸体——为实验用的——所以对眼下的浓厚气味有着一定的抵抗力,真难以想象如果是草帽当家的话,肯定已经当即呕吐出来了吧。

 

不过这样一来给他留下的时间也不多了,可以知道的是,敌人会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把猎物制成人偶,所以现在草帽当家的情况算是不容乐观,虽说还尚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但现在活着也不代表能够安全了。

 

经过一番摸索,越过扇隔板,根据编号的排列罗总算在一个被封闭的窗户...也是室内唯一一扇窗旁,发现了那个被放置在角落的,还尚有一丝气息的人偶。这大概就是所谓不幸的上一个受害者了。

 

“喂,你还活着吧。”

罗毫不拖泥带水的直接用了肯定句。

他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被订在墙上的破烂“玩具”,虽说已经是临死边缘,但是那枯瘦如柴的手却还是在听到人声的时候颤动了一下。

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声响,人偶那摇曳着似乎快要折断的头颅居然慢慢的抬了起来,一双浑浊无神的瞳孔似乎毫无焦距的看向了来者,在被刺眼的烛光照耀之下,一直处在黑暗中的双眼居然连眨都不眨一下...

 

盲了吗?

“...嘻嘻...嘻嘻嘻嘻....”

...或许还疯了。

 

罗皱起了眉头,如果对方无法提供任何情报的话那就只是在浪费时间。

“我假定你的听觉还是正常的,你对这里知道多少?”

“哈哈,哈哈哈哈~~~”

对方并未回答问题,他枯瘦干瘪的脸上反而现出了病态的笑容,被订住的干瘦身体伴随笑声摇晃着几乎要断裂,在这空阔死寂的房间内,这声音尖锐刺耳的不像话,就在特拉法尔加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帮他永远解脱的时候,人偶终于干巴巴的说出了句人话。

“又一个,你是下一个...”

 

“...我可不这么想。”

 

“哈哈哈...没人能逃出去...没人...”

 

“失败的是你。”

罗毫不留情的打击着眼前人,而这显然起了些效果。

“.....少自大了...你以为你...发现了这里就能逃过一劫吗?...你根本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嘶哑的声音竭力的讽刺着对方的无知,人偶那无神而空洞的双眼似在恶狠狠的瞪视着外来者。

“我或许是不知道的,但你肯定是...深有体会?”

罗勾起嘴角,给了对方一个恶意满满的微笑。

“......被选中的目标是逃不掉的...他...他知道选中者的弱点...你根本没有机会...”

“弱点?”

罗挑了挑眉,打算追问,但是就在这时,他的见闻色忽的响起了激烈的警报,而在他蒙受一惊转过身去的瞬间,一股寒意便自背脊升起,一片白影忽从眼前闪过,之后便感觉自己的右脚猛然被一条硬冷的物体所缠上了。

 

!!

罗在瞬间便拔出了刀张开了ROOM,并且迅速的朝着缠上自己的不知名物砍去,伴随着一阵刺耳的钢铁碰撞声,原本拉扯着自己脚踝的东西便突然的失去了动力,重新获得自由的罗立马将拿在手中仍旧燃烧着的烛台扔向了一开始瞄准的窗帘,然后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而对方显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借着被烛火点燃的窗帘布,罗勉强看清了有几只在空中扭动着的触手朝着自己扑来,这些触手似乎是由机械与其他什么物质所构成的机器...现代化产物?这可真是又一个惊喜。

 

几只触手同时向着罗袭来,红心船长毫不犹豫的举刀横劈过去...

 

伴随着一阵巨响,这座古老宅邸的一角发生了严重的崩塌,而罗在迅速的从倒塌的房间内冲出来之后,又堪堪地避开了从头顶砸下来直插地板的木桩,他寻着来路返回了尚未受打斗影响的大厅,正想着下边的行动之时,身后突然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特拉男!~”

他回过头,黑发的少年正一手按着头上的草帽,笑容灿烂的站在一层大厅的楼梯处,兴奋的看着自己。

 

TBC


评论
热度(9)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