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罗路】于寂静之中(原著向)



P1

 

这一天不过是伟大航道上再平凡不过的一天,按理来讲,确实是这样的没错,即使是在暴风雨中航行,对于身处伟大航道的海贼们来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生活。

除非...

你们的船长叫做蒙奇D路飞,而且,其制造各种意外性以及犯傻的几率都远远超出常值...

“啊啊啊!!路飞你在干什么!!?”

“呜哇!~!他掉下来了!!!”

“那个笨蛋!搞什么啊!?”

“啊啊啊!!~~他把特拉男也一起拉下去了!!!”

“什么!!?”

“*……*&%……¥%#%¥”

于是,在一个暴风雨骤然而至的夜晚,草帽海贼团的船长大人,很不幸的,在收帆的过程中不慎掉了下来,而更加不幸的是,为了自救,船长先生在下落的过程中,本能的伸手打算抓住什么,可情急之下,他没能瞄准任何足以固定自身的东西,结果最终导致了在船上同行的红心海贼团船长的遇害...没错,他搞错了该抓牢的对象...

于是,在惯性冲力以及暴风雨天的影响下,两人都不约而同、不负众望地从船上摔飞了出去,且在任何人能反应过来之前,瞬间被风暴吹离了可爱的桑尼...

噢,

那么至此,让我们先来为两位船长...

特别是被殃及的那位...

沉痛的默哀那么几秒...

 

——————————

 

“喂,醒醒,草帽当家的!”

 

“呜呜...我要肉...”

 

“现在可不是想着吃的时候!赶快起来!!草帽当家的!!”

 

“唔,恩?特拉男?”

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被猛然叫起,微微睁开的双眼里,映出来的是眉头紧皱,且显然已经快要失去所有耐性的红心海贼团船长——特拉法尔加·罗。

 

“诶?特拉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苏醒过来的路飞,完全搞不清状况地看着眼前心情不佳到极点的男人,一脸的困惑。

 

瞪着眼前这个无辜表情大放送的笨蛋,特拉法尔加不止一次的诅咒着对方的智商,黑着张脸直接甩手放开了之前一直抓着的对方的肩膀。

而那个没骨头的橡胶白痴也就这么直接的在他放手后,干脆的又一次倒回了地上。

 

“诶诶?”

当后背接触到了与平日不同的粗糙触感时,路飞总算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瞬间从地上弹跳起来,略为惊讶的看着自己与特拉男所处的地方——一个空旷寂静的海滩,以及在那之后的一片树木茂盛的丛林,远远看去的地方似乎还有着几座小山峰。

 

“咦???为什么我们会在岛上啊!?”

 

“......”

强忍着将眼前的罪魁祸首切成几段的冲动,特拉法尔加再三的告诫自己,就算是灭了对方,也不会对此刻的处境有任何帮助。

 

“啊啊!对了,暴风雨!我和特拉男一起飞出去了啊!”

似乎终于记起了他们昨晚的遭遇,路飞用着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表达着原来如此的醒悟。

 

无奈的叹了口气,罗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尽可能冷静的开了口。

“草帽当家的,看起来我们还算幸运...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是先想办法和你的船取得联络。”

罗盘算着,这个岛看起来还算大,如果足够走运的话或许能找到村庄之类的...

 

“诶诶,我明白了!”

“...哦?你真的明白了?”

罗挑了挑眉,好笑的看着突然亢奋起来的草帽团船长,几乎没有怀疑的就知道对方肯定又打算做蠢事了。

 

“那么我们赶快去找他们吧!”

“...怎么找?”

“唔...恩,就是先...恩...哎呀!总之找就对了嘛!”

“......”期待你的智商还有救的我反而像是个白痴。

罗深感无语的扶额。他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甚至连带的觉得自己的胃也开始不舒服了起来。

 

“诶?特拉男你怎么了?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比起黑了一脸的特拉法尔加,路飞倒是毫不觉得自己之前的话是多么的让人蛋疼,反而一脸正直的担心起已经快要被他气死的同盟船长来。

“...不,没什么...我们先到岛上看看吧,兴许这里会有人在...”

罗已经彻底放弃了打算从眼前人身上取得什么有效建议的想法,而且如果可能,大概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再考虑听取对方的任何意见。

 

“哦哦!~太好了!~探险探险!我们走吧!”

听到要进入岛内便马上开始兴奋起来的路飞,一脸期待的便往丛林的方向奔去,而作为其临时“监护人”的罗,也只好纠结而又无奈的跟在了对方的后边。

 

TBC

 

P2

 

“喂!就叫你不要乱跑!这个丛林虽然看起来不大,但是不代表就没有危险!”

终于忍不住出手抓住一直在前方胡蹦乱跳的草帽小子,心里想着这家伙真就是一刻都静不下来。

 

“诶,有什么关系,如果有敌人那揍飞他就好了啊。”

路飞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而且我们从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我都要饿死了,如果出现野兽什么的也能抓来烤了吃吧!...我想吃肉啦!”

似乎开始有些耍起了小孩子脾性的路飞,一脸怨念的看着眼前戴斑点帽的男子,好像在说着如果不给他糖吃,他就要捣蛋。

 

无奈地瞪着眼前只要一饿肚子,智商心智就呈直线下降的草帽团船长,罗只好认命的答应对方,只要一找到村庄或者任何能抓的猎物就马上让他填饱肚子。

得到保证的路飞总算是稍微消停了下来,两人继续在丛林中行走着,寻找着村落之类的痕迹以及任何能吃的食物。

 

但是越往前走,罗便越是感到焦躁,不安的感觉随着不论往哪个方向,周遭都还是别无二致的景色开始越发强烈。

这整个丛林...都太过安静了,除了风声以及偶尔的一两声鸟叫,似乎就像是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着一般,只有他们两人...这种感觉太过诡异,而且从刚刚开始他的见闻色便捕抓不到任何的人气,不只是人气,甚至是连一丝气息都抓不住,就像是被人装进了隔离罐,连丝毫的讯息都接收不到一般...更别说从方才起,他们两个似乎就一直在原地打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猛然停下脚步,罗一脸严肃地叫住了走在前方的路飞。

“恩?怎么了特拉男?不是要去找食物吗?”

“草帽当家的,这个地方...有些不对劲...”

“啊?有什么不对吗?”

“...这里没有“活物”的气息...这座岛,根本没有人在...”

不,不只是人类,这个地方...或许...

“诶?会不会是你的错觉啊,或许只是离得远所以感觉不到罢了吧?我刚刚可是还有听到音乐声哦!”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罗震惊地瞪着眼前笑得人畜无害的少年。

“恩~嘛,就是之前吧,在刚进来丛林的时候。”

“这种事怎么不早说!!”

这么重要的情况这家伙居然都不提!他觉得他迟早得被对方的粗神经气死。

 

“什么啊,干嘛这么生气啊,我以为特拉男你也听到了啊!明明就是没有察觉的特拉男的错吧!”

见罗莫名的冲自己发火,路飞也开始不爽了起来。这又不是他的错,干嘛把责任都推他身上啊。

唔,可恶,无法反驳。

确实没能注意到音乐声是他的失误...但是至此他又不得不怀疑是否真的有所谓的音乐声,如果连草帽当家都能听见,一直处于戒备状态的他不可能什么都没听到的...

 

“啧...总之,现在先回你听到音乐的那个地方去...是在刚进丛林的时候吗?”

不想和路飞做过多的争论,罗当机立断的转身打算返回之前的海滩。

但是才踏出两步,他就又停了下来,因为背后的那个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

“我说...草帽当家的...”

咬牙转过身去,正打算采取强硬手段将可能正在闹脾气的某人强行带走,可当视线接触到对方的表情时又马上停下了动作。

此刻的路飞像是在凝听着什么似得,难得地露出了一脸严肃的表情,皱着眉头仔细的在分辨着。

 

“...音乐,我听到了...在这边!”

说出口的同时便马上行动了起来,路飞敏捷地绕开了那些低矮的草木,向丛林深处的某个方向跑了过去。

“等等!草帽当家的!!别乱来!”

罗在反应过来之后也马上的追了上去。

 

可恶,这个笨蛋为什么每次都这么自作主张!

 

TBC

 

P3

 

很怪,非常怪异!这个地方!绝对不对劲!

 

追着草帽小子往所谓的音乐来源地跑去的罗,在一次次穿过那些生长在岛上的灌木、藤蔓之时,便越发的觉得这个地方诡异得很,更别说从刚才开始,他就丝毫没有听见过草帽当家所说的什么音乐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即便脚下在奔跑,手上也能接触到所攀扶树木的粗糙感,但是这种虚幻的、雾里看花似得感觉又是从哪来的?!见闻色依旧捕抓不到任何东西,仿佛周遭的一切就如同幻影的摆设一般,只是个梦境的构架,只要稍微刺激,眼前的景色就会分崩离析...

 

“喂!!特拉男!你在干什么~~~?再不快点就要丢下你咯!”

充满朝气的喊声在前方炸响,他抬头便看见了那个招牌式的灿烂笑颜。

站在粗壮树干上的少年兴致冲冲地朝他挥着手,似是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同伴那纠结不安的情绪,笑得一脸没心没肺。

 

这家伙...

罗看着眼前戴着草帽穿着红色衬衣,站在树上笑得一脸白痴的同盟,一瞬间心里笼罩着的不安似乎稍微驱散了那么些,头脑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是你跑太快了,草帽当家的,话说你真的听到音乐声了吗?方向没错吗?”

 

“啊~!音乐刚才又消失了!不过我觉得是这个方向没错的!~”

草帽小子一脸自信的说着自己的判断。

 

“......”这家伙只靠直觉就活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

罗觉得自己的胃又开始疼了,虽然他的头疼就从没停过...

 

“唉!总之我们快走啦!在这呆着也没用啊!~~快点找到村子什么的填饱肚子要紧!”

路飞倒是一点不介意对方的沉默,心情愉快的催促着自己的同盟。

 

尽管心里万千思绪,但是某种程度上那白痴说得也没错。

于是特拉法尔加在又一次的为自己的不幸默哀之后,便百般无奈的跟上了对方过于雀跃的步伐。

 

意想不到的是,在他们绕过了一片又一片茂盛的灌木丛之后,居然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个沿海的村镇。

在踏出丛林的那一刻,一直盘旋在罗心里的疑惑又更上一层楼了。

呈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个村落,虽然规模不大,但却也算是人丁兴旺,远远的就能看到市集上热闹的人群,而且...这个地方居然临海...可最开始他们登岛的时候,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沿岸的地方有这么个村子...

 

太可疑了,这个地方。

“喂,草帽当家的...”

就在罗想要警示路飞眼下的情况的时候,他那个早已饥肠辘辘的同伙,在下一个瞬间便已经大叫着“吃饭吃饭~~!!”而闪进了村中。

 

“......”

特拉法尔加先生第N次的忍住了用ROOM拆了对方的冲动,默默地自我安慰着——不能和低能儿计较,不能和白痴一般见识...

他是不是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谨慎和节制啊!!!!

 

于是顶着一头十字路的特拉法尔加,依旧只能是黑着脸走进了这个无论怎么看都是诡异与陷阱并存的村落,朝着那个走哪都能引人瞩目的、吵死人的草帽小子所在的方向赶去,在对方没被任何可能的敌人抹杀掉之前...

 

所以说他真的不是为了成为他的保姆才决定同盟的好吗!更不是为了惯着他的任性才呆在这里的好吗!?该死的为什么我非得担心那种蠢货的安危不可啊!

 

一边恼火着这种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无力感,一边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势横扫过街道的死亡外科医生,最终在诸多群众惊恐的目光下停在了某间饭馆门口。

之前关于对于这个村落的各种猜想与疑虑,此刻似乎都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看到他来了便不顾塞了满口食物,依旧兴高采烈和他打招呼的那位,好像除了吃的什么都不重要了似得那位,现在依旧是笑得那么无忧无虑...

 

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大致是对目前的状况有些自暴自弃似得坐了下来,一脸无奈的看着身边大快朵顾地吃着带骨肉,把嘴巴塞得满满的草帽少年,罗撑着脑袋沉默了起来。

难道他完全都没有发觉这个地方的不对劲吗?就算见闻色不是草帽当家的专长,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察觉不到吧...这个笨蛋到底是在想什么啊...还是说...有别的什么原因吗?

 

似乎是见罗一脸的闷闷不乐,于是本在积极摄取养分的船长桑,在用力地吞下了口中的食物之后,终于将注意力从肉上边转移了出来,眨了眨眼睛开始关心起了身边的同盟医生。

“诶?特拉男你不吃吗?我点了不少东西哦!你也吃一点吧,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找娜美他们啊!~”

“不了...我不饿,何况...”

罗看着眼前满脸不解的瞧着自己的草帽小子,忍不住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草帽当家...你是真的什么都没感觉到吗?”

“诶?感觉?感觉到什么?”

“...你的见闻色,难道没能感觉到什么嘛?”

“恩?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啊!”

 

“......”

诶...是吗...这个笨蛋果然什么都没察觉啊...

 

“?”

不,等等!什么都没察觉?不对!他难道是...

 

“草帽当家!你是说你也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感觉到吗?!这个村子以及别的气息??”

“啊?对啊,除了特拉男以外什么都没有哦。”

路飞笑得一脸率直的说出了这个语出惊人的实事。

 

什么???!!

这家伙一开始就察觉了可是却什么都没说吗?!这神经到底是粗到了何等地步啊!

 

“草帽当家的!你...”

就在罗忍不住想要爆发的时候,路飞咬了一口肉,不紧不慢口齿不清的又自顾自说了起来。

“嘛嘛~~反正也什么都感觉不到,那又何必非要去感觉什么呢。”

“?”

罗被这句似乎漫不经心的话给弄愣了,而眼前的人却只是再一次地吞下一口肉,然后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他说道。

“而且能感觉到特拉男在就好了嘛!总会有办法的啊!嘿嘿嘿~~”

 

“......”

罗再一次的沉默了,他就这样直直的看着眼前嘻笑着的黑发少年,看着他就这么毫无根据地发表着那自信过头的宣言,而待他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居然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对方,那看似不负责任的发言。

 

他差点就忘了——

这个戴着草帽的年轻男子,从来就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困惑却步,他永远都是以最率直的方式,坦率地面对着一切,毫无犹豫,也毫不畏惧。

 

为什么能做到如此呢?明明什么保障都没有,在这片完全陌生的岛屿上,什么都感觉不到,仿若被关进了隔离舱,封闭在了黑暗之中。我们被迫蒙上了双眼,在此探索着出路,而说不定只要走错一步,前方就是万丈深渊...

 

可在这种情况下,你也相信着我们能安然无恙吗?

 

“呵呵呵呵...”

他突然的就笑了起来,似乎难以抑制什么呼之欲出的东西似得,此刻他只是想笑出来。是嘲笑着自己之前的焦虑,还是嘲笑着看低了眼前少年的自己?不管怎么说,他都有着充足的大笑一番的理由。

 

他以为眼前的草帽小子是谁?那可是他看上的盟友,是未来最足以成为争夺海贼顶点的最强大的敌人,是在这伟大航道之中,最够格成为海贼王的船长之一——蒙奇D路飞啊。

 

 

TBC


评论
热度(16)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