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最近掉坑Fate系列...短期内不会出坑。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超蝙】你所值得的一切(完结)

)(
———————
原本是想放个大纲直接完结的,在被严厉抗议之后我居然写完了…
咳,虽然迟了点,但祝各位新年快乐~!(・∀・)

自那天的夜巡谈话后过了三天,迪克仍未从莫名的碰壁落败中恢复过来,然而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很快就要到年末警局最忙碌的时候,那样他就不能继续待在庄园里打诨、不,激励养父追求幸福了。

难道他的小小心愿今年也依旧要打水漂了吗!这都已经是第几个年头了!看在老天的份上,以他如今的年纪与平日繁忙的双重生活,他不可能有心力与毅力再来一次…

再说,克拉克那边直到现在还是安安静静、毫无声息…说真的,他干嘛非要费这个劲呢?

 

陷入了颓丧状态的迪克消极得想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来自餐桌对面的布鲁斯不动声色地观察。

他知道迪克有事情瞒着他,又或者是在计划着什么,而从他养子这两天持续的心不在焉看来,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挫折。虽然很想当面问个明白,但是他在迪克面前的坦率、不,应该是威严,已经暂时耗光了,所以尽管如今他们的关系稍加缓和,布鲁斯仍拉不下脸去表达关、咳,应该是避免自己的养子犯傻。

他会自己搞清楚的。

 

而家里唯一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管家先生,则默默地将餐后甜品放上餐桌,假装自己不知道两位主人几乎要发散在空气中的各种复杂思绪。

年轻人啊…

 

转折发生在午后,布鲁斯才刚结束一轮体能锻炼,阿福就告知家里来了访客。

是克拉克,而迪克已经兴高采烈得拉着对方去了院子里。

 

这可令布鲁斯有些困惑了,迪克已经持续意味不明得沮丧一阵子了,难道这又跟超人有什么关系吗?

他一边擦干脸上的汗水,一边往庄园的庭院走去,在靠近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了迪克充满喜悦的笑声,就好像过去他还是罗宾的时候那样,开怀得大笑着,这可有好一阵子没有过了,而这让布鲁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放轻脚步,一边探听着隐约传来的谈话声,一边潜行到了接待客人用的凉亭附近,然后便发现他的养子几乎整个人挂在了克拉克身上,笑得特别开心,而小记者则一脸不好意思得一手扶着眼镜、一手扶着迪克的腰,悄声得说了些什么…

布鲁斯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站在这里,但是这可太奇怪了,这里是他家、他的庭院,而那是他的养子跟他的搭档…

他转头就回到了室内。

 

另一边,回到几分钟前。

迪克相当惊喜克拉克居然登门拜访了!这可是自从他离开家以后少有的情况,更不论是在那场算得上是孤注一掷的谈话后。他一开始甚至担心有那么些可能,克拉克是来表达抗议的、或者更糟,给他下黄牌警告的,然而克拉克的表情告诉他,对方并没有因为那场谈话而让他们的关系变得尴尬,这也就说明——

“老天啊~!你想通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得确认道。

“唔嗯,是的,那相当的…有启发性。”克拉克认真得回答。

“噢~!那真是太棒了!”迪克忍不住欢呼着飞扑到他的童年偶像身上,熊抱了对方一下。

“迪克!…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克拉克无奈得苦笑了一下。

“我不在乎!我他妈几乎都要绝望了你知道吗!”迪克马上放开了他,一脸激动的挥舞着双手,“我甚至觉得我已经搞砸了!噢~感谢上帝,克拉克你简直就是希望之星!”

“迪克…”克拉克好笑得看着眼前年龄似乎倒退了好大一截的小鸟儿,一时间不知道是要先提醒对方注意语言,还是吐槽对方居然对着超人说了个关于希望的梗。

 

“那么,你有什么打算吗?准备什么时候告白?”他挂着大大的,略带调侃的笑容问道。

“我现在觉着这事是不是你的某个阴谋了...但老实说,对此我可真没把握,虽然我想了很多,但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克拉克有些踌躇得说着,不安地望向宅子的方向,他看到布鲁斯扔下擦汗用的毛巾,进了冲凉房,于是他马上又挪开了视线,“我甚至不确定他会喜欢我,或者说,喜欢男人?”

“噢拜托!克拉克!你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你可是超人啊!更何况布鲁斯也不是那种特别直的类型,我确信有那么几次,他对你肯定是有那个意思的。”迪克一脸恰定的说道。

然而克拉克还是显得很是犹豫,“我认识他的时间几乎和你一样长,可我完全没发现他有任何越界的举动,而他交往过得对象清一色的都是女性…”

你说得你之前就跟男人交往过一样。

迪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恕我直言克拉克,在我看来超人才是那个直得像根电线杆的家伙,然而我觉得既然连你都能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足可说明这根本就不是性别层面的问题,你们对彼此的感情就像是无意识间互相传递的精神链接,还要是加固、密封、外人无法接入其中的那种。”说到这里迪克突然感到一阵委屈,他停顿了一下才把话接下去“…我本来以为你们早就心知肚明,然而谁能想到呢?我甚至都不是罗宾了你两居然还没在一起。你们完全浪费了我那些年的期望你知道吗?”

克拉克一脸震惊得看着迪克,反应过来后脸上便克制不住得红了一片,他完全不知道一直以来迪克、那个总是跟着他们的小鸟儿,到底是怎么看待他跟布鲁斯的,而现在他确信自己绝对不能更丢脸了。

“你、你一直是这么想的?我完全没…”

“你当然没感觉到,看在老天的份上!你们那些没完没了的互帮互助、自我牺牲…你们都沉浸在友谊的安全港湾里太久了,谁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而我居然还以为你们迟早会在哪一次的感情表露之后,情难自禁得滚到一起去。”迪克毫不留情打断了他,这次他是真的朝克拉克翻了个白眼,为他那些年浪费掉的情怀与期盼。

“迪克!”现在克拉克是真的想原地消失了,如果迪克再这样讲下去的话。

“好了好了,我闭嘴了。”迪克举高双手做投降状,“但你真的没个计划什么的吗?”

“…不好说,我们都知道布鲁斯戒心很强,而且就算你说我们的感觉是双向的,事到如今,成功率恐怕也不会太高。”克拉克摘下眼镜,疲惫得抹了把脸。

他们这些年早已不像过去那样频繁交集了,不知不觉间,在日常生活与超级英雄事务的反复折腾之中,忙绿如他们甚至连一起喝杯茶、聊聊天的时间都没有…或者说他之前没意识到他们需要这个,但如今回想起来,那些美好的时光总是能令他感到舒适与愉快,在他们共处的时间里,他总是能够很好得融入对方的私人空间…但愿布鲁斯也能这么认为。

他真的想取回那些过往,以及更多的,与布鲁斯在一起的时间。

他令他感到完整。

 

“那么、这样如何?你们必须再次熟络起来。”迪克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从现在开始,只要有机会,你就到庄园来吃晚饭,一周起码两次,来之前通知我,我会跟阿福说。最好是下午过来,这一般是布鲁斯最有空的时间,你可以陪他聊聊天什么的。”

“这合适吗?我并没有被邀请…”

“就当是我邀请你的就可以了!他最近心情不错,不会把你赶出去的。”迪克继续说着,列举了不少可以跟布鲁斯相处的时机,最终他总结道:“你必须尽可能多的跟他聊聊,哪怕只是穿着红披风在蝙蝠洞转一圈都好!”

“…好吧。”虽然仍有些犹豫,但克拉克还是答应了。

毕竟,这只是重新回到他两还不那么亲密的时期,然后照着过去的情况再来一次而已,不是吗?

 

----------

 

事情越来越失控了,虽然他还说不出是怎么失控的,但是自从那天之后,布鲁斯发现克拉克拜访自己的庄园,出现在自己餐桌边的日子开始变多了…或许太多了。

他冷淡得切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而旁边的迪克正在跟克拉克热烈得讨论着下一个赛季的比分预测,他对于他两的谈话内容基本是右耳进左耳出,仅在他们提到自己的时候才哼哼几声以示回应。早在克拉克第三次拜访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阻止这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必定要谈论些什么了,毕竟连阿福都没有斥责这些不符合礼仪的行为,那他又能怎么样呢?他甚至笃定阿尔弗雷德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才允许克拉克屡屡的频繁拜访,并准备充分得做出足够让氪星人也吃饱喝足的料理。

布鲁斯说不准自己是个什么滋味,他跟克拉克是多年的老搭档,而长久以来的相处,令他对克拉克向来保持着某种颇高的敬意,超人为人如何他根本无需揣测,尽管他从未表态,但克拉克素来拥有他所知道的最正直伟大的灵魂,是他少有的能够信任与肯定的对象,无论他们这些年的相处是否多了些许距离感,他对超人的认知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的养子对他的搭档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亲近感,而他的搭档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不适与抵抗,并且这阵子他总是能抓到两人鬼鬼祟祟的在某些地方亲密的谈话。

他该死的当然知道迪克一直很喜欢克拉克,这孩子从小就有着聪慧的头脑与敏锐机灵的眼睛,早在蝙蝠侠对超人放下戒心之前,迪克就已经相当信任并崇拜这个外星来客,超人是迪克多年的偶像,甚至连如今夜翼的名号也与超人有关,他的老旧储物柜里甚至还有当年瞒着他收集的超人玩偶。

布鲁斯突然觉得很头疼,同时还有一股莫名的焦躁,连带着美味的餐点都有点吃不下去,他草草得吞下最后一口牛肉,喝干了杯子里的饮料,宣布他有急事要处理并匆忙离开了餐厅。

甚至在他步出门后都能隐约的听到两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噢,这可真是够了。

他怒气冲冲地到蝙蝠洞穿上装备,离开了庄园。

 

“我觉得不太对劲。”克拉克谨慎地判断道,隔着建筑注视着飞驰而去的蝙蝠车。

“…真奇怪,你最近跟他聊天说错了什么吗?”迪克一脸凝重得询问。

“没有?事实上他几乎不怎么搭理我…”克拉克有些沮丧的说道,“我甚至觉得他比之前还要冷硬。”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迪克顿时感到头疼。布鲁斯这些天显得有点油盐不进,明明哥谭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令他恼火的事情,可他总觉得他养父憋着一口气无处可发似得,但他又没有对克拉克表示什么意见,“我今晚去探探情况好了,你等我消息?”

克拉克点了点头,今晚也只能这样,暂且作罢了。

 

等蝙蝠侠回到蝙蝠洞的时候已经将近清晨了,而他一下车便轻易地发现早有人等在这里。

夜翼正坐在他的椅子上,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看得出来已经在这呆了不短的时间。

“老天啊,今晚明明风平浪静,我都回来两个多小时了…你再不出现我都要睡着了。”迪克一边按压着疲倦的眼睛一边抱怨着。

布鲁斯没搭理他,而是径直进了洞里设置的冲凉房。

迪克对着那个背影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最终忍住了幼稚的口头反击,无奈得把自己从椅子上拖起来,跟着进了换衣间,卸下自己的一身装备。

 

待他们都换上了一身居家服,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的时候,迪克几乎是瘫坐在上边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如此争分夺秒的等到现在,但是他下周就要回布鲁德海文了,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

于是他深吸口气,把自己的腰撑直了,一脸凝重得对着佯装翻阅公文有一阵的布鲁斯开口道:“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许可,我可以同意。”他还没把话说完就被打断了,而布鲁斯看起来则是一脸的疲惫和懊恼,“你向来很有眼界,而如今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没理由限制你的自由。”

What?

迪克一脸愕然得瞪着布鲁斯。

“你想要跟谁在一起我都没理由拒绝,这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做决定。”布鲁斯此刻有些心不在焉得拨弄着那些文件,眼神则显得有些飘忽,“哪怕你要跟超人谈恋爱那也是你的自由,克拉克是个不错的人…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的取向横加干涉,我不是那样的家长…”

…WTF???

现在迪克的表情只能用惊恐来形容了。

布鲁斯在胡扯些什么??他跟克拉克?他???

“等等!等一下?!”迪克像被雷劈中了似得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托布鲁斯的福,他现在已经睡意全无了,被吓得。

“我才没有跟克拉克在一起!你见鬼的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

好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布鲁斯皱起了眉头。

“你不用感到难堪,迪克,要知道,多得是与自己的童年偶像结婚的男人*。”

“…...”

 

最终,迪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消了布鲁斯那个在他看来荒谬之极的误会,此时他已经完全丧失气力,重新瘫倒在沙发上了。

“我的老天啊…我总算知道你最近的态度为何怪怪的了…拉奥保佑超人,这事怎么就那么难。”他忍不住双手捂脸,狠狠地摩擦了一番,好让自己别马上昏睡过去。

 

“…说到这个,你们明明没有在交往,为什么克拉克还经常出现在这里?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既然都把话挑明了,布鲁斯也破罐破摔打算问个明白,省得他又落入了某种他不擅长领域的误解。

而迪克实在忍不住瞪了在这种事情上无比迟钝的侦探一眼,他有些泄气得回答道:“克拉克想要跟某个人表白,但是他不确定要怎么拉近关系,所以才找我商量而已!…我的天啊!我都不知道…”说到这他就讲不下去了,他真的很想狠狠地抱怨一番这几周的白费劲,然而现在他只想回房间睡个天昏地暗。

于是他照做了,打个挺站起来,扔下布鲁斯在那径自离开了。

 

克拉克要跟人表白…?

布鲁斯盯着眼前的写满了单词的文件,想着对方不是才跟露易丝分手不久…

何况不是迪克又能是谁呢?能够吸引克拉克、吸引超人的人…

 

直到室外的晨光打在了桌面上,布鲁斯才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回房间。

 

-----------

 

当克拉克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简直有些哭笑不得,而迪克在电话那边气急败坏的抱怨反而令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你还有心思笑!老天啊!我实在是要对你们失去信心了!这都什么破事…”

迪克在那头按耐不住得埋怨道,而克拉克则费了好些劲儿才总算安抚好这只完全炸毛的鸟儿。

“好吧,事到如今我完全没招了,脑袋空白,砰~的一声,被布鲁斯完全炸没了,你得靠你自己了,超人。”迪克在那边夸张地做着爆炸的动作,然后在床上打起滚来。

“咳,”克拉克克制住了再次涌上来的笑意,假意清了清嗓子,找回认真严肃的态度答复道:“我知道了…我会自己想办法跟他说明白的。”

“你真的行吗?我现在觉得他的神经简直有那~么~粗!”

“噗哈哈哈!噢~!拜托别再逗我笑了迪克,虽然我也觉得能把我跟你凑成一对的布鲁斯已经没有救了…”

“求你一定要救救他!超人!不然没人能办得到了,我说真的!”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克拉克一边漫不经心的答道,一边拿起了手边的花束,“其实经过你这次的教训,我觉得我大概已经明白该怎么做了。”

“真的?你真的能行?”

听着另一头充满期待的声音,克拉克露出了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当然…他可是布鲁斯啊。”

 

----------

 

抓钩射出挂在他实行了无数次的位置,他站在高楼的滴水兽上瞭望他的城市,这个他心爱的、总令他辗转不眠的家园,她几乎耗费了他前半生所有的心力,去捍卫她的底线,去阻止她的堕落,而他知道,他今后也将为她奉上下半辈子的所有关注,哪怕他将永远在黑暗中来去,直到哪天献身其中。

但今天似乎有些许不同。

红色披风的一角出现在视野中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反应过来了,他抬头直起身子,表情不悦得迎接了这位不合时宜的访客,鲜艳耀眼的超人永远跟灰败腐朽的哥谭格格不入,然而这么些年来,他也该习惯了。

“有事吗?超人,我没听见有联盟的通讯。”

“噢,不,不是联盟的事情,只是,我有些话想说。”

光明之子又在肆意发散他感染力十足的温和笑容了,这人是怎么办到一年到头保持这种积极心态的?当然,他也遇见过超人失意愤怒甚至沮丧挫败的模样,但是说真的,无论如何他都会再次飞起来,然后带着一副世无难事的姿态重新回到战场,带着这个令人厌烦的笑容。

“我很忙。”

“你在休息,每次当你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待半个钟头。”超人朝他挑了挑眉,露出一副颇为得意的,当人们发现了什么小秘密的时候才会有的表情。

这就是了,不管超人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公式化的英雄人物,只有他才知道克拉克不过是个人情味十足的小记者,没法放着所有那些苦难不闻不问,时刻控制着自己的方方面面,去维持一个充满希望的象征。

“啧,你到底来干嘛?”蝙蝠侠不耐烦得催促道。

“嗯…我就是想问问,如果你喜欢某个人的话,该怎么表白才最有诚意?”超人摆出一副认真诚恳、听取教诲的表情问道。

“…我衣服上难道写着情感咨询师这个职业吗?!”蝙蝠侠难以置信得怒吼道。开什么玩笑,迪克之后轮到他了不成?

 

“不,我认真的,请你帮帮我,布鲁斯。”超人在蝙蝠侠抗议称呼问题的时候选择了无视,并以诚恳认真、热烈感叹的语调接着讲述道,“因为这个人是我的毕生挚爱,而我发现我不能忍受失去这份感情,我爱了这么久却直到如今才得知真相,回首过去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如果我不能得到回应,我觉得我会就此枯竭,我必须说出我的感受,以换得一个共处一生的机会…拜托了布鲁斯,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蝙蝠侠沉默了下来,似乎是被惊到了,他哑口无言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挤出了断续的答复。

“显然你已经很清楚自己该说什么了…就,跟她这么说,选个你们都熟悉的地点,买束花什么的…见鬼、克拉克,这种事情你应该自己决定!既然你爱了她这么久了,就应该知道要怎么表达!”

“…你说的没错。”超人看着他,点了点头。

接着一阵风吹过,他消失了。

蝙蝠侠注视着寂静的夜空,不自觉得呼出了一口气。

又是一阵风吹过,氪星之子又回来了,并且手捧着一大束艳红如其披风的玫瑰,带着他最嫌弃的那个笑容。

“那么,布鲁斯,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THE END

 

或许会有迪克视角的后日谈番外掉落,我不确定…我已经为了履行承诺肝了一个通宵,爆字数来完结他了【力竭吐血】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忍受我一波三折的文笔...

小伙伴们咱们有缘再见吧_(:з)∠)_

----------

*关于老爷说的与童年偶像结婚的男人们…这是真的,我前段时间得知,海王的演员杰森·莫玛、狼叔演员休叔,都是与自己的童年女神结婚了…而幻视的演员保罗·贝坦尼也是自己妻子的大粉丝…真是迷弟们的巅峰啊…

评论(13)
热度(155)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