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最近掉坑Fate系列...短期内不会出坑。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超蝙】你所值得的一切(中)


你所值得的一切(中)

又名《如何把你的养父与童年偶像送作对》

 

迪克离开之后,克拉克像是游魂一般得呆在了那里,直到他躺在了自己公寓的床上为止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他的脑中不断得回放着所有一切与布鲁斯相关的记忆,感谢超级大脑他甚至能够记住所有的细节,抽丝剥茧一般,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他窗户的那一刻,他终于完全明白了迪克的意思。

他说的对,没人会那样看待自己的朋友,没人能够像他和布鲁斯那样看待彼此。

而他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才会错过这个。

他们以灵魂互相吸引,以信念彼此纠葛,如果必要他甚至能够为对方付出一切,想明白一直以来他都将布鲁斯至于何种地位,就足够令克拉克心惊。他总以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出乎情谊,来自于某种英雄之间惺惺相惜,但他显然错的离谱,他从未想过这个可能性,他们之间能够拥有比这更多,而这大概是因为…

因为那是如此自然而然的事。

当他们陪伴在彼此身旁,任何事情都是那么的正确。

他抬手用力地搓了把脸。

他真的是个笨蛋。

倘若超人真的渴望拥有一个存在于此的锚,那怎么还会有比蝙蝠侠更合适的人呢。

 

当然这里也有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克拉克带着依旧恍惚的精神照着习惯抵达工作地点的时候,面对着自己熟悉的文字工作,他的脑子总算开始正常运转了起来,或者说,感性时间过去后,他的理智总算开始回归了。

谁他妈的都知道布鲁斯·花花公子·韦恩只和美女约会。

想想那些层出不穷的八卦娱乐报告吧克拉克,尽管他很清楚这是布鲁斯的一层伪装,但是他这位多年的好友确实有着各种乱七八糟的情史与数不清的爱慕者,比如哥谭的女记者、比如猫女…噢,他甚至十分肯定对方偶尔还会和后者幽会。

于是他折断了一支笔。

当意识到某些感情之后他想他再也无法淡定得面对某些事了。

这都是迪克的错。

 

毫不知情自己被当成了挑唆不嫌事大的罪魁祸首,迪克·格雷森,今天也依旧努力得准备实施下一步计划,尽管忐忑不安,但无论如何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便希望渺茫,他也得从那位难缠的老顽固嘴里撬出点什么。

上吧格雷森!

他默默给自己打气。

 

于是当晚夜翼就在蝙蝠侠的巡逻路线中“偶遇”了对方,顶着对方压力深重的、可解读为‘蝙蝠侠不赞同’的瞪视,夜翼竭力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他知道一旦他绷不住情绪,那最终他们绝对又会不欢而散。

好吧好吧,暂且忘掉那些不愉快的,现在就、只是布鲁斯,只当对面那个是布鲁斯,不仅仅是蝙蝠侠,而是他的导师、他的父亲。

他调整了下呼吸,然后以尽可能轻松的语气打招呼:“嗨,方便一起吗?”

 

蝙蝠没有回答他,他就那样转头射出钩爪荡走了,但是这不妨碍夜翼厚着脸皮跟在后边,期间好几次他都想找机会开口说点什么来打开话题,然而这个毫不领情的黑匣子怎么都不愿意妥协。

或许我不应该试图和处于蝙蝠侠状态下的布鲁斯谈话…

夜翼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冲动。

然而今晚幸运女神终究还是眷顾了他,当他们两默契得解决了一起偶遇的团伙劫案之后,降落在钟楼上的蝙蝠侠总算屈尊降贵似得开口了。

“你有事要说。”

那甚至都不是一个问句!

 

虽然不满意对方的态度,但夜翼在开口前还是先小心的酝酿了一下,最后他试探着说了句不会太具有针对性的话,“你知道…虽然你总是觉得只靠自己就什么都能办到,但是实际上你并不是只有自己在做这一切是吧?”

蝙蝠侠冷着一张脸回答,“如果你是在暗示什么,提醒你,是你先决定离开的。”

“什么?我才不…”不对,这不是在说我的事!夜翼猛得捂住脸。

该死,这个太模凌两可了,重来!

“咳,我是在说,你有没有想过,很多时候你不必自己拦下所有的事情,即使不、是、我,你也可以偶尔依赖下别人,不、要、说、你不需要别人的帮忙,就像你绝对会需要阿福与卢修斯,其实在很多事情上,你根本不必自己一个人去承担…”

“然后呢?把其他人拖进这堆破事里边来把事情搅得更糟,又或者我还得分心去操心他们的安危,就像你从来也不听我的一样?”蝙蝠侠毫不客气得打断了夜翼,显然还夹带着一股怨气,以及某种深藏未愈的疼痛。

啧,他就非得把全部事情绕到他们身上吗?!对啦,他们大吵了一架,冷战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的养父是个天杀的混蛋!但是他根本不需要在这种时候提起来!

不对!现在不该是在讨论我们之间糟糕的亲子关系!

“那么除我们之外呢!过去你会借助于芭芭拉的协力,你跟戈登也依旧是好搭档,但是我确实有注意到你比过去更乐于孤立自己,我不觉得这是件好事,阿福很担心你...我、也担心你,你太习惯于把人际关系变得糟糕了,我们过去…有过一段好时光,而我记得在那时候,即使是最糟糕的境况下,我们也有着最可靠的帮手…”他就差要把克拉克的名字推出来了!就差那么一点!但是他不能明显到那个地步对吧,否则也太司马昭之心了…

 

蝙蝠侠沉默了好一阵子,他锐利的双眼透过白色目镜打量着与他僵持着,努力绷着一张扑克脸的夜翼,想着对方这么一番说辞到底有什么目的,这实在太异常了,倘若他没有失忆的话,他明明记得几周之前迪克还对他两看相厌来着…

“你是在同情我吗?你觉得我需要谁的陪伴来弥补失去的那块儿?是什么让你能够自以为是的认为、你明白我的需求?!”蝙蝠侠变得恼火起来,他不需要他的养子来提醒他需要什么,更不需要他来担心他的私事!

他焦躁得转过身想要离开,但是夜翼很快跳到了他面前拦住了他。

显然他养子的扑克脸也绷不住了,此刻夜翼正情绪激动得朝他怒吼。

“而你认为我说错了?!明明你才是那个固执己见的家伙!谁说你都不听!小时候我一直觉得你很勇敢,你独立支撑起这一切,就像是个英雄!但是现在我才发现你不是!你总是在逃避那些你处理不来的事儿!用你糟透了的脾气搞砸一切!你避重就轻!冲我们发火!尽一切努力赶走我们!你视而不见因为你总是觉得我们会离开你!所以当我们离开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说!…你就只是什么都不说!该死的!你明知道只要你开口要求,我们就会一直在你身边!”

“我不知道!!”

夜翼猛得被打断了,此刻他正顶着蝙蝠侠暴躁状态的瞪视,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刚才那一下子的气血上涌这会儿已经退了下去,但他不甘认输,于是倔强得咬着嘴唇回瞪着他的导师,直到过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对面的男人终于发出了一声懊恼的低吼。

“我他妈的不知道!或许今天你在,明天你不在!这事情就是会发生!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把你绑在边上绑在家里不让你离开?像过去那样教你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迪克!而我不需要…我不能也没有道理要求你留下!”面具下的男人疲倦地抹了把脸,“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迪克,而你已经足够成熟到能够独自担起责任…我能处理好自己的事,而这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干涉…我最近或许很糟,但你知道我不是没有过更糟的时候,我以前能处理好,现在也能…就、回去吧夜翼,回你自己的生活中去。”

他当即射出了钩爪,迅速得离开了这个乱七八糟的情绪宣泄现场,他估计着他一年份的坦诚大概都交代在这里了,而继续待下去显然完全没有好处。

 

而被养父的一番话砸晕的迪克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除了满心的感叹之外,还收获了一丢丢的纳闷。“…操,他完全搞错重点了,”虽然他很感动于布鲁斯难得的真情流露,然而,他的‘撮合我的养父与我的童年偶像计划’也失败得很干脆,“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对不对…?”

一阵夜间凉风吹过,夜翼突然觉得这个空阔的楼顶有些冷。

 

-------------

TBC

 

还有一章完结!大纲终于想好了,大少辛苦你了!我终于想到要怎么帮你把超蝙送作对了!哈哈哈哈哈(花了差不多一年才想到办法也太夸张了吧!是说连文风都不太一样了...)


评论(12)
热度(128)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