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超蝙】你所值得的一切

你所值得的一切(上)


那是他藏在心底里的一个小秘密,打从他被带出马戏团,带离那个伤心地,在噩梦与黑暗中被拉起,那只宽大的手掌引导着走进了新的生活开始,这个秘密就一直隐藏在他的心底。他曾经梦见过那个美好的情景,白色与红色交织,鲜花与笑容相映,那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当他还只是那个无可替代之人身边的一只小小鸟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期望着这件事的发生了,他是那么的优秀,那个他将用一生去敬仰去爱戴的导师,有谁会在真正了解过他之后却不爱上他呢?任何一个善良的灵魂都会被他吸引的,而他也绝对值得那些关注与仰慕,于是他知道那绝对是迟早将会发生的事情,那时候的他是如此的单纯,相信着美好的事物总会在不经意间降临,从此幸福与快乐将措手可及。

然而一年一年的过去了,无情的时光飞逝,他懂得了越来越多的道理,也逐渐的开始明白了某些看似简单,却也分外复杂的事情。那其中包括了这么多年过去,当他从一只雏鸟蜕变成猛禽,当他不再时时刻刻陪伴在那个人身旁,当他开始有了交往对象,以及,更多的交往对象之后,那个人,布鲁斯却依旧孑然一身的原因。

他能够理解他,但并不赞同他,就像所有那些在他成年后,或即将成年以前与他有过的所有争执一样,他从来就不赞成他。然而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的父亲是如此的顽固,就算是好不容易将他拉扯长大的老管家,也同样的拿他毫无办法。而他呢,也在他能够明白这一切以前,也早就过了能够向男人肆意撒娇、索取所求的年龄了。

事到如今他怎么也不可能再跑到布鲁斯面前向他要求一个完整、健全的双亲家庭。

光是想想都能令他错觉那两道带着寒光的视线直射在身。

于是秘密永远将是一个秘密,他的期望将与老管家同样归于岁月带来的沉寂 。

 

然而不久之后,他就改变了主意。

在布鲁斯真正意义上又一次经历了彻底的心碎之后,他决定改变主意了。

并不是说他原谅了对方曾一度赶走他的刻薄,而是因为他始终还是爱着他的,这是为了他所爱之人值得的一切。

 

他回到了家里,几乎是不动声色,而他父亲的脾气显然比他离开之前更差劲了,但不要紧,他回来不是为了跟他争吵的。

于是他假装他只是无处可去,并多次向管家先生抱怨现在租房价格的无情,尽管谁都知道那个别扭的男人,从不会在物质需求上令他的孩子难堪,但他就是不愿意在日常生活里,用布鲁斯为他建立的账户里的钱,或许多少是有些赌气的成份,可他毕竟是个成年人了,他可以照顾自己。

 

他还有个很实际的计划,当然啦,他可没想着没个谱儿就去碰壁,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有些忐忑有些事情是否还会像他小时候想得那么单纯,可无论如何,这是他所认为的唯一的机会,他所能做的也唯有放手一搏。

他的目标打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说他自私也好,自以为是也好,总之在他心里,倘若有任何一个人,他觉得曾最为接近布鲁斯心底的柔软部分的话,那便唯有那么一个。

 

他在一家咖啡店里约见了克拉克,他童年至今的偶像,除了他父亲之外,他最为敬重的对象。克拉克的另一个身份,超人,几乎是在他心里等同于蝙蝠侠般的标杆,他从来就不曾掩饰自己对他的崇拜。至于克拉克其人,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个温和善良的男人开始,他便觉得自己从他克拉克身上找到了,从他父亲身上所无法感受到的另一种温暖,无论发生什么,在他遭遇难题的时候,除了布鲁斯外他总会最先想到克拉克。

而如今,亦然。

 

他没有怎么犹豫,就问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问题。

当他询问对方有没有交往对象的时候,那个淳朴的小镇出生的男人差一点就将嘴里的饮料喷了出去,好在男人的自制力惊人,硬是咽了回去,否则这家咖啡厅恐怕就要遭受开业以来最大的惨剧了。

在他再一次认真的询问之下,男人总算别扭着答复了他。

克拉克在不久前分手了,与喜爱多年的那位女记者。

当话题一打开,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他安静地听着克拉克略带忧伤得诉说,他依然爱着对方,然而这些年的相处中,他始终无法全心投入这段感情,总是有突发状况,总是有更需要他的事情,这无疑对他的爱人而言是不公平的,每一次当他离开她的身边,他便觉得亏欠了她一次,时间一长,这无形之中就形成了某种压力。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说到最后克拉克捂住了脸,他第一次见这个男人如此脆弱的模样,令他忍不住将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轻轻地按压以示安慰与鼓励。

“我总是在寻求某种感觉,某种、归属感,我曾以为她能给我这个,毕竟于我而言她是那么的完美,可相处的时间越长,我却越是不安,‘总有一天她将离开我’,我总是忍不住这样去想,我…她是那样的重视我、信任我,而我却…这令我无法继续了,我不能这样对她。”

他们分手了,纵然伤心难过,却是最好的选择,如今他们虽然不在一起了,但却依旧是彼此最亲密的家人,多年的相处让他们都习惯了对方的陪伴,但已不再有当初的热烈。

“我知道我们大可以就这样子结婚,退休之后在乡下找个房子定居,再要一两个孩子,过着最平凡安稳的日子。但我开始明白那不会是她想要的生活,她的追求、她的理想,绝对不只是这样平凡的期望,这仅仅是我个人自私的想法,这是我所设想的、我所想要的未来。但我们的人生并不是这样的。”

“我有终其一生也无法卸下的职责,她也有终其一生都要追寻的真理。如果没有了这些,那我们会怎么样?”

 

他听着这个,想起了另一个被其职责束缚终生的存在,那般沉重的枷锁重重叠叠禁锢在身,无法逃脱无从逃避,即使鲜血淋漓也要迈步前进,那种令人窒息的黑暗逼得他差点就要妥协认输,逃回属于他自己的空间里,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他的初衷,想起了他心底里的秘密,他期望多年的那个瞬间。于是他知道,他不能畏缩,不能在这里放弃,为了那个人所值得的一切。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只是弄错了寻求的对象?”他有些挑战似得开口,他知道这多少有些冒犯了,但他并非毫无自信。

 

克拉克朝他意外地挑了挑眉,这个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男孩儿,转眼间就已经成长为成熟强大的男子汉了,他毫不意外他会在对方身上看到他父亲的影子,那个坚不可摧的灵魂的侧影,他乐于响应这样的他,无论是怎样的挑战。

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那个男孩(无论过去多久他始终是他的男孩)认真得对他说:“你知道的,一直以来,都有这么个最懂你,最了解你,无论发生什么总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陪伴你的人。”

说着这些的男孩眼中有着令克拉克震惊的热忱:“你们并肩作战,你们生死与共,你们即便在最危急的时刻也能够对对方坚信不疑,你们甚至逐渐养成了彼此的习惯,总是如此的默契,打从你们认识对方开始,就没有哪一周不起码提起对方一次,而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出事,另一个都要为此拼命,见鬼的你们是如此的深爱着彼此,我从未怀疑过这点,但是该死的为什么你们要对此视而不见?”

 

这位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显然是被吓到了,他紧张得甚至都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坐在这个距离,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对方的钢铁之躯在为此颤抖,“你、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

“噢拜托,你当然明白,你清楚我在说什么,而我甚至都没有提他的名字。”他毫不客气得打断了对方的吞吞吐吐,在接下来的数分钟里,他们开始了一种看似无止境的难熬的沉默,直到克拉克再次开口为止。

“事情不是那样的,迪克,我很抱歉让你、有了这种、这种错觉,但是他对我来说是,朋友,无可替代的那种,挚友,硬要说的话,可能他不会承认,但是…”

“噢够了、够了,闭嘴吧克拉克,你要欺骗我说,你就是这样看待你的朋友的?”他实在无法忍受了,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要回去了,下午到我值班。”他喝光了他的咖啡,放下了两张美金就夺门而出,完全没理会仍然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克拉克。

这个主意真是糟透了,万一要是他错了呢?万一那些美好的期望不过是他童年里加了滤镜幻影?那可就真他妈尴尬了,未来的一个月、不,半年里他都不会敢直视超人那双蓝得纯粹的闪亮眼睛了。

 

TBC

 

-----------

昨晚突然有感而发的文,在手机上敲了前段,可能再更一章就完结。


评论(3)
热度(55)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