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最近掉坑Fate系列...短期内不会出坑。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Thomas Wayne,Jr传记》(P8)

以Owlman为中心的半AU粮食文,详情看P1前言

前文:P1P2P3P4P5P6P7


章前预警:本来都不想放这章了(捂脸),总之,本文的一切背景设定都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怕一些亲看完不适,所以在此特别强调——文中所提到的一切与猫头鹰老爷相关的CP都是过场式与过去式,SO,本次CP预警为(Black Mask/Owlman),以上,请注意避雷。

 

P8

 

在Roman·Sionis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大起大落的三十年人生中,有那么一个、可以说是左右了他的大半个人生,令他既爱又恨、既想忘记又死活无法放手的存在,那个Wayne家的少爷…不,不是那个愚蠢至极、脑袋空空的Brucie宝贝,当然了他也同样恨绝了那个多管闲事收购了他的企业,令他一无所有的混球,可是比起他的兄弟对他所做的一切,Wayne小少爷的那点小聪明几乎可以说是无足轻重了,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甚至怀疑,他的企业被Wayne收购或许也是对方暗中策划好的一个陷阱。

现在,那个令他咬牙切齿、几乎想要将其生吞入腹的家伙,居然就那样大刺刺的在消失多年后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这个厚颜无耻、阴险狡诈的,利用完他就一走了之的贱人,他的前搭档,前顾问,前男友:Wayne家失踪多年的大少爷、小Thomas A.K.A 两面三刀的情报贩子Mephisto。

 

“你他妈的来做什么!?你他妈的居然还敢回来?!”在所有那些破事之后,他居然还有脸出现在他面前!这令Roman难以置信。

 

Black Mask暴跳如雷的怒吼惊到了在场的干部们,他们终于纷纷反应过来拔出了配枪,齐齐指向了站在门口的Thomas。但尽管被数把手枪指着,这阵势却仍然没有影响到对方,Thomas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照样带着上挑的嘴角表现得一脸轻浮。

 

啊啊,他真是恨死他那若无其事、装模作样的恶劣脸孔了。

 

下一秒、他想都没想就抄起放置在桌上的红酒瓶朝对方扔了过去,期望将那副碍眼的笑容砸落。

 

然而对方却轻描淡写得接下了那个朝他飞去的瓶子,甚至还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看了眼标签,然后装模作样得喊了起来。

 

“噢天哪~!你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糟糕。而且你不觉得这种打招呼的方式也过于老套了吗Romanny(罗曼尼)?”

 

Romanny?!

众人对眼前闯入者的惊异程度显然又攀上了一个台阶。

 

“闭嘴你这个贱人!别那样叫我!!”Roman看起来简直是怒不可遏,但同时却意外的并没有像往常那般,掏出枪来直接教训那个冒犯他的对象,甚至也没有命令部下的人开枪。这在一旁目睹全程,并熟知Black Mask残暴本性的Batman看来,简直不能更诡异了,还有最令他在意的是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不管是侮辱性质的还是亲昵性质的,都昭示着两人关系的不简单。

这男人到底是谁?

对此Baman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同时也直觉眼前的男子恐怕就是Black Mask这些天以来,坐立不安的主要原因。

 

“哇哦,这么久不见你可真够伤人的…咱们为何就不能冷静得坐下来,好好喝杯酒、叙叙旧,再干些令人开心的事儿呢?”戴墨镜的男子丝毫没有被Black Mask猛烈的气势吓到,反而用对付闹脾气的孩子似得语气轻声安抚道。

Roman怒极反笑,他冷酷得注视着Thomas,一心想要泄愤的他用着刻薄又轻蔑的语气回应道:“所以你是在纽约欲求不满想要回来挨操了是吗?滚蛋吧Mephisto!老子早就不需要你了!你要是不想挨枪子儿现在就马上给我消失!”

 

Thomsa脸上素来从容的笑脸消失了,那一瞬Roman满意的体会到了名为报复的快感。然而下一刻就径自把手一松,将酒瓶摔了个粉碎的Thomas竟让他不自觉得缩了下身子,在目睹着地上的残渣的同时,他很快感受到了久违的一股冷冽的压迫感迎面而来。

Thomas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虚伪的给他的疾言厉色鼓了个掌,然后才阴沉的开口道:“干得好Roman,这么些年不见你他妈的倒真是出息了,还是说,你觉得如今已经活得太自在,而急于想要给自己找点‘乐子’了?”说到这,Thomas打从心底得挤出了一声诡异的冷笑,“哈!如果你真他妈闲得发慌,我倒是可以给你安排一场终生难忘的‘游戏’,好让你回忆一下我们过去的‘美好时光’。”

‘Game’一词刚出口,原本气势汹汹的Roman当即就变了脸色,他死死地瞪视着眼前的Thomas,语气却明显动摇得反驳着:“不、不,你不会…哥谭早就不是你的…”

“你想要试试看吗Roman?你以为这么些年长进的只有你自己吗?你以为你有今天的成就全是靠的你自己吗?”Thomas毫不客气得打断了他,并且声音随着那些嘲讽的话语越发的狠戾,“好好想想吧不知感恩戴德的混球!你真的会想要惹怒我吗?”

周围的干部们都不可思议得看着这忽如其来的反转,目睹着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苍白了脸色的首领而震惊不已,顿时都显得一副茫然无措。

 

但此刻在一片混乱的现场中,最混乱的却莫过于潜伏在此的Bruce了,他几乎都要绷不住脸上属于Matches Malone的伪装。

面对突如其来被告知的、男子的真面目,Bruce除了目不斜视的扫遍了Mephisto全身外,他简直都无法勒令飞速运作的大脑停下来。或者更难捱的是,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想直接飞扑过去、死抓着那名或许是他兄弟的男子的衣领,吼叫着质问他所有谜题的答案了,倘若不是属于Batman的那份超然的理智捆住了他,强迫他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话。

这他妈真是好极了(抱歉Alf),他最需要的那个关键线索居然自己出现在了面前,而他甚至还没来得及从Black Mask口中问出任何东西,眼下的形势就已经向他说明良多,当然同时间冒出来的问题也一样多到令他焦躁,他有些焦躁地想着这出闹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好让他(Batman)得以抽身出来。

 

噢该死的,Roman懊恼无比得想道。他知道他又输了,又一次败给了他——该死的Wayne、该死的Thomas!

多年来的合作与共处,Roman自是最清楚对方的疯狂手段,那不是他能够驾驭或承受的事物,这点他早就知道了,但这般的不甘心与挫败感仍然是令他恼怒不已。

 

“BOSS…?”站在Black Mask右手边的干部小心翼翼地出声询问。

而Black Mask在静默了半晌后,才咬牙得吐出了那几个词:“…出去,都给我出去!”

他的部下们都惊讶得瞪着他,然而BlackMask态度坚决。

“没我命令都不许靠近这里,都给我滚出去!”

他说着这话的同时,原本站在门边的Thomas已经重新微笑了起来,并且大刺刺得走进了房间,直直地朝着那一酒柜的收藏品而去,似乎完全的忽视了在场的所有人。

干部们在倍感不适的同时却也不敢做他想,都纷纷动身退出房间,连带原本被突发状况吓呆的舞女也匆匆的跟着跑下舞台,而Bruce则在离开所处的位置前,偷偷地将一杖小小的蝙蝠窃听器扔在了地毯上,并在挪动脚步的同时将其推进了沙发底下,接着佯装无事得跟在其他人后边离开,最后还贴心的帮忙顺手带上了门。

 

但Bruce没能注意到的是,原本只是站在酒柜边挑选着红酒的Thomas,在镜片下的眼睛突然瞟了一眼那张沙发,然而很快他的注意力就又回到了手中的酒瓶上,就好像他真的对那些品味糟糕的牌子很感兴趣一般。

最终他还是勉为其难抓了一瓶年份还过得去的意大利红酒,并取了一个新的杯子随意地坐在了靠边的沙发上,径自开瓶、盛满。

而从方才起就深觉头脑一阵混乱轰鸣的Roman,重新取出了他的面具,他注视着黑色面具上幽深的眼眶,手指抚擦着它的边缘,熟悉的质感多少能令他平静下来。就在这时,他注意到Thomas终于取下了那副碍眼的墨镜,露出了那双惑人的灰蓝色眼睛,以及那张神似于他兄弟的漂亮脸蛋。

 

该死的,即使经历了这么些破事,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也仍旧会被这张脸所吸引。

Roman忍不住开始瞪着眼前的男人,他很清楚这个混蛋从未将他放在心上,他两至多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他记得在过去那段难熬的时期里,他们配合默契得度过了一段绝对称得上是险象环生的日子,并取得了不少值得自傲的成果。

那时候的他是如此的为眼前这人的一切所着迷,他甚至会心甘情愿的为这人做任何事,只因为他相信,只要有Thomas在,他们最终肯定能够夺下整个哥谭的版图。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Thomas居然会背叛他!这难以琢磨的疯子,突然的就放弃了他们蓄谋已久的计划,并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哥谭!当他知道这事的时候,他差点就气疯了!他们当时与Oss*合作,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推翻Falcone,夺过那个老家伙的位置,并掌控整个哥谭的交易网了,然而Thomas的半途而废,却令他们先前的努力几乎功亏一篑!

更叫他抓狂的是,他后来才知道,他这么做都是为了Falcone的那个女儿!

一想到往事Roman简直恨不得杀了这个背叛了他的混球!

 

“Roman…”男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回过神来的Roman抬头就看见了那一双漠然的蓝眼睛,顿时一阵怒火又重新涌上了喉头,他猛得站了起来,朝着Thomas怒吼着指责道:“这都是你的错!当年、现在、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原谅你!”他将面具戴回了脸上,拔出枪指向了Thomas ,“是你毁掉了这一切!让所有事都乱套了!都是因为你那些该死的心血来潮跟突发奇想!还有!”他忽然俯身上前拎起了对方的衣领,将Thomas拖至身前,“你那该死的时刻都管不住的荷尔蒙!”

“Ah~所以我的魅力也成了我的错了?”似乎毫不在意抵在自己下颚的枪口,Thomas微笑着伸出手,缓缓地抚上了那个可怖的面具,“这可真不公平,不是吗?”他灰蓝色的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难以琢磨的迷雾,令注视着他的人稍有不慎,便将深陷其中。

“…少来这套Thomas!你们家的人当真个个都风流成性是吧!?”Roman咬牙撇开了视线,并猛得将对方推回到沙发上,他焦躁得抓起了桌上的酒瓶,抬起面具就灌了一大口。

瞧着对方像灌下廉价啤酒那般痛饮掉剩下的酒液,Thomas忍不住挑了挑眉:“噢,这可…真是浪费。”他好整以暇得调整了下坐姿,整个人慵懒的斜靠上了沙发的扶手,满是鬼心思的脑子仍旧转个不停,那双浅色的眼睛倒是越发的闪亮起来。

 

与此同时,被Black Mask赶出了房间的Malone,很快就找了个借口避开了Black Mask的部下们,偷偷窜进了无人的储物间,开启了窃听器。他的轻便型蝙蝠装就在西装和衬衫的底下,而蝙蝠车也已经等在了外边,只要稍有变故,Batman能够马上行动。

然而随着窃听内容的吐露,Bruce逐渐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立即突入进去将Thomas绑出来,以免Roman·Sionis因过去的旧账而赏他一发子弹,毕竟现在这情况怎么想都是——他“素未蒙面并据说风流成性”的兄弟狠狠地甩了Roman,而如今再见面旧情人难免恼羞成怒的狗血剧情。

在哥谭,这种老套剧情一般都将以一方的死伤作结,特别当这事儿发生在帮派间的时候。

…他或许该把制服换上了。

 

“好吧,你可以继续闹脾气Roman,但我来这可不是为了浪费时间的。”似乎是终于受够了对方的消极态度,Thomas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起来,他单刀直入得说明了情况:“我需要你的那批货。”

“什么?”Roman停下了近乎神经质的灌酒,以一种听到了什么绝无可能的笑话般的态度瞪视着Thomas。

“我知道你上个月搞到了一批…烟火,而我需要它们。”

现在Roman开始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他了。

“你他妈的不能…”

“你必须把货给我Roman,我不接受其他答案。”Thomas不耐烦的强调道。

“呯——!”Roman手中的酒瓶顿时碎了一地。

“滚你的Thomas!”看起来他似乎竭力忍耐着不和对方动手,“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命令我为你做事?!在你那样背叛我们之后!”

 

紧张局势下一触即发的场面,甚至令躲藏暗处的Bruce加快了行进速度,此刻他正凭借着会所的构造图潜入了房顶的隔层,并猫着身子往两人所在的房间挪动。无论Thomas的情况与处境如何,他都不会愿意在遇见对方的第一天就目睹他出什么意外,他必须确保Thomas会安全离开那个房间,然后他便可以找个更好的机会去接近他。

但Bruce显然要遭遇失望了,因为他估错了此刻房间里两人的真正形势。

 

“你听到我说了Roman,我不、接受、其他答案。”Thomas在对方凌厉的态度下丝毫没有退让,他仿佛对对方的所有指责都视若无睹,并志在必得的认为对方无法拒绝。这可真让熟知Black Mask性情的Bruce捏了把冷汗。

果不其然,Roman这次是真的忍无可忍了,他操起手中的枪就想扣下扳机。

但在他得逞之前,早就有所防备的Thomas却已经行动起来,以极快的速度一把夺下了那只枪,并用另一手死死地扣住了Roman的手腕,将对方拖到了身前。

“啊、啊、这可不成啊亲爱的,倘若你认为可以在这种距离下击败我的话。”他吐出口的语气依旧轻佻,然而潜藏其下的险恶却令深知Thomas为人的Roman一时胆寒。

“放手!你个混账…!”无论他怎么挣扎,那只手却好似铁钳般无可撼动,相对的,过于接近的危险距离令他不禁动摇,最终僵持不下的他只好恼怒得咒骂起来,“你他妈的怎么敢!你他妈别再想从我这得到任何东西!绝不!!”但他激烈的言辞换来的仍是对方不屑的冷笑。

 

“你确定吗?我亲爱的Romanny?你以为你能有今时今日是托了谁的福?”冰冷又充满诱惑的低哑声线,像是把柔软的利刃擦过Black Mask的耳膜,Thomas唇边挂着的那丝笑意却越发的明亮,“是谁让你得到今天的地位?是谁令你获得那些享之不尽的财富?”

Thomas慢慢得,几乎可说是优雅的逐渐逼近了BlackMask,而他眼中冷如寒冰的光芒却足以冻结人心,“虽说你如此愚蠢的丢失了它们,但想想看吧,倘若没有我,你将一辈子都生活在父母的阴影之下,或早早的因残忍的谋杀罪名而被扔进Arkham,在那肮脏而毫不起眼的角落里腐烂发臭,在毫无希望的绝境中堕落发狂,最后毫无价值的毁灭终结!”

Mephisto猛得伸出双手,恶狠狠地抓住了Roman的西装领子,强硬得将对方的脑袋拖到了面前,而罗曼习惯于藏在面具之后的瞳孔瞬间瞪大了,这等距离之下,他眼中闪过的种种混乱情绪一览无遗,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狠狠掐住了Thomas的手臂,用力得想要推开对方,然而那个窃窃私语的恶魔毫无动摇,“现在,告诉我Roman·Sionis,你该怎么做来着?”

“我、我知道了,我…我会给你的,那批货…你要什么都可以…请你…”

于是浮士德献出了他的灵魂。

 

躲在暗处窃听着的Bruce完全僵住了,他脑中飞快得过滤着所有意外而来的信息,但他几乎不知道应该先消化哪个惊天的重弹,是关于二十年前Sionis家惨剧的真相,还是Thomas和Roman·Sionis之间的联系,他对Thomas所显露出来的诸多作为感到震惊与痛苦,他从未想过与自己兄长的重逢会包含这个,他唯一仅存的血亲居然是这么个疯狂的混蛋,这令Bruce一时间难以接受。

他有料到Thomas即便还活着也不会是个好人,甚至不会是个正常人,但又岂能料到对方是如此的无药可救。化身Mephisto的Thomas·Wayne不仅来自地狱,他还在Bruce不知道的时候,源源不断得拖着别人坠入深渊。

 

他必须阻止他。

 

“很好。”得到满意的答案后Thomas爽快得松了手,一把将吓蒙的对方丢回到了沙发上,“后天晚上,把货装好,等我消息。”他简短的下命,掏出那副墨镜后便打算径自离开,然而回过神来的Roman却意外地拉住了他。

“等、等等!”尽管一脸的心有余悸,但是抬手摘下自己面具的Roman却目光热烈直视着Thomas道:“我帮你这回,你总得、得给我点什么回报吧!”

“…我会按市价把钱给你。”Thomas挑了挑眉,最后大方得答复道。

“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这显然不是Roman想要的答案,他急切地站起来朝着对方靠了过去,“我几乎想你想的发疯!而你不能就这么又一走了之!”他尽可能撑起气势、恶狠狠得要挟着,“如果那批货真那么重要,我想你不会介意再额外付出一下的,不是吗?”

“哇哦…所以你想要我?这可真够厚颜无耻的。”轻佻的笑容重新回到Thomas的脸上,他边说着还边抚上了对方裸露出来的脸颊,进而用拇指抚擦着Roman 棱角分明的下巴,“我男朋友不会喜欢我这么干的。”他近乎挑衅得说道。

“啧,说的就像你没这么干过一样!”这下Roman的怒气似是重新回归了,他用着超出必要的气力猛扣住了Thomas的腰,将对方拖了过来,“我清楚你的本质Thomas,就像你清楚我的,而你他妈的就是个贱人,所以你不会拒绝这个的。”

Thomas微不可查得在贴着对方的时候泄露出了一丝不满,但很快他就维持住了他的假笑,并刻意的磨蹭起了对方的身体,“好吧,我想这合情合理不是吗?”

“没错,正如我说,我还是有点长进的。”Roman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随即凑近了对方的脖子,在潜藏着动脉的肌肤上轻咬了一口,“你会享受这个的,我保证。”

 

Batman开始考虑是否要切断监听,在微型耳麦里传来的声响变得越发暧昧的时候,他有些头痛的想着要不干脆这时候炸开天花跳进去吓他们一跳…

Thomas跟Black Mask,这可真是好极了,他算是知道Roman·Sionis对待Bruce时的偏执态度是打哪来的了,恐怕这里边还掺杂着对他兄弟的哀怨呢。

最终他还是切断了耳麦,将窃听器接收到信号直接转成了录音传去了蝙蝠主机里。

 

TBC

 

----------

Oss:奥斯,企鹅人的昵称。

下一节两兄弟终于要对手戏了~!终于啊!(躺平)

以及虽然迟了还是要说!蝙蝠老爷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7)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