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Thomas Wayne,Jr传记》(P6)

以Owlman为中心的半AU粮食文,详情看P1前言

前文:P1P2P3P405


过渡章节,交代了些情报,以及重要线索。


P6

 

那天之后,Bruce开始利用日常时间,乔装打扮成街头混混,在街头巷角打探关于Mephisto的信息,但令人遗憾的是,他的收获始终不大,他虽然旁敲侧听的知道了一些关于Mephisto的传闻,但是当他想要打探更多的时候,那些知情者就纷纷开始规避问题,大抵都是不愿惹祸上身,这让他的搜查一度陷入了僵局。

于此同时,他对于Jeremy·Moxon的搜寻也没有丝毫进展,他拜访了数个Moxon家族相关的地址,甚至找到了他们家族尚在哥谭时的一些关系户,包括数个在哥谭有名的老帮派,以及一些尚在哥谭商界打拼的老商户,但他们中无一对Jeremy的下落似有所觉。

事件截至目前为止毫无进展,这让Batman多少有些焦躁起来,虽然哥谭这两天算得上是风平浪静,但越是如此越让他不禁感觉到其下的暗流汹涌。他在夜间巡逻的时候也没有再遇上先前那个诡异的机械人,到底是对方有所警觉还是另有所图?这实在是难以琢磨。

这样撒网式的搜索始终是过于缺乏效率,如今在他这般消耗浪费时间之际,对手说不定已经做好了要将哥谭搅得天翻地覆的准备…

“啧…”他必须尽快了,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今晚无论如何他都要从那些所谓的知情者嘴里挖出点东西来。

 

……

Kathy自那天之后犹豫了很久,她每天都过得忐忑不安,Thomas临走前的谈话使得她时刻担心着要有什么大事发生,而她身为知情者之一却对此毫无作为,这渐渐的令她越发的良心不安起来,所以,她迎着清晨来临的朝阳,鼓起勇气将自己从彻夜未眠的疲惫中拖离,在打理好自己后,换上了一身干练的服装,匆匆步出了家门。

 

……

Alfred·Pennyworth,作为一个服侍了Wayne两代乃至三代人的老管家,即使在家主人有那么点日夜颠倒的小爱好的情况下,也依旧坚持着在清晨时分醒来,并开始着手准备一整天的工作。

然而就在Alfred又一次送走了由于学业需要,也早早起来享用早餐(这可真令人欣慰)的Dick少爷之后,Wayne宅便很快迎来了他今日的第一个意外访客,

Pennyworth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见到这位端庄稳重的女士是在什么时候了,大抵是有自上一代Wayne家主人过世后那么久吧,鉴于他因故未能出席参加Kane家主人的葬礼,这令他险些就没能认出眼前的这位Kane家遗孀。但尽管如此,他可是Alfred·Pennyworth,首次的惊讶过后很快就展现出了作为Wayne家执事的高素质,恭恭敬敬得将Kane女士迎进了宅子的会客厅。

 

“Kane夫人请在此稍等,我这就去通知Bruce少爷以及准备茶水。”让客人就坐之后,Alfred马上开始思考要怎么让昨晚为搜寻信息而彻夜未归,如今又才刚睡下没多久的少爷起床。

“啊,不必麻烦了Pennyworth先生,我这次来是来找您的。”Kathy很快出声制止了Alfred,她认为这件事还不至于要告诉Wayne家的那位公子哥,况且她也不认为Bruce能够处理这件事。相反,Wayne的老管家或许应该知道这一切,Kathy至今都还记得,这位老人是如何在Wayne夫妇死后的混乱中,快速稳住了局面,而上流社会的家族们又都是如何评判这位深藏不露的老人的,更何况这件事事关Wayne,这位忠心耿耿的管家必定不会置之不理。

 

“哦?这可真是…受宠若惊。”如果说Kathy的造访是一次久违的意外,那么这个目的则有些耐人寻味了。老管家略微思量了下后,才露出微笑接着开口道:“我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因我而来的访客的慰问了,那么,如果Kane夫人不介意的话,虽然离标准的下午茶时间还早,可还是请让我为您先泡杯英国红茶(blacktea)和准备些小甜点,以示我的感想,也正好让您…适当的放松下心情,看得出来您现在有些紧张?”

“噢噢,是的,我有点…总之,谢谢您Pennyworth先生。”

“乐意为您效劳,女士。”

 

精美的陶瓷茶具和精致的糕点都是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当浓郁的茶香飘逸于这间小会客厅中时,一路上伴随着Kathy的紧绷情绪终于也得到了有效的舒缓,她端起了属于她的茶杯,轻嘬一口,安定了心神。

“您还好吗Kane夫人?”

“谢谢,我感觉好多了。”Kathy终于露出了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她缓缓地放下喝了一半的茶,接着总算下定决心般抬起头来直视Wayne的管家,“我一直睡不着觉,总想着这件事,今天我来,是因为我实在坐不住了,我觉得如果眼下有谁能够理解这事并给予帮助的话,那就只有您了。”

“这…我只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管家,被夫人您如此的寄予厚望实在是不敢当,但若真有什么我能做的,夫人还请但说无妨。”Alfred直觉对方这次的拜访必定不简单,心下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

“是这样的…您,您还记得Thomas吗?不是指当父亲的那位,我是说那位小Thomas。”Kathy几乎是小心翼翼地询问。

“!”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Alfred着实吃惊了一下,鉴于这个名字在这几天内出现的频率,他思索着是否真的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推动了原本断裂的已久的联系,而眼下他只能揣测着Kathy的意思,谨慎得回答道:“当然…而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已经没人记得我们可怜的Tommy少爷了。”

“您还记得,您果然…”Kathy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激动。

“是的,我记得一切我应当记得的,Wayne家的事情。”Alfred模棱两可的说着。

“噢…当然…我,我只是想告诉您,我见到他了。”

“什么?”当Kane家的夫人犹豫着承认这件事的时候,老管家感觉自己确实的动摇了,既喜亦忧的情绪从心底升起,他很高兴在这么多年后终于能够得到Wayne家另一位后代的消息,但同时对于Tommy少爷所固有的,几乎是根深蒂固的一些担忧…或者更坦诚些说,一丝恐惧、也同时复苏了。

 

而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再次紧张起来的Kathy,并没有察觉到Alfred此刻百感交集的情绪,这位年近50却风韵犹存的妇人再次端起了那杯温热的红茶,温暖着手心的同时才又开口道:“有件事,我必须跟您坦白,Thomas曾在我们家寄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事实上在他成年以前,他都一直住在我们那儿。”说完这番话后,Kathy才终于抬起了头,又一次直视Wayne的管家,“我对这些年的隐瞒深感抱歉,但这是Thomas对我们夫妻两的请求,他曾要求我们不要将他的事告知你们,而一直以来…我和我的丈夫没有孩子,我们可怜他的遭遇,便答应了他的请求并留下了他。”

似乎是终于打开了掩藏多年的话匣,Kathy完全放了开来,对着Alfred倾诉了关于Thomas的所有:“我们决定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抚养,尽管Thomas在多数人看来都是个奇怪的、有点孤僻的孩子,但是同时,他也出人预料的聪明,他拒绝去上学,可他无论学什么都相当迅速,我的丈夫,非常喜爱他,总是纵容着他做任何事情…”她谈到这的时候忽然停了一下,似乎是因回忆起了什么而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微笑,但很快这笑容便消失了,一抹苦涩爬上她的眉梢,“安稳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我的丈夫生病了,而Thomas开始常常夜不归宿,时不时得就带着伤痕回家,我听说他跟Sionis(西恩尼斯)*家的Roman(罗曼)还有Cobblepot(科波特)*家的Oswald(奥斯瓦尔德)走得很近,而那之后…发生了很多事...”

Kathy再次沉默了下来,而Alfred并没有催促她继续,只是默默地为Kathy续上了茶。

最后Kathy盯着自己的茶杯,叹了口气,语带悲伤的继续道:“我不能跟您细说这些年来发生了什么,只能说Thomas他一直游走在危险边缘,5年前他一度离开哥谭,而我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但是数天前他出现了,就在我们家门口,当我像从前一样替他泡好咖啡,我还错觉回到了过去…可他只是说了些令人不安的话,然后便离开了,甚至不为我而多停留一会。”Kathy闭上了眼睛,想起那天Thomas的来去匆匆,不由得在心里埋怨起来,她深吸口气,才又接着说出了关键,“Thomas…他这次回来,我有预感,他将要做些不好的事,这几天来我一直担心着这个,心神不宁,最终我来到这里,告诉您这件事,并期望一切不会太迟,我希望您可以找到他,并且,无论那孩子打算做什么,希望您能有办法阻止他…我不想失去他,尽管Thomas一直表现得漠不关心,但他来找我了,毫无理由的,他告知我这些,我…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所以,我请求您…”

Alfred沉默着,默默地凝视着挂在壁炉上方的,Wayne夫妇的画像,画中的两人就像是在与他对话般,令这位老人的眼里飘过了万千思绪。

半晌,他伸出已悄悄爬上皱褶,不复入职当初坚韧的双手,在这位焦急的夫人手背轻拍了几下。

“我必定尽我所能。”

 

TBC

 

---------

*Roman Sionis:黑面具(Black Mask),蝙蝠侠的反派之一,出生自富豪家庭,和Bruce曾是同学,打小痴迷各种面具,是一个脾气火爆的黑帮老大,职业生涯(?)总是大起大落。设定上这里他没毁容,仍旧戴着用父母棺木雕刻的面具,在后文中会提起他与Thomas的一段过去…

*Oswald ChesterfieldCobblepot:企鹅人(Penguin),同样是蝙蝠侠的反派之一,或者说是常驻反派?总之,是个使用高科技雨伞为武器,身材矮小,喜爱戴高帽、着燕尾服,以突显老派贵族风范的“犯罪绅士”,还有据说科波特一家也曾是哥谭有名的贵族,然而到他这一代就开始没落,同时因为他长相的关系自小便遭受欺负,而导致自卑,当然,后来这种心理变成了想要赢取尊重和畏惧。


评论
热度(1)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