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超蝙】后知后觉(旧文一发完)

前言:在超人终于下定决心向蝙蝠侠坦白心意的一年后,布鲁斯·韦恩无意中发现克拉克·肯特正在和他的同事露易丝谈论着婚礼的事宜。

 

 

布鲁斯·韦恩——

 

好吧让我们先来理清这事。

首先,某个打外太空来的外星救援犬,在大约一年前对蝙蝠侠(也就是我),坦白说其迷恋哥谭的黑暗骑士(依旧是我)已久,并且他将完全不期待能得到对等的待遇,也完全不奢求任何可能的美好结局,只希望他们仍能像以往一样作为世界最佳搭档而共处。

同时,这位大言不惭、自说自话的氪星人还表示,他不想给他任何负担,只希望蝙蝠侠能够知道自己的心意,因为他已经做不到继续对此隐瞒下去…

 

而在那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位曾在他面前情深意切地表示爱他入骨的外星家伙,打那次告白之后就真的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对待他两的相处没有丝毫改变,他们仍然会和过去一样偶尔拜访彼此,并且在联盟的会议上争锋相对,在混乱的战场上并肩作战,等等诸如此类世界最佳搭档会做的事儿一样都没差。

但除此之外——就见、鬼、的什么也没有了。

 

布鲁斯·韦恩以他蝙蝠侠的名义发誓,他是真的打心底的没察觉出这一荒谬的告白到底有何特殊含义,是说除了将他震慑在原地,并且维持着头脑的低水平运转直到夜巡结束,返回韦恩大宅一觉睡到大中午以外,地球还是一样的转,罪犯还是一样的来,超人也没有因此变得更加特别。

于是这该、死、的告白到底意义何在?!这是哪种他未曾察觉的高阶恶作剧吗!?那个屡次被卢瑟用氪石暗算还次次都要冲上去的氪星之子终于脑袋开窍,决定要和世界最佳侦探开个无畏的玩笑,好让他也体验一把被算计的焦虑??

…不,就算给那、个、克拉克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所以那家伙是认真的。当然啦,超人一向很认真,对待任何事任何人都是如此,他真挚而诚恳,璀璨而温暖,他是个永不倾斜的道标,从遥远的被泯灭的星球而来的希望,诸如此类数也数不清的证据和线索表明,当他用了那样正式的姿态和严谨的表述来阐明的时候,那他绝对是认真地爱着身为蝙蝠侠、名声从未好过、报道过的绯闻可以载一车的布鲁斯·韦恩的。

 

于是现在谁他、妈、可以告诉他,那个坐在那边靠窗卡座,正和普利策奖得主女记者,露易丝·莱恩热烈讨论着婚礼头纱款式,以及结婚蛋糕样式的憨厚小记者是谁?不就是那个据说用了一个小时来对着蝙蝠侠述说自己爱恋的克拉克·肯特小记者、A.K.A超人吗?

 

不,他当然的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或者气愤,不如说这不是预料之中的吗?这才是所谓的正常搭配正常流程正常结局,超人喜欢露易丝·莱恩人尽皆知,打从他作为超级英雄出现以来此类传言还少吗?倒不如说他们直到现在才决定要结婚真的是…就真的是难以置信。

那个外星家伙甚至还死过一次,而他居然没有在活过来后马上就跟心爱的女记者结婚,打死他也不信那是因为超人喜欢蝙蝠侠,要他来说的话这才是最荒谬怪诞的事情,不然他凭什么现在反而急匆匆得想要成家了来着?

 

乔装打扮成寻常市民的布鲁斯一脸阴沉的用小勺搅拌着早已凉透的咖啡,透过眼前的平面黑框眼镜时不时得往斜前方的那对男女投去审视的眼神,他尽可能的不让自己以…随便怎样太过头的视线死盯着那边背朝他的大个子,虽然这完全阻止不了他对他两所讨论内容的苛刻评价。

 

水绿色底胚加粉红色裱花的蛋糕哈?那是什么灰色调的圣诞节吗?超人的结婚典礼用超人的三原色才最能彰显特性不是吗?蓝色搭配红色裱装再加点金色的书写点缀,再不济也该是粉蓝搭配粉红吧?绿色和红色?

太糟了。

绿色和超人。

还有,克拉克比起黑色的西装,绝对更适合穿白色,银色的也不错,他曾经看过他穿那种配色的西装,而虽说纯黑是传统的穿着,但是布鲁斯觉得如果露易丝坚持戴那个有金色冠冕的头纱的话,那银色会更好…

 

总之他根本停不下去挑剔这个。

 

这可是克拉克的婚礼。

 

而他现在像个蠢货一样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咖啡。

 

是他先拒绝的,他根本没资格在这发脾气,穷挑剔,甚至无理取闹。

 

是他拒绝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该怪那个氪星人移情别恋得如此迅速,而他的茫然来得如此的不合时宜,他感到无所适从,脑中不断重播的是自己那天所说的话,他说了什么来着?

——虽然很感激你的心意,但很遗憾我无法回应。

之后便是对方早已料到一般的阐述…超人、克拉克,从来就没有期待过他会回应,他就只是…想要说出来,像是想要了断这个失误一般的过去,说出来,然后迎接新的恋情,而无需再在意蝙蝠侠、布鲁斯的想法,这一切就该这么结束,合情合理。

 

去他的氪星人。

 

他一口气喝光了那杯难喝的咖啡,接着从后门溜出了咖啡厅。

 

 

克拉克·肯特——

 

距离他向蝙蝠侠袒露心意已经将近一年,这一年里他完美的遵守了他的承诺,从来没有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做出任何超出朋友界限的接触,他们还和往常一样,偶尔互相拜访彼此,在联盟会议上争锋相对,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一切就和过去一样,而这让克拉克感到很满足。

他本以为蝙蝠侠会因此而疏远甚至厌恶自己,他早已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准备去面对这些,但他们之间的一切却都没有改变,这对克拉克、对超人来说都是幸事,他仍然能够陪伴在布鲁斯的身边,默默地小心翼翼地保持他的爱意,他的关心,他的担忧,而不会令他俩都倍感尴尬甚至备受折磨,这对一直以来都习惯了如此距离的克拉克感到庆幸。

 

有人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克拉克本不打算告诉布鲁斯关于自己的爱恋,他知道身为一个凡人,作为蝙蝠侠的他已背负太多,而超人本不该加重对方肩上的或心理的重担。他毕竟可以活很久,可以久到陪伴布鲁斯的一生,看着他从青年步入中年再到老年,看着他完成他一生的丰功伟绩,成就哥谭永远的传说,接着他会在最后默默为他送行,就像他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默默地。

可就在超人经历过那么一次真实的死亡之后,在克拉克坠入黑暗的那一瞬间,他开始后悔,他意识到自己从未向对方吐露过那句爱语,从未坦诚的称赞过那优雅而高尚的灵魂,从未以最真挚的感情直面那双美丽的浅蓝眼睛。

而那是,那该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

 

于是当他死而复生来到哥谭,见到那抹黑色的暗影,当蝙蝠侠矫健的身姿,再次屹立于滴水兽之上,当布鲁斯的双眼透过面罩的白色透镜,直视复生归来的超人,他终于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去孤注一掷。

他得到了预料之中的拒绝,但那甚至比他所想的还要温和上许多,那简直都快要不像是蝙蝠侠的答复了,那样的正式,那样的慎重,没有任何的冷嘲热讽,更没有任何的反感厌恶,他就只是…无法回应。

 

偏颇的来想这几乎算是一个好消息,实际上他们的关系也确实没有因此变糟或者终结,所以克拉克也就顺其自然的安心下来,兴高采烈地继续着他作为《星球日报》小记者的寻常人生和作为超级英雄超人的奇妙历险。

 

直到一年后的现在,蝙蝠侠突然闯进他的家中,并将他按倒在沙发上为止。

 

而他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是怎么发生的。

 

克拉克是在晚餐后结束了和露易丝关于婚礼的讨论,曾作为他记者生涯道标的露易丝,终于要和所爱的人修成正果,这本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儿,但是人生首次的隆重婚礼,显然还是让这位,虽久经媒体沙场屹立不倒的女强人感到了为难,于是身为挚友的克拉克自告奋勇为报社女神分忧解难。

他们约在报社附近的一家咖啡厅,在超人结束了联盟的值班后,克拉克很快就赶到了那里,并开始帮露易丝从一大堆的婚礼资料里整理出些头绪来,有鉴于其对象目前忙到连假期也不得不加班的情况下,露易丝负责了婚礼的大部分决定,所以他们甚至不得不开始讨论起头纱和蛋糕的选择。

就是在这时候,克拉克莫名的感觉到后背升起了一阵恶寒,可等他转回头去看的时候却什么人也没有,这点小小的困惑很快就被新一轮的讨论盖了过去,现在回想起来…

 

“今天下午你在那家咖啡厅里?”

克拉克对着在上方按住他的蝙蝠侠眨了眨眼睛,一脸惊讶的询问。

 

“那很重要吗?”

蝙蝠侠恶狠狠得反问,低沉的声音比平常还要嘶哑,几乎像是从运转不佳的喉咙里硬挤出来的词句。

 

“呃…不…?”

他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哼!…你没什么要对我说吗?”

对方依旧表现得气势凌人。

 

“嗯?…呃…你为什么在这里?是联盟有什么急事吗?还是说…”

“闭嘴!”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而克拉克现在是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蝙蝠侠更生气了,以现在这个角度,他甚至怀疑对方很快就要往他脖子上狠咬一口,尽管那不太可能也不会有什么作用,但他就是感觉布鲁斯像是气到要咬上来…

 

就在他任由大脑胡思乱想的时候,蝙蝠侠已经伸手紧紧地揪住了他的衣领,几乎把他半个身子都提起来质问道:“我问你克拉克·肯特!你该死的一年前说你爱我!那是你中了魔法还是吃错了药?现在坦白从宽我还会考虑原谅你!不然我现在就和你断绝往来!”

 

“啊???”

 

“你他妈都听到了!现在,回答!”

 

这完全就是超现实的,在距离那次告白事件的一年后,他才终于被领着领子质问这件事的真实性,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然而他知道眼前这位近距离狠瞪着他,几乎都要把鼻子蹭上他脸颊的男人绝对是认真的…而他可不想跟布鲁斯绝交。

 

“我、我那是认真的!我没有中魔法也没有吃错药!更没有氪石!我、我爱你布鲁斯!真的!我一直都…”

“闭嘴!!”

 

他现在摔回椅垫了,以被狠推上去的方式。

而蝙蝠侠则开始暴躁得在沙发边走来走去。

“你有什么毛病?!在你将要和露易丝·莱恩结婚的现在?!你居然还敢说爱我!?而你甚至不敢告诉我你已经决定要跟她结婚!?还是你只是想要耍我?!我该恭喜你终于成功的愚弄了蝙蝠侠吗??你这个...该死的氪星人!”

 

什么?他要和露易丝结婚?

克拉克再一次困惑得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然后即使没有超级大脑他也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布鲁斯听到了他跟露易丝的对话,以为他要跟露易丝结婚,而他现在表现得像是在…为此焦躁不安??

哇喔,这可…真是出乎预料?

 

“我没有要和她结婚,”克拉克想了想,觉得眼下还是实话实话为妙,“那是她的婚礼,不是我的。”

 

在克拉克说完这句话后,蝙蝠侠似乎整个定在了原地。

 

“而且我从未在爱上你之后想过要和别人在一起。”他在对方忽如其来的静默中补充。

 

现在蝙蝠侠看起来几乎像是整个震惊了,尽管他仍极力维持着他的面无表情,但过分拉紧的嘴唇线条,以及扣得死紧的手指却暴露了这点。

 

“噢…好。”

克拉克也不知道这是好在哪里,但是那黑色的披风甩过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蝙蝠侠很快往落地窗走去,显然是想要离开(逃离)这一团糟的尴尬现场。

而克拉克、超人,自然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END?

 

--------

几个月前第一次写的超蝙,整个文略显稚嫩,本来想借机开车结果翻车了,嘛,算了,还是脑补吧(喂)


评论(8)
热度(118)
  1. 泪散酒中眉揉皱yingyxy 转载了此文字
    yingyxy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