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yxy

OP为主坑,持续公转数年有余,罗路索香尼桑组一生推,请把唐叔小马哥留下(X)
上述以外专攻冷CP、TF迷、福华党,DC超蝙粉、夜枭粉,漫威目前沉迷贱虫、狼队中,也爱耍各种游戏、电影,
脑洞奇大,开坑容易填坑难,入坑需谨慎

《Thomas Wayne,Jr传记》(P2)

P2

 

地点: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时间:03:17AM

 

“结果已经很明显了Boss~The game is over.”

一名身着深红色紧身皮衣的棕发女子,对坐在楼顶护栏上,俯瞰整个广场的男人说道。

“永远别在胜利前松懈,My girl,有些时候,结局总是出人预料。”

说话的男子穿着白色的连帽卫衣,戴着一副时尚感十足的银框墨镜,露出了一个假笑。

“设定好的流程是不会出错的,Boss~”她语调轻佻的回应,双手撑在了护栏边缘,也一同注视着下方繁华的街道,“那么,你要去哥谭了吗?”

“嗯哼,我想也该是时候了…我会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事。”

“我想你不会让我同行?”

“No, This is my game.”男子转过头看向身边的伙伴,“And he is my prey(猎物).”

而女人也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他,“So…This is the end?”

“…Yes, that's the end.”

戴墨镜的男人翻身跃回楼内,修长的手指按压在右耳边,轻声嘱咐了些什么。不一会,楼顶盘旋起一阵气流,悄无声息得,一只体型高大,且通体雪白的机械猫头鹰忽然显现在眼前。

“哇哦,不管看几次都令人惊奇…”女子赞叹得注视着那只美丽的充满流线型设计的鸟类。

“他可是我的最高杰作。”

“可我以为Seven才是你的最高杰作?”

“都是。”男子抬手抓住了猫头鹰伸展开来的翅膀,爬到了那只俯身的白色大鸟背上,“其实想想也觉好笑,当我抛弃过往来到纽约,为的可不是再回去那里…”他抓紧了鸟儿脖子边裸露出来的装甲缝隙,歪了歪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微笑起来,“But it doesn't matters.”他低下头喃喃,像是在对她述说,又像是在对自己“It nothing matters.*”身下的鸟儿带着主人漂浮了起来,准备展翅高飞。

 

自哥谭开始,在哥谭终结…这大概是我的宿命。

 

---------

 

我叫Thomas·Wayne,Jr…想来这自我介绍是不是应该排在最开头来着?

算了,这都无所谓。

所以就是这样,这是我真正的名字,而在这世上知道这名字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我曾使用过的名字则加上双手都还嫌不够。

你问为什么?

那就是一连串好笑的悬疑狗血剧了。

 

像大多数狗血剧目的主角一样,我出生在哥谭一个挺不错的富裕家庭里,噢,或者说,是非常的不错。鉴于我有一对得天独厚的名人父母,还有一个兢兢业业的好管家,并且像许多普通家庭一样还有个烦人、但长相可爱的弟弟…

大多数的人一定觉得像我这样占尽先天优势的家伙一定会成为一个整天无所事事、脑袋空空、现实生活过于充实的花花公子吧?再不济也是个在父母的关怀下健康成长、一表人才但生活空虚又乏味的宅男子弟吧?

 

不,以上都不是。

因为上帝那玩意儿一向是很公平的,在给尽你优势的同时也必定会相对的夺走些什么,而我,恰巧是那个被夺走了重要事物的倒霉蛋。

 

你瞧,我自出生开始就一直很聪明,我父母和周围的亲友都没少夸奖过我的聪慧,而这大概是得益于家族的遗传,毕竟父母双方都出生名门,他们结合的后代再怎么的也不会太差的。

所以这真的只是我的一个先天优势罢了,不过可悲的是,比起我那个开朗健全的好弟弟,我是相对不那么健全的那个,除却因身为早产儿导致的体弱多病以外,我的人格也存在着令人难以忽视的缺陷。

 

当然,如果我足够深刻的自我剖析,从心理层面的,那么这一切倒也不是无迹可寻,不过嘛,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

总之呢,一开始只是一些小事小迹象,像是砸死了一只鸟啊,摔死了一只猫啊,或是在家族的肖像画上乱涂啊之类的…噢,最后一个还是挺严重的,就因为那件事我被狠狠地批了一顿,并且第二天没有早饭,我被关在阁楼里反省了整整一天。

但在那之后事情并没有结束,事实上我根本感觉不到自己犯了错,我甚至还觉得挺委屈的,说实在,无论是鸟啊、猫啊还是那些据说有深刻历史意义的画啊…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和其他所有的事物都差不多——无趣极了。

而对我来说真正的有趣的东西是什么?

对了,就是那个,在地上爬来爬去的那个。

我的弟弟,Bruce·Wayne。

 

他一开始是在地上爬的,但其实当时的我完全没搞懂‘我有一个弟弟了’是什么情况。鉴于他还太小,大多数时候都在母亲的怀抱里或者那个我曾经躺过的摇篮里,他小我3岁,而等到我真正明白我有了一个弟弟的时候他已经差不多1岁了。

那天母亲将他放在了我的游戏室里。

他就像个巨型的肉毛虫一样蠕动着爬到了我身边,然后一把推翻了我的积木…

好吧,这时候你们大概觉得我要生气了,我该发挥我的邪恶本质好好的教训这个不识抬举的大肉虫一番。

 

——然而没有。

我当时看着在面前乱做一团的积木,再看了看‘咿咿呀呀’得将那些积木搅得更乱的捣蛋鬼,第一次感到了那么些兴奋。

于是我花了点时间搭了一个比刚才更大的积木,然后眼睁睁得看着那个大肉团再次将它扑倒。

接着我又搭了更多,而据说是我弟弟的大…咳,Bruce又将他们摧毁了。

总之,那天我看着满地的一片狼藉,又看看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最终决定,这就是我有趣的弟弟了。

 

那么从这里开始或许会有人觉得,自此我就成了一个为了可爱的弟弟,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也甘之如始的好弟控了,再不济也是个为了弟弟可以弃美人舍江山的好哥哥…但其实完全没有。

也不可能有。

我的感情机制不是那么运作的。

而Bruce对我来说只是我枯燥乏味的童年里最有趣的事物而已,只比化学公式物理定律数学运算要有趣那么一点。

在这之后我其实想了很久,这大概是因为他的“不可估量”。

于是我就成了一个想尽办法想要得到弟弟更多有趣反应的坏哥哥。

 

而这就是为什么事情开始变得糟糕。

 

我开始热衷于观察Bruce的各种反应,但起初不管我做什么,Bruce所能给出的反应大致就是:大笑,或者尖叫。

我还没试过成功的弄哭他,毕竟很多时候母亲或Alfred都会在一边看着,所以我没太多的机会去尝试,但鉴于他从出生开始就不怎么哭,这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

然而婴儿总是会长大的,并且还长得很快,不多时他已经可以追着我绕着整个宅子乱跑了,等再大一些的时候,Bruce便已经跟着我在院子里窜来窜去了。

这个时候他甚至靠着优秀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认识了足够多的词汇,并且能够明白大部分的事情——我有说过我弟弟其实也很聪明吗?当然啦我是完全不会因此感到不适的,事实上我很享受拿各种各样的难题去考验他的过程。

于是当他5岁的时候我们就和父亲一起,在宅子附近的大树上搭了个我们的专属树屋,以祝贺他终于可以离开家去学校上学了。

 

虽然那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我的意思是,小时候的我总在生病,并且对学校也没什么好印象,在我第一次上学的时候,就积极地令某个蠢货摔断了腿,打那以后我也再没有去过学校,我不怎么喜欢和一群无聊的家伙混在一起,况且我的自学能力很强,于是父亲也就默认了让我留在家里学习,并让Alfred监督我,偶尔的,Mr.Fox也会来教导我各种理工科相关的学识,那些让我倍感兴奋的机械原理与新式科技…

相对来说,父亲和母亲反而不怎么管我,打我出生开始,我更多时候是跟不记得名字的奶妈与保姆待在一起的,直到5岁那年Alfred来到家里,以及母亲终于辞掉了她的工作为止,可即使是那样,他们也更关心Bruce一点,毕竟在他们看来,一个2岁的幼儿总是会需要更多的关注…倒不是说我还能对发生过的童年有什么怨言…

但当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会发生些什么,那只是,一个意外。

然后他就彻底的改变了我的生活。

 

 

TBC

----------

 

*这两句话看过《两个的地球危机》的亲都知道吧,而我一直都为Owlman最后的话语心碎。

有关Owlman的设定DC重设过好几次,搞得我查资料和看漫画的时候各种被刷新…咳,于是只好按着我自己的印象去塑造他了,反正我在写的也是平行宇宙的Owlman…算是满足一下个人对他的喜爱吧。


评论(2)
热度(6)

© yingyxy | Powered by LOFTER